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沖野坐在辦公桌前,把昨天交給最上的報告重新看了一遍。

最上讀著這份報告,手里拿著啤酒走進這間辦公室時的平靜溫和忽然不見了,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表情,眼睛里甚至透露出危險的氣息。

沖野甚至感覺窺到了這個身經百戰的檢察官身上可怕的一面。

可是……

這份報告到底有什么內容可以激起搜查檢察官的本性?

按照最上的指示,這份報告比以前更加翔實。

不過在沖野看來,這里面不過是些細枝末節的線索。

真兇拿走自己的借條,把現場的痕跡消除干凈之后逃走,沖野覺得報告書連他的影子還沒有找到。

可是最上的表情像是發現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沖野反反復復看了幾遍,還是不明白,不得不放棄。

“時間差不多到啦。”

聽到沙穗的聲音,沖野抬起頭來。

“好的,出發吧!”

到最上的辦公室一看,他們也正準備出門。

“出發。”

最上說完,走出房間后便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臉色雖然不像昨天那么嚴肅,不過這沉默總感覺有些特別的意味。

?

最上和沖野傍晚之前到達了蒲田署。本來參加搜查會議可以再晚到一些,不過為了提前跟青戶警部碰個面,這個時間剛好。

“你們好,你們好。”

青戶把沖野他們帶到搜查本部旁邊的待客室,坐到沙發對面露出了習慣性的笑容。

“百忙之中辛苦了。”

“這兩三天在跟進其他案子,對不住了。”最上說,“搜查的近況我聽沖野說過了。”

青戶對待沖野多少有些不以為意,加上沖野毫不示弱,大著嗓門追問搜查細節,兩人之間難免會有些摩擦,可是一旦面對最上,兩人之間立刻客氣和諧了起來,真是不可思議。

“昨天既然由沖野先生詳細說明過了,那我這邊其實也沒有什么值得講的新線索了。”青戶瞥了一眼沖野,無奈地笑了笑,“非要說的話,有人提到被害人家中除了借條還應該有記錄了借款返還明細的賬本。如果是分期返還的話,按理說應該有賬本,可是到處都找不到。”

“懷疑是兇手拿走了嗎?”

面對最上的提問,青戶點頭說:“現在正在對借條名單上的人進行查訪,有幾個人說當初還錢的時候,被害人是當場記到賬面上的。”

“這樣說來,應該是把借條也拿走了吧。”沖野插話,“跟被害人交往密切,借了錢但是一張借條也沒有,這樣的人應該很好找出來的。”

“先不要著急。”最上不動聲色地制止了沖野。

“先從眼前的線索開始梳理比較符合常規。”最上將目光轉向青戶繼續說,“名單上的人物之間也有可能隱藏著什么,這些不都是正經人。當然,如他所說,也許還會有其他可疑的人出現,不過首先應該把名單徹查清楚。”

“原來如此。”青戶附和道。

“逐個叫到署里查問不是更好嗎?”

聽到最上這句話,青戶嘴角露出了笑意。

“最上先生,我之前還擔心你對這個案子不感興趣,看起來不是這么回事啊。”

“那是當然,”最上說,“這樣的大案誰會沒有興趣。”

“名單里面,確實有幾個人是有些不良嗜好的。還有幾個人是有前科的。就算兇手抽走了借條,也不一定全部拿走了,留下二三十萬日元借條的人其實可能借了更多。”

“借條上是五六十萬日元的人其實可能借到了幾百萬日元。”

聽到最上的回答,青戶輕輕一笑。

“不管是被害人賬戶存取款的記錄,還是借條的平均額,看起來不會有人借了四五百萬日元,不過一兩百萬日元倒是有可能。既然能做出那么兇殘的事情,估計不會只借了一二十萬日元吧。”

沖野覺得沒有借條出現的人最奇怪,最上和青戶卻認為名單中的人物已經足夠可疑。這恐怕是企圖以最短時間破案,還是準備扎扎實實地長期作戰的區別吧。不過沖野手上也沒有證據可以反駁。

“比如這個叫小杉祐吉的男人,”青戶用手指敲著本子說,“有盜竊和傷害的前科,我們的人去查訪的時候,感覺他有些焦慮,舉止也不太自然。他說案發時在東京市里,不過還沒拿到實際證據。”

“沒有不在場證明的,還有其他人嗎?”最上問。

“有,宮島、關口、內藤、松倉、片山、和田,接下來還需要進一步調查,不過目前算上小杉的七個人,差不多一半以上還沒有不在場證明。”

“等一下,”最上一邊說著一邊在沖野的報告書上做著標記,“宮島、關口、內藤、松倉和……”

“片山、和田。”

“嗯……”最上盯著標記過的名字嘟囔了一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