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檢察官通常是每兩三年便變更赴地以積累經驗。

新任檢察官最初會分配到東京地檢或者大阪地檢這樣大型的檢察廳,從細小的工作開始照葫蘆畫瓢。

三年后會下放到地方,稱為“新任畢業”,不過只是稍強于新人而已。只是地方上人手少,眼前的工作硬著頭皮也要做,既要對嫌疑人調查取證做筆錄,又要陪同庭審參與舉證,就這樣迅速地鍛煉成長起來。

到了第四第五年,又會回歸大型檢察廳,大型檢察廳被稱為“A廳”,所以這段時期的檢察官也被稱為“A廳檢察官”。

過了這個階段,就稱為“A廳畢業”,基本上成為可以獨當一面的檢察官了。

2012年,從檢第五年的4月,沖野啟一郎被分配到東京地檢的刑事部。

前一年,沖野作為A廳檢察官從地方的地檢支部調配到東京地檢的霞之關,先是配屬于公審部,擔任東京地檢的公審陪同。與小型地方法院、支部不同的是,在東京地檢這樣的大型檢察廳里,搜查和公審會分屬于不同的部署。

那之后第二年,沖野又從公審部調配到了刑事部。東京地檢的刑事部是有近百人的大組織。說到檢察廳的重點部門,大家都會想到對大型經濟案件等獨立搜查的特搜部,可是沖野卻對特搜部沒有特別的憧憬。

比起報紙上那些影響巨大卻千篇一律的經濟案,沖野原本就對震驚世人的重大刑事案更感興趣。再加上他在地方地檢支部時,參與過某全國范圍內報道的重大殺人事件從起訴到審判員公審的過程,親臨現場參與大案處理的經驗給了他很大的影響。

在那個案件的審判中,檢察方請求判決被告無期徒刑。雖然當時被害人家屬對兇手怒不可遏,但是從量刑來看,那已是極限了。不知是不是主檢察官和沖野等檢方的熱血立證感染了審判員,最終按照求刑判決了無期徒刑。受難家屬表示感謝警察和檢方的用心偵查,愿意接受審判,聽聞至此,沖野感到自己的工作有了回報,這比聽到前輩們安慰的話更能讓他熱血沸騰、百感交集。

跟惡性案件交鋒,在精神上并不輕松,需要心中時刻銘記被害人以及家屬們痛苦悲傷的言語,讓罪犯得到相應的懲罰。如果立證稍有怠慢,就有可能被虎視眈眈的律師鉆了空子,造成量刑不當,判以輕罰。不過也正因為責任如此重大,這份工作才有價值吧。

東京地檢的刑事部,雖然檢察官的人數不少,但是工作內容是基本固定的。像沖野這樣的年輕檢察官大多會去支援缺少人手的搜查工作,經驗老成之后會根據處理的案件類型成為獨立負責人。

其中之一,就是本部系檢察官。

當確定是殺人等惡性事件后,管轄的警察署會成立搜查本部,警視廳本部也會出動搜查一課等精英刑警,組成數十人的大規模的搜查陣營。

負責那些需要設立搜查本部案件的人,就是本部系檢察官。

盜竊、傷害等算不上大案的情況下,通常在警方逮捕嫌疑人并將其送檢之后,檢察官才會接觸案件。而成立了搜查本部的案件,檢察官則會從初期搜查階段開始參與,需要親臨案件現場,旁觀司法解剖,列席搜查會議。

警方是根據現場獲得的情報,用多年的經驗和直覺來鎖定嫌疑人。而檢察官則是假使逮捕了犯罪嫌疑人,從法律的角度冷靜地分析是否收集到了在公審中能夠證明罪行的證據,針對搜查中的不足以及逮捕判斷給予警方建議。案件搜查并不是逮捕了犯人就大功告成,如果沒有在法庭上展露真相,讓罪犯接受應當的裁罰,那么搜查的付出和努力都會付諸東流。被害人以及家屬自不必說,哪怕是為了回報參與搜查的眾多相關人員付出的努力,檢察官背負的責任都是無比重大的,甚至可以說,案件越重大,責任就越是沉重。

沖野原本就只對那些需要本部檢察官處理的案件感興趣,現在既然來到了刑事部,心里想著如果能跟本部檢察官的工作掛上鉤就好了。

不知應該說是幸運還是有緣,沖野司法研修時擔任檢察教官的最上毅剛好在刑事部的本部系中任職。聽說在普通檢察官中起碼要到副部長級別的資深檢察官才能就職本部系,也就是說最上現在已經積累了足夠勝任的經驗。

從公審部調職到刑事部之后,沖野立刻到最上的辦公室拜訪。去年剛到東京地檢時也有過簡短的問候,但是這次同在刑事部,又是不一樣的感覺了。

“嗬,現在已經完全是檢察官的神氣了嘛!”

最上眼角皺紋舒展開來,從座位上站起來迎接沖野。

他緊致的身材和做教官時沒有絲毫變化,不過每次見面沖野都會覺得他作為資深檢察官的威嚴更添了一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