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五

一九六三年的海河中,連續出現大量死魚,郭師傅在盤山水庫見到過類似的事情,一定是進來外來的怪魚,但是海河幾十公里長,水深河寬,支流眾多,想要查明真相,又談何容易?

郭師傅正為此事發愁,解放橋下淹死了一個人,他急忙過去,這一年雨水大,各條河道的水位往上漲,天也熱得厲害,馬路上跟蒸籠似的,有個半大小子叫二子,十二三歲,長得黑不溜秋,頭上剃個半禿不禿的二茬兒,每年都到解放橋下游野泳,水性出奇的好,跳水扎猛子誰也比不過他,非常熟悉橋下的河道,他出去游野泳,家里從來不擔心,這天不知是怎么了,下學之后跟幾個同伴到了解放橋,那時候游野泳,沒有人穿游泳褲衩,大人們穿個大褲衩子,半大小子們一律光屁股,幾個孩子跳進河里,游得正痛快,忽然發現二子在河里折跟頭,起初還以為是他又在耍什么絕招,可看那情形不對,不大一會兒,臉朝下浮在河面上不動了,大伙慌了神兒,七手八腳將二子拖到河邊,再看早已氣絕,肚子鼓鼓著,好像是在河里嗆死的。

家人撫尸大哭,在這一帶游野泳的人圍過來看,那些人大多認識二子,知道這小子水性不錯,怎么不明不白的淹死了?

這時候郭師傅也到了,見這孩子挺尸在地,屁股后邊有血,他用手在肚子上一按,死尸口鼻往外冒水,河水混著血水,按了沒幾下,死尸吐出一條黑乎乎的東西,半似魚半似蛇,全身溜滑,勁兒大得驚人,大小伙子在地上竟按他不住,郭師傅認得此魚,叫做雀鱔,是性情兇猛的淡水魚,海河里從古未見,今年雨水多,前些天發了兩次水,或許是那時候有雀鱔混進海河,河里的魚都讓它們咬死了,二子下河游泳,讓雀鱔鉆進了肚子,這東西比泥鰍鉆得還快,肚子里進了活物,水性再好也難活命,逮住一條兩條只怕不能根除,還好此魚過不去一冬,明年這時候就沒了,要想在這之前除掉,只能下絕戶網,郭師傅指了幾個地方,讓人們多下絕戶網,海河水系以外的魚入侵,解放前也曾有過,不足為患,真正讓他感到不安的是海河水位漲得太高了,如果再有持續的暴雨,城里的平房全得讓大水淹沒,郭師傅抬頭看看天,陰沉沉的好似憋著場大雨,鳥群烏泱烏泱的從頭頂上飛過,此時傳來消息,說是傳下了緊急通知,讓河邊的住戶立刻疏散。

一九六三年八月連降暴雨,海河五大支流同時上漲,發生了幾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各個水庫倒壩,天津衛外圍已是一片汪洋,無數村子遭受了滅頂之災,浪涌高達幾米,第一波洪峰即將到來,來得又快又猛,天津城的形勢危如累卵,市委下發了全體總動員的命令,以當地民兵公安各個機關單位為主,人不分男女,同上大堤防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