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六

當天的動員令發布下來,馬路上很快就沒人了,老人和孩子去高地避難,其余的人倆人一副扁擔一個筐,全往大堤方向跑,按計劃是挑土往堤壩上填,那條大堤長達三百多公里,讓洪水沖破一個口子天津城就完了,雖然是年年加固,之前可沒遇到過這么大的洪峰,規模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

當時的水上公安,全是郭師傅帶過的徒弟,他們跟著人流上了大堤,但見黑壓壓的人頭,人山人海不見邊際,沒想到來了這么多人,這還不得有幾十萬人?這么多人,哪個單位的都有,有整個單位一同過來,那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體力不同,有人跑得快先到了,有人跑得慢還沒到,也有聽到動員令自己跑來的,不知道該聽誰指揮,面臨如此大災,人人自危,大堤上你推我擠亂成了一團。

很多人認識郭師傅,大伙都說:“郭師傅是河神,咱們別亂,全聽郭師傅的。”

郭師傅看這陣勢太大了,他也指揮不來,可這么多人都等他說話,沒法推脫,好在他吃尋河隊這碗飯,對堤壩如何防洪是熟門熟路,他說大堤擋洪水是越高越好,咱們分三隊,第一隊到堤后取土,第二隊運到堤上,第三隊加高大堤。

眾人轟然答應,立刻忙活兒起來,開始取土固堤,不過三百多公里的大堤,來了不下幾十萬人,郭師傅能帶動的只是一小片,其余各處仍是亂哄哄的,又下起了大雨,人們冒著滂沱的大雨,在泥濘的大堤上更是混亂,在這個緊要關頭,十萬駐軍跑步趕到了大堤,軍隊訓練有素,有組織有紀律,以連為單位,分頭到各處搶險,部隊一到,亂紛紛的人群立刻有了主心鼓兒,從混亂中穩定下來,跟著軍隊搬土運石,天上好似漏了窟窿,傾盆大雨嘩嘩地下個不停,白晝如夜,面對面說話都聽不到。

人們身上全濕透了,鞋子掉了顧不上撿,衣服和肩膀讓扁擔磨破了,也顧不得理會,⑸⑨②跌倒了再爬起來,很多人脫力昏倒,被抬下去,過會兒明白過來,又跑回堤壩干活兒,風雨交做,四周全是黑茫茫的,忽然大堤下的水花翻滾,有無數耗子躥上大堤,沒命似的在人們腳低下跑過,多到一落腳就會踩到一只。

郭師傅抬眼望去,只見遠處有白線一道,正在迅速逼近防汛大堤,心知是水頭到了,水頭就是洪峰,白線越變越寬,轉眼間洪波卷至,水頭重重撞到長堤上,人們覺得腳下震顫,堤壩裂開了好幾條口子。

眾人盡皆失色,但見洪峰來勢兇猛,誰也不敢怠慢,軍民人等舍生忘死,堵住了大堤上的多處裂口,直到天黑,總算是頂住了第一波洪峰,五六十萬人個個累得不成樣子,拿雨衣在身上一裹,倒在堤壩上便睡,不一會兒鼾聲連成了一片,有的人睡過去就再也沒能醒轉,有的人睡醒了睜眼一看嚇一跳,大堤上不僅是人,還有數不清的老鼠、青蛙、蛇,這些東西出于本能,也在洪水到來之時,逃往高處躲避,出現了人與蛇鼠共眠的罕見景象。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