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嗯……總算是成形了。”東京地方檢察院刑事部的老大——永川正隆部長看了一遍報告書,向站在他面前的最上和肋坂副部長投去了贊成的目光,之后又把目光落在報告書上,蓋上裁決印章后放進了已裁決的文件筐里。這份處置報告書是最上親手寫成的,記錄著搜查結果,也記錄著請求公審的處置要求。得到副部長、部長的判定后,接著就是次席檢察官、首席檢察官。所有的裁決印章都蓋好之后,公審請求即起訴,就會作為檢察方針確定下來。

“不過,這樣的否認案,絕不能疏忽大意!要繼續鞏固證據,不得懈怠。這個案件進行到公審階段,你們各自也都有機會晉升。給我仔細點留意,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最上畢恭畢敬地應承下來后,和肋坂一起離開了刑事部長辦公室。

?

蒲田老夫婦被刺殺案件,以兇器證據和現場的目擊者證言為中心展開搜查,按照最上的推測收集到了筆錄。賭馬信息公司事件中,岡田說過松倉曾對賭馬信息公司表現出不同尋常的興趣。從幾位馬友口中獲知,松倉一直把老好人都筑和直當作自己的錢包,一有什么事情就來麻煩他。這樣一個個地取證,對于證明松倉的罪行并沒有用,但是對于塑造松倉是個值得懷疑的對象效果明顯。這一點,對于鞏固最上的故事是必需的。

這個案件,根據關鍵物證和情況證明,單人作案的條件已經從形式上準備好,客觀來看,一起品性惡劣的嫌疑人常見的否認事件已經成形了。

?

拘留期滿的日子到了。最上獲知之前交給事務官的起訴狀已經被東京地方檢察院受理,于是打電話匯報給搜查本部的田名部。

“蒲田事件,公審請求剛才已經遞交上去了。”

“你辛苦了。”田名部的聲音里透著一絲安心,說出慰勞的話,“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非常感謝您的鼎力相助。接下來交給我們檢方努力吧。”

“那就拜托你們了,后面如果還有什么需要,請不用客氣。”

“謝謝。”

“其實,我們和當年根津案件中負責審訊松倉的人取得了聯系。他雖然已經退休了,六十歲過半,但是精神很好,對當年記憶猶新,他愿意做證證實當時松倉的惡意否認。如果他的證言在公審中有用,我們可以安排。他本人也說因為當年讓松倉落網而背負恥辱,愿意親自出庭。”

“那實在是太感謝了。描述松倉的人性,離不開根津案和他對那次搜查的否認事實。和公審部深入探討之后,會再次請您協助。”

又進一步鞏固了這個故事……最上掛了電話,意識到了這一點。

進展順利。

案件已經放到了合格率為99.9%的檢品傳送帶上。

檢察院上層已經就請求死刑達成一致。

很快就能聽到松倉垂死痛苦的聲音了。

最上暗自感慨的時候,電話鈴響了。

“我是肋坂。”

聽筒里傳來副部長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愁眉不展。

“您辛苦了。剛才接到報告說,今日期滿的蒲田事件,公審請求已經受理了。”

“嗯,你辛苦了。”肋坂一句話便結束了這個話題,“剛才沖野過來,遞交了辭職申請。”

最上一時語塞,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聽他說過什么嗎?”

“沒,什么都沒……”

“唉,”肋坂有些痛心,“話,我跟他都談過了,不過看起來他辭職的念頭很堅定。”

“這樣啊……”

“可能是有些事情他自己想不通吧,不管怎樣選擇,都是痛苦的決定。”

最上沉默地應著,就那樣掛了電話。

最上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

那是他親眼看上,引薦給檢察院的小伙子。實習時那雙燃燒著希望的眼睛,至今還刻在最上的腦海里。

原本可以期待他在這個舞臺上大展身手,前途一片大好。

竟讓他對這份工作失落到谷底,去意已決。

真是心痛至極。

可是……

即使知道他會選擇這樣一條路,自己也不會改變當初的決定吧。

“長浜君。”最上把事務官叫了過來。

“能幫我跟都筑夫妻的女兒和在川崎的妹妹約個時間嗎?我想去拜訪一下談談起訴的事情。”

他告誡自己,現在最重要的是調整好心情,悄無聲息地推進案子。

?

砰的一聲,把最上從夢里拉回到現實。發生什么了?最上的身體有些僵硬,覺得好像聽到了槍聲。

過了一會兒終于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在起居室的沙發上睡著了,最上慢慢起身。

奈奈子在廚房里泡咖啡,朱美應該是出門去哪里了,沒見著人影。最上看了一下手表,已經兩點了。難得的周日,什么也沒做就過了半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