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七

一九六三年八月,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圍困天津城,幾十萬軍民舍生忘死,拼命擋住了第一波洪峰,郭師傅跟其余軍民在堤壩上,連續一天一夜對對防洪堤進行加固,死活守住了大堤,又接到命令先不能撤,因為還有更大的第二波洪峰,堤壩的損毀情況非常嚴重,即便第二波洪峰跟之前的規模相同,到處開裂的長堤也難以承受,何況是勢頭更大,雖然在上游決口分洪,但是沒起太大作用,形勢極為嚴峻。

這天傍晚,大雨剛停,郭師傅吃過后方送來的飯,坐在大堤上歇口氣,不過是下午五六點鐘,卻看那天色黑得嚇人,估計第二波洪峰明天一早會到,他忽然想起糧房胡同兇宅之事,那幾根棺材釘,他始終揣在身上,心想:“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應龍蛇之變,當年巡河隊的老師傅留下話來,不將此怪除掉,還得招來有更大的水頭,不去那兇宅中看個明白,到底是不能放心。”

郭師傅趁著雨住,找他徒弟要了輛自行車,也沒說去哪,掛上手電筒,下了河堤一路往北寧公園而去,大堤擋住了外圍的洪峰,天津城里的河道也在漲水,地勢低的地方齊腰深,得推著車過去,馬路上沒電,路燈全是黑的,人都撤到高處去了,到寧園附近,看各家關門閉戶,屋里沒有一個人,簡直像是進了空城。

他想連夜到糧房胡同兇宅里看看,天亮前再趕回大堤,別落個臨陣脫逃的名聲。

前幾年北寧公園擴湖,準備拆除糧房胡同的民房,一條胡同拆去了多半,隨后開始節糧度荒,擴湖的活兒便停了,糧房胡同拆剩一半的房子,仍和當年一樣沒人動過,他找到白四虎住過的兩間屋子,胡同里沒有住戶也沒有燈光,天上黑云如山,兩間破屋的門窗都沒了,屋里屋外漆黑一團,死氣沉沉的,連只蚊子都沒有。

郭師傅打亮手電筒,將那幾根棺材釘握在手中,邁步進到屋中,先聞到一股刺鼻的潮氣,四處一照,屋里的墻皮全掉沒了,里面的城磚砌得好不齊整,頂棚漏雨,裱糊頂棚的牛皮紙已經爛盡,抬頭能看見不滿灰土蛛網的房梁屋檁,再往上是屋瓦,就這么兩間破屋,除了磚頭是庚子年拆下的城磚,別的和普通民房沒有兩樣,這種十平米一間的老房子,隨處可見,他邊看邊想當年張半仙說過的話:“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也許就躲在人們的眼皮子低下,明明看到了,卻以為屋里什么都沒有,那是為什么?”

郭師傅一塊磚一塊磚地看,又拿手電筒把屋頂和幾個角落照遍了,沒看出有不對的地方,但他能感覺到屋里有股陰氣,讓人寒毛直豎,如果是平常的房屋,不該有這樣的感覺,難道還有想不到的地方?他不死心,膽子也是真大,關上手電筒,坐在墻根下閉上眼,反復思索整件事情:“庚子年白記棺材鋪掌柜的蓋房埋寶,一個賣棺材的家里邊會有什么寶?莫非是這屋子……”

郭師傅剛想到了一點頭緒,忽聽屋里有人嗤嗤冷笑,他心下一凜,立即睜眼去看,只見有條長約丈許的大蜥蜴,頭上生角,身在霧中,從壁上蜿蜒而下,正張開血口向他吞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