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四

當時有人往上邊揭發,說社會上很多無中生有的謠言,都是從郭師傅身上而來,影響極為不好,好在有老梁替他說好話,但是也不讓郭師傅和丁卯再當水上公安了,丁卯被調去南洼,郭師傅則發到盤山看守水庫,其實在水上公安做臨時工打撈浮尸這種差事,不是什么好活兒,水里泡得腫脹的腐尸,惡臭難聞,一向沒人愿意干,雖然說可以積陰德,塵世上卻只見活人受罪,何曾有死鬼帶枷?

相比之下,守水庫輕松得多,只是那地方偏僻,條件艱苦,吃不上喝不上,大山里的水庫周圍人跡罕至,要去附近的村子至少走二十里山路,十天半個月不見一個人來,守水庫主要是看著不讓當地村民們來捉魚,郭師傅干了半輩子水上公安,沒想到突然不讓他干了,來到盤山水庫,不過天下的事,往往是吉兇相伴,福禍相依,單看盤山水庫,到底是不比在天津衛做水上公安,可從長遠一看,一九五九年開始進入了三年困難時期,全國上下節糧度荒,人們吃不飽飯,掉在馬路上的爛菜葉子都讓人撿去吃了,他那幾年多虧是在盤山水庫,水庫里有魚,山上長黃蓿,是種能吃的東西,別管怎么說,至少沒挨餓,郭師傅知道人們餓急眼了,所以看到村民到水庫偷魚,他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忍去管,為此沒少背黑鍋,到后來水庫里的魚都讓人吃沒了。

郭師傅開始還不放心糧房胡同兇宅,但是接下來的幾年,飯都吃不飽,他要守著水庫不能離開,而且干旱多雨水少,沒有要發大水的跡象,他以為自己想得太多,那屋子里什么東西都沒有,漸漸將此事放松下來,也不知后來糧房胡同兇宅拆是沒拆。

咱們是有話則長,無話則短,簡短節說吧,過了節糧度荒那幾年,到一九六三年,那是發大水的一年,一九六三年鬧大水,是自從有記錄以來,最大的幾次洪水之一,為兩三百年一遇,這一年的夏天,氣候反常,伏天平均氣溫高達四十度,雷雨頻繁,從河南等地飛來大量的蝗蟲,引來鋪天蓋地的麻雀,蝗蟲實在太多了,天都變成了黃乎乎的,還出現了“魚翻坑”的跡象,河面上經常浮著一層翻出白肚的死魚,以往認為“河有霧、魚翻坑、雞鳴夜、犬吠云”,說白了是“狗對著天上的云狂叫,公雞半夜三更打鳴,河水莫名其妙變渾濁,大量死魚浮出水面”,全都是大地震的前兆,有一定的道理,但并非絕對準確,咱們就拿“魚翻坑”來說,未必是地震的前兆,那也許是別的原因。

一九六三年天津衛海河里出現了許多死魚,以前從沒見過這種事情,使得人心惶惶,上邊想找個有經驗的人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把郭師傅調回來,再次到水上公安當個臨時工,家屬還留在盤山水庫,郭師傅心說你們這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可海河里出了事,他也不能不管,突然出現那么多死魚,一不是河水有變,二不是有人炸魚,想來是河里有了不該有的東西。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