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三

陰雨連綿,從白天下到深夜,三個人只顧說話,到半夜還沒吃飯,肚子里都打上鼓了,丁卯去把涼餃子熱了一熱,三人胡亂吃了幾個,打點精神,合計怎么找出兇宅里的東西。

張半仙說:“糧房胡同兇宅只有一怪,怪就怪在傳言兇宅有寶,卻沒人找得到,聽說刨錛打劫的白四虎腦子不好,白家祖上如何在屋子里埋寶,到白四虎這輩兒失傳了,也或許根本沒傳下來。”

丁卯說:“與其在這里空口說白話,不如我去糧房胡同走一趟,我這眼尖,沒準能看出些蛛絲馬跡,順藤摸瓜查他個水落實出。”

郭師傅搖頭道:“去兇宅取寶的人都這么想,可是糧房胡同那兩間屋子,只差揭頂扒墻了,該看的全有人看過了,該找的也全有人找過了,我等不知底細,再去多少趟也是枉然。”

張半仙說:“郭爺丁爺,你們想想,糧房胡同兇宅是白記棺材鋪老掌柜的房子,我想棺材鋪的生意雖然賺錢,到底不是老八大家那等巨富,再說天津衛老八大家尚且沒有傳世重寶,他一個賣棺材的買賣人家里,又會有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郭師傅說:“棺材鋪無非是賣壽材的,與別的買賣鋪戶沒什么兩樣,要趕上死人多的年頭,賣棺材的也能發財,不過棺材鋪有錢是有錢,有什么寶那可難說了。”

丁卯說:“庚子年拆天津城,棺材鋪掌柜撿城磚蓋的房,聽老輩兒人所言,城磚可是一寶。”

張半仙說:“不然,城磚塊大,又不易裂,用來蓋房比普通的窯磚好得多,發大水也沖不倒,所以民間說城磚為寶,那也不過是個比喻,豈是重寶?”

丁卯說:“我實在想不出了,如果是個看不見摸不到的東西,即使將糧房胡同的房屋全拆了也是白費力氣,怎么會有這么邪門兒的事?”

張半仙仰面苦思,自言自語地說:“白記棺材鋪老掌柜家里能有什么寶?糧房胡同兇宅是空屋,那東西又不在別處,明明在那屋里,可是擺在眼皮子底下也沒人看得出來,它會是個什么東西?”

郭師傅沉穩老道,雖是水上公安,他這輩子可也破過不少奇案,經驗特別豐富,丁卯精明干練,向來是郭師傅的得力幫手,加上個一肚子餿主意,號稱無所不知的張半仙,他們仨人湊一塊,也頂得過半個諸葛亮了,可從半夜想到天亮,怎么想都是鉆進死胡同,郭師傅覺得張半仙話里有話,他知道此人心眼兒多,好像知道些什么,卻擔心泄露天機,揣著明白裝糊涂,如果張半仙不把窗戶紙捅破,那一番話說了也等于沒說。

郭師傅心想:“趕在鬧大水之前,找出糧房胡同兇宅的東西就是,今年大旱,到陰歷七月之后,汛期已過,雖然下了雨,卻不會再有洪水,來日方長,也不爭這一時。”他打算過第幾天去找張半仙問個明白,卻忘了張半仙看見灶王爺年畫說出的兆頭——要丟飯碗。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