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繼負責諏訪部的聽審已經過了十天,沖野被再次叫到了最上的辦公室。

一直擔心著會不會因為諏訪部的事情讓最上對自己大失所望,得知最上依然如往常一樣關心自己之后,沖野多少放下心來。

“手頭上有緊急的工作嗎?”

最上向急忙趕到辦公室的沖野問道。

“沒有,沒關系的。”

手頭的事情并不少,不過所幸沒有馬上要去審訊的預定,而且就算有,沖野也會取消預定,優先處理最上的工作。

“之前聽說你對本部的工作很感興趣。”

“是的,如果有能幫上忙的事情,請叫我。”

聽了沖野的回答,最上點點頭繼續。

“大田區發現了兩具遺體,據說可能是謀殺,警察廳那邊聯系過來說,要在蒲田署設立搜查本部,我現在正打算去參加現場驗證、遺體的司法解剖還有搜查會議,你要不要一起來?”

“好的!”沖野興致勃勃地回答。

“到底是什么案情還不清楚,不過根據情況,也許簡單搜查過后就能找到線索抓到犯人,到時你直接負責立案吧。”

所謂立案,就是指起訴。即使案情簡單,能很快抓到兇手,可這種出了兩名死者的惡性事件,很有可能要申請死刑判決。一想到這些,沖野立刻熱血沸騰起來。

“橘,我們出門吧。”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沖野對沙穗說。

“我們要去殺人事件的搜查本部。如果查出了犯人,之后的事情有可能由我負責。”

沖野被最上喊去的時候,沙穗就做好了會有新工作的心理準備,所以聽到沖野興沖沖的聲音,沙穗立刻站起身來說了一聲“好的”。

最上也和搭檔的事務官長浜光典一起出來了。

長浜是一名三十五歲左右踏實可靠的事務官。像最上這樣級別的檢察官,搭檔的事務官也會是具備相當經驗的老手。

“先一起去案發現場吧。據說遺體已經運到了蒲田署,不過現場勘查還在進行,警察廳一課也在那邊,叫我們過去看看。”

“現場在哪里?”

“是多摩川附近位于六鄉町的一處農家。聽說遺體已經開始腐爛,是死后數日才發現的。”

長浜跟沖野他們解釋完畢,借了車來直接充當了司機。和基本上只是往返于檢察廳和法院的普通檢察官不同,本部系的他們已經習慣了出差吧。沖野被長浜催促著,和最上并肩坐在了后邊的座位上。

載著四個人的汽車出了檢察廳進入首都高速,向位于東京南部的蒲田全力駛去。

?

案發現場在京急高架橋邊上。在狹窄的小巷里面排著的一家民屋,周圍被禁止入內的警示帶圍了起來。

下了車之后走在前面的長浜看了看那戶民屋的玄關口,跟正在現場勘查的搜查員打了聲招呼。

“進去吧,聽說七系的青戶警部在客廳。”

為了不干擾勘查,他們穿上鞋套踏上了玄關。

附近幾家老舊的民屋靠在一起。這一家也和周圍一樣,有些年頭了,不過面積很大,玄關也很寬敞。從正在走廊上工作的搜查員們身邊走過,里面就是客廳了。

“哎呀呀,你好你好。”

跟走在沖野前面的最上打招呼的,是一個五十歲上下的淺黑皮膚的男子。眼鏡夾在短短的頭發上,看起來這就是青戶警部了。七系是處理惡性案件的警察廳搜查一課的一個班組,青戶大概就是系長了。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最上沒有寒暄而是直奔主題。

“死了至少兩天以上,收拾起來沒那么容易。”

青戶用細長的眼睛左右掃視一圈,回答道。

“是兇殺沒錯嗎?”

“是被刺殺的,應該沒錯。”青戶用手指著客廳一角貼成人形的標記,窗簾上沾染了一大片褐色血跡,“如果愿意,可以帶你們去司法解剖現場,兩個人都是腹部、胸部和背后被刺了四五刀。”

“原來如此。”最上盯著窗簾上的血跡低聲發問,“兩個人都住在這里嗎?還是一個人在其他房間?”

“是住在這里的一對老夫婦。”青戶打開自己的手賬,戴上了之前架在頭上的老花鏡。

“都筑和直,七十四歲。都筑晃子,七十二歲。兩人是被害人。倒在這里的是先生,夫人倒在對面走廊。”

最上朝著青戶手指的客廳里側走去,沖野也跟了過去。

磨砂玻璃的拉門后面是檐廊。對面的窗子里能看到外面是擺了盆栽等的內庭。現在空當的地方被藍色的罩布遮起來了,按照從剛才玄關過來的印象,里面的庭院有五六平方米。搜查員們正在那里忙活著。

泛著黑光的走廊一角沾著更深顏色的血痕。

“在客廳刺殺了先生之后,把逃走的夫人追到這里刺死的吧。”最上一個人喃喃自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