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那一天,沖野在日比谷圖書文化館,找一本關于律師講述自己工作或者人生的書,在閱覽室里埋頭苦讀,最近的每一天都是如此度過,心神不寧而又渾渾噩噩。

他還是沒能向律師協會提交備案申請。自己想成為什么樣的律師?想做什么工作?還沒有清晰的想法。

說到底,自己只不過是不得已辭去了檢察官的職務,所以連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做律師,都還沒有弄清楚。

可是沙穗已經決定年內就辭職,表達了要支持沖野事業的決心。沖野也不得不調整心態,把過去放下,抱著這樣的想法在前輩的書中尋找著能夠指引自己的話語。

傍晚,有些累了,沖野走出了圖書館。他把手插進羽絨服口袋里,走在夕陽西下的日比谷公園里,不知不覺朝檢察院辦公大樓的方向走去,在透過樹縫能夠看見辦公樓的地方停了下來。這樣心里就感到滿足了嗎?還是意識到即使遠遠望著也無濟于事?自己也不清楚。不管怎樣,再這樣走下去,只會讓身體越來越冷,沖野開始往回走。

最上,現在怎么樣了……沖野不經意間想道。聽船木說最上好像正在接受檢察機關內部調查。這也是沖野心神不寧的原因之一。不,應該說是全部。他在等待著那個結果,卻又害怕著那個結果。

沖野縮著肩膀走路的時候,感覺到手機在振動。是船木打來的。沖野站在路邊,把手機拿到耳旁。

“沖野先生,現在說話方便嗎?”

船木的聲音一反常態,聽上去欣喜若狂,沖野條件反射般緊張起來。

“什么事?”

“最上檢察官被捕。據說今天下午最上檢察官被捕了。”

船木的話帶來的沖擊,使得沖野不由得再次掉轉頭往辦公大樓走去。

檢察廳門口,準備將移送拘留所的最上用“長槍短炮”包圍起來的記者們已經嚴陣以待,形成了一堵人墻。

最上,他在做什么呢?

大概辯解書已經寫好,在默默地等待移送手續完成吧?

沖野本來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當親眼看到,現實仍讓他顫抖不已。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的堅持,就不會有這樣的結果,心情更加復雜起來。

握在手中的手機再次振動了起來,這次是小田島。

“沖野先生,成功了!”他的聲音也是興奮不已,“聽說最上檢察官因殺人和棄尸嫌疑被捕了。”

“我也剛剛從船木先生那里聽說了。”

“檢察院申請了公審延期,也承認了違規搜查。這樣松倉的釋放只是時間問題了。”

“祝賀你。”沖野意識到自己的言不由衷。

“謝謝謝謝,多虧了沖野先生!這是我們的勝利!”

聽著小田島意氣風發的話,沖野想,自己真的贏了嗎?

那確實是一場不能逃避,必須取勝的戰斗。結果來看,他揭露了將自己掃地出門的對手的陰謀,把兇手的罪行昭告于天下。

所以可以算是勝利了。

那么,應該可以放下過去,往前走了……

可是,沖野的心,完全沒有一點豁然開朗的感覺。

這是勝利的心情嗎?

沖野不知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