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糧房胡同兇宅 八

郭師傅吃驚不小,大蜥蜴頭上有角,豈不是應了龍蛇之變?躲在糧房胡同兇宅里的,一定是這個東西,為什么平時誰都看不到它?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此時不容多想,眼看那東西張開大口而來,郭師傅順手握住一根棺材釘,對著它戳了過去,但聽一聲怪叫,他一下子坐起身,心口砰砰直跳,眼前漆黑無光,屋里生息皆無,好像什么都沒有,他忙摸到手電筒,打開往周圍照了一遍,也是不見一物,心說:“我可能是累壞了,坐在屋里不知不覺睡著了,卻做了這么個夢,怎么跟真的似的?”

郭師傅發覺原本握在手里的棺材釘掉在地上,彎腰一一拾起,卻少了一根,到處找不見,他心下駭然,在屋里四處找尋,只要找到那根棺材釘,就知道糧房胡同兇宅里是什么東西了,四壁地面找了個遍,不見有棺材釘,他又往屋頂上找,猛然一道閃電,亮同白晝,恰好看到棺材釘釘在屋梁上,撥去梁上的塵土蛛網,竟是一段丈余長的陰沉楠木,遍體木紋如甲,一端有兩個窟窿,好像有眼,郭師傅看得駭詫不已。

此時西北方的黑云一團一團涌上來,雷聲如炸,大雨如注,他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白記棺材鋪掌柜不知從哪得了一段陰沉金絲楠槨板,似有化龍之兆,庚子年拆城磚蓋房時,將這楠木當做屋梁,不用問,一定是妄圖借龍氣改風水,因此告訴后人這屋里的東西不能擅動,誰也想不到糧房胡同兇宅里的東西,原來是這屋子的木梁,這東西成了氣候,只是道行不夠,刨錛打劫的白四虎,招供時說聽這屋里有人說話,來此盜寶的大烏豆,也聲稱看到屋頂有個茶盤子大的頭,全是這根房梁作怪。

郭師傅將余下的棺材釘,全釘在了屋梁上,忙活兒到天亮,想起還得回大堤防洪,匆忙離開糧房胡同,不久第二波水頭到了,比之前的更大,幾十萬人死守大堤,可身后海河里的水擋不住了,以前挖的泄洪河也抵御不了如此大水,實在沒辦法了,千鈞一發的關頭下令掘開海擋,天津城里的大水進了海,終于頂住了一九六三年這場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轉過年來,糧房胡同徹底拆除,郭師傅找來丁卯和張半仙做幫手,將那根楠木從瓦礫堆中扒出來,以鐵鎖貫穿,綁上一尊遷墳動土被扔掉的石獅子,一同沉入挖大河那年挖出的大洞之中。

那地方通著地下河,形成了一個旋窩,有海張五造的半截埋骨塔堵著,沉到河眼里的東西永遠別想出來,此后治理海河水患收到成效,天津城地寧人和,再也沒發過大水,河神第一段故事是“惡狗村捉妖”,發生在解放之前,第二段故事是“糧房胡同兇宅”,全部發生在五六十年代,打從捉拿刨錛打劫的白四虎開始,到一九六三年發大水,釘住棺材板沉入河底為止,算是告一段落。

(全文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