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沖野什么都不想做,渾渾噩噩地度過了周末,周一拖著沉重的腳步來上班。

本該趁周末好好休息充滿電,可是沖野并沒有做到。與其說“充電”,不如說“斷電”更妥當。

準確地說,在進入休假之前,他的心情便斷了電。在蒲田警署聽說了弓岡的事情時,便咔嚓一聲斷了。

最上依然保持著謹慎的姿態。不過聽了最新的事態,沖野更加無法將嫌疑鎖定在松倉一個人身上了。沖野原本就覺得像弓岡這種沒有留下借條的人才更有可能是兇手,所以聽到弓岡的事情之后,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心情一旦消沉,沖野感覺世間的重力翻了一倍,身心俱疲。這幾日來,他仿佛被魔鬼附身一樣,滿口污言穢語地指責松倉,反作用是非常強烈的。他雖然知道松倉已被延長拘留,下周開始又要負責審訊,但是心情已經無法再振作起來,審訊時問什么好呢……他甚至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沖野懷著這樣的心思,從一早開始就被各種工作搞得頭昏腦漲。接到電話的沙穗對沖野說:“貪污犯松倉被帶到。”

“讓他們稍微等一下。”

沖野這樣回復,繼續著手頭上的事情。

審訊重合時,讓被審人在審訊室里等上一天,再讓車子帶走送回的事情也是有的。讓受審人焦急等待,不安地度過一天對其精神是極大的摧殘,有時候檢察官會故意借此來擊破受審人的心理防線。

沖野原本沒有打算讓松倉干等,但是由于自己本身氣不順,結果一直讓松倉在等待室里等了大半日。

下午四點多,沖野終于讓沙穗安排審訊松倉。必須要向最上報告些內容,審訊是拖不過去的。

不久,松倉弓著背出現了,表情黯淡,一早開始就膽戰心驚,不知今天又會被沖野臭罵到何種程度。

可是,今天松倉的座位沒有被移到墻邊,沖野指著檢察官座位前面擺著審訊用的椅子,催他坐下,松倉有些疑惑地坐了下來。

“今天時間不多,我們快點結束。”

沖野這樣說著,詢問了之所以延長拘留的關于冰箱、電視機之外的貪污物品的問題,簡單地做了筆錄。面對沖野跟以往截然不同的平淡態度,松倉雖然依然有些語無倫次,但是跟刺殺案時不同,總體來說回答得相當老實。

只要跟最上匯報說松倉今天對殺人案仍然沒有認罪就好了吧……沖野這樣說服自己,不到一小時便結束了審訊。

“那么,今天的內容,還有什么地方需要補充的嗎?”

沖野把身體靠在椅背上說道,這時松倉一副為難的表情開了口。

“那個,不是今天的事情,是關于都筑先生的案子……”

本來今天沒打算提這茬兒,倒是對方提起來,沖野皺了皺眉頭。

“什么?”

“是這樣的,我從那個和我關在莆田警署同一個房間的人那里聽說,他說在某個烤串店里和隔壁座的人聊天,感覺他跟都筑先生的案子有關,那個人叫‘小弓’……”

沖野隨便應付了幾句,打斷了松倉的話。

“是的,這些信息我們知道。”

“那個,我知道那個‘小弓’是誰。”

“是叫弓岡吧,我們知道。”

沖野說完,松倉似乎有些泄氣,沉默了一會兒又開口說:

“那么意思是我的嫌疑已經洗脫了嗎?”

“誰都沒說這個話。現在,搜查本部正在調查。”

沖野生硬地說著,掩飾住自己的難為情。

“如果弓岡跟案件有關聯,還要調查共犯的可能性。”

“怎么會……有沒有共犯,去問弓岡就知道了!我是完全不相干的!”

按照案子的情形來看,沖野也覺得共犯的可能性很低。只是到上周為止一直把松倉當作兇手,現在要改變態度,沖野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只能以弓岡的嫌疑尚未確定為托詞,蒙混過去。

即便如此,也許將來是要跟松倉低頭賠罪的。一想到這個,沖野的心情格外沉重。想到上周之前一直都是惡語相向地審訊,甚至覺得那個時候反而更好受些。

“殺人案,除了松倉今天講的事情,以前一樣的對話也行,多寫幾句上去。”

沖野這么囑咐著沙穗,在審訊記錄里追加沖野嚴厲追問、松倉堅稱自己不相干的對話,之后拿著貪污公物的筆錄一起,去了最上的辦公室。

沖野坐在會客沙發上,把手中的筆錄遞了過去。

“關于侵占公物的案子,倒是實話實說了,不過關于殺人案,態度完全沒有變化。然后,那個弓岡的事情,他好像是在蒲田警署拘留所從矢口那兒聽說的。”

“所以松倉更加堅稱不是自己干的?”最上看著審訊筆錄的內容問道。

“是的。”

最上只是看了二三十秒,就把筆錄放在了桌子上。沒有實質內容,也是沒辦法的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