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被害人賭馬朋友里那個叫弓岡的男子,身份已經查明,所以特來匯報。弓岡嗣郎,五十八歲,住在大森東。”

旁聽過松倉的審訊之后,最上直接參加了搜查本部的例行搜查會議,坐在后方位子上側耳聽著每個負責人的匯報。

“那個弓岡暫時不用接觸,也許以后有需要,不過現在有其他事情需要優先處理。繼續收集周邊的情報,注意被害人的糾紛、品行、生活變化方面有沒有特別需要留意的地方。”

在前面指導會議進行的青戶對部下的報告做出了指示。

弓岡嗣郎是在審訊關口時提到的都筑和直的賭馬同伴,在都筑的手機中留有他的通話記錄,借條中沒有他的名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個應該重視的人物。只是,沒有借條,目前也可以理解為他僅僅是被害人馬友中的一人。如果現在輕易接觸,那么萬一他在這個案件中是個重要角色,因為目前正對松倉集中調查而白白讓他起了戒心,導致警方對應不及時就危險了。

所以青戶應該是覺得,相比之下,應該優先集中精力調查松倉,當有必要接觸弓岡時,再全力以赴主攻弓岡吧。

可是……

這次的案件,兇手有沒有可能不是松倉呢?

最上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如今這個疑問在他腦海中閃過,可是他并不想深究。

自己是確信松倉是兇手,還是希望他是兇手,他分辨不清。

想要斷定他是兇手,手上的證據少得可憐。可是不管缺少多少證據,他都不想暫緩追究松倉的腳步。每次聽過松倉的審訊,他都覺得必須竭盡全力逮捕松倉,原因就在于他內心堅信松倉就是兇手吧。

不管怎樣,應該全力調查松倉,證據隨后一定能找到的。

會議結束之后,送來了慰問大家的啤酒,最上順勢跟警察們喝了一杯。

“辛苦了,”最上打開啤酒罐上面的拉環,向站在近處的森崎警部微微舉起,“今天對松倉的審訊很精彩。”

森崎精悍的臉上表情顯出些許緩和,回應著向最上舉起了手中的酒。

“田名部和青戶讓我按審訊犯人的標準審問。”他咕嚕喝下一口啤酒之后繼續說,“我聽說檢察官也認為他沒說實話。不過今天只開了個頭。”

“這個開始很重要啊,他已經明顯動搖了,森崎君又對此強勢圍攻,明天之后的樣子很值得期待啊。”

“根津的案子,估計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森崎自信地說,“過了時效起了很大作用。”

“DNA鑒定也發揮了很大作用。”

“是的,一鼓作氣提出了這件事,看他反應很明顯,那就是做了虧心事的反應。看來不久的將來一定可以把他拿下了。”

最上期待地點點頭:“這第一里程碑很重要哦。”

“請交給我吧。如果兇手是他,我一定會讓他招認的。田名部也跟我嘮叨了不少,我會把這作為分內之事做好的。”

森崎志在必得地說完之后,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

“只是,我感覺這跟解決這次的案子不是一回事。趁勢了結那是最好,不過他應該不是那么好對付的人,甚至可以說和根津的案子一樣有很棘手的地方。去了被害人的家,卻因為家中無人回去了,之后想著再試試于是打了電話,做法雖然奇怪,但是在關鍵之處并無矛盾地保住了自己的清白。某種意義上說,完美得令人惱火。不知是故意的還是偶然的,根津的案子和這次的案子都沒有決定性的證據,兇手僅憑著運氣好是無法逃脫得如此干凈的。他這個能守住底線避開搜捕的厲害角色,該怎么打破,得好好琢磨琢磨。”

“如果他招認了根津的案子卻沒能解決這次的兇案就失去意義了,一氣呵成追查到底吧。”

聽到最上的這句話,森崎將手中啤酒拿到嘴邊,眼角露出細小的笑紋。

“在這一點上檢方也得下定決心統一戰線哦。”

“那是當然。”

“根津的案子為什么會無疾而終的……我雖然只是聽田名部說,感覺當時負責的檢察官的態度影響很大。對于檢察官來說,那些鐵證如山的案子處理起來自然方便,只要證據不足,就可以跟警察要求說沒有自首就不能起訴,這一點通常情況下沒錯,但是情況不同,搜捕有時是有極限的,有時候運氣會偏向兇手,不是每次都能得到一百分,碰到難題哪怕再努力也只能得六十分,那個時候檢察官能否說一句‘之后就交給我吧’就很關鍵了。如果能有這樣的信任,那么我們也能各方周旋,也許還能再加上五分、十分。”

“我看過根津案的資料了。”最上說,“如果我是那個案子的負責人,我毫無疑問會堅決逮捕,提出起訴的。最終只到協助調查的階段,這對案情的影響很大。雖然曾經策劃以旁案逮捕,但是進展并不順利,如果當時一鼓作氣逮捕了松倉,也許他就招供了,結果在關鍵的時候,因為他沒有松口就放過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