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了……”

合上白色封皮的教科書,最上毅抬眼看向新六十期的司法實習生們。

“研修到今天結束了,你們就要奔赴全國各地進入實際業務的實習了。你們很快就會接觸到真實的案件,對手將會是鮮活的人。”

經過一個月研修的實習生們,眼中絲毫不見松弛和懈怠。新六十期,他們實際上是司法制度改革后才就讀法學研究生并通過新司法考試的第一批學員。這批值得紀念的律法新星的眼中都閃爍著為了夢想努力并且切實取得成績的人所特有的光芒。最上一邊感受著炙熱的目光,一邊擲地有聲地告誡、激勵他們。

“你們的手里握著一把劍,這把劍就是法律。這是一把無比鋒利的真正的利刃,可以稱得上法治國家中最強的武器,極惡之人看到它的劍鋒都會害怕。所謂法律工作就是以法律為武器來審判人的工作,你們拼命學習的就是它的使用方法。”

十五年前的最上仿佛就坐在眼前這些實習生的身旁。當年的自己,和如今的他們一樣滿懷希望吧。過去的感覺已從記憶中被喚起,可是卻模糊得不是很真切,只記得二十多歲時的時光幾乎全部奉獻給考試、學習,好不容易如愿以償地拿到檢察官的入門票,卻全然不記得有像今天的實習生們那樣明快的神情。

“不過……”最上瞇起眼睛繼續說,“剛開始你們可能會焦慮。因為現在你們手上的劍還只是道場劍,在這里草擬的起訴或者不起訴裁決書,就好比在用竹劍練習,誰也不會因此受傷,可是今后你們要真刀真槍地跟對手決斗,到那個時候,套路的劍法往往不太管用。”

最上嘴角緩和,向實習生們微微一笑。

“不過剛開始這樣也沒關系,只要知道實踐出真知,隨機應變就可以了。一百樁案子就需要一百種對應方法,知道這些就足夠了,今后一旦習慣了就能自成劍法,一眼看到關鍵,在那里使上渾身力氣揮上一劍,劈開惡人的面具,那才是檢察官的最高境界。”

最上說完,抿了抿嘴唇,顯露出稍許和眾多罪犯作戰的歲月中自然練就的威嚴,繼續說道:

“千萬不能大意,不要以為你們借助的那把劍是萬能的。跟窮兇極惡的壞人交手,難免會有一籌莫展的時候,害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持劍的人必須成為勇者起來戰斗。十年后、二十年后的日本會成為什么樣子,是成為能夠安心生活的和平社會,還是成為每天擔心卷入犯罪的動蕩社會,檢察官們工作的成果將會成就未來社會的樣子。希望你們將這些銘記在心,立志成為有勇氣、有決心的法律人,并在今后的實踐修行中以此激勵自己!我的講話就到這里!”最上宣告講義結束之后,教室里自然地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最上嘴角微揚,輕輕點著頭回應大家。

“承蒙老師的教誨!”

離席的實習生中,一名年輕的男子一臉明快地笑著走過來。沖野啟一郎……男子的眼神中,帶著這些實習生們特有的光芒——甚至可以說是天真。

“你的實習地應該是福岡吧?”

“我的第一志愿是東京,不過應選的人很多,落選了。”雖然聽上去有點遺憾,但是沖野的臉上全然不見任何郁悶。

“馬上要變冷了,福岡不是正好嘛。我當初的實習地是仙臺,初次上任是在札幌,意外地跟九州沒有緣分,還是羨慕你啊。”

沖野聽了這話,爽朗地笑了笑,眼睛直直地望向最上。

“老師剛才的話我已銘刻于心,”他略帶靦腆地接著說,“在這一個月的研修中,老師的檢察課程最讓我入迷,怎么說呢,我感覺檢察官的工作非常適合我。”

事實上,這并非沖野單方面的自以為是。在最上看來,他積極努力的樣子,在這些實習生中也是非常出眾的。

“那就最好了。我看了大家的草案,也知道你是塊好料子。起訴書寫得很好,直接交到法院也完全沒有問題。”

“哪里哪里!”

沖野謙虛地擺了擺手,不過臉上還是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你的意向從律師轉為檢察官了嗎?”

聽說沖野開始實習時的志愿是律師。

“是的,現在轉向檢察官了。”沖野表明心跡繼續說,“也許會很難,不過還是想挑戰一下。”

最上上任檢察官的時候還沒有那么多的應征者,不像現在眾人擠著過獨木橋。

隨著擴大律法人數路線的推進,新司法考試的合格者們蜂擁進入律法界,現在即便取得了律師資格,也很難輕易入職律所,更不要說很快獨立起來保證有很高的收入。檢察官既是國家公務員,又能獲得高于普通官員的收入,這讓很多人重新選擇檢察官作為出路,結果,現在門檻越來越高。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