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的扣分準則

他腦子里在想什么,沈清秋再清楚不過,肯定是聽寧嬰嬰叫洛冰河叫得親熱,覺得這個討厭的師弟越發刺眼了。原作這種炮灰對主角高到莫名其妙的仇恨早被沈清秋吐槽無數次了,從來都沒有改善過。

寧嬰嬰畢竟是小女孩兒心性,歪頭問道:“師兄有什么好玩兒的?快拿出來給我看看。”

明帆又換上滿面笑容,從腰間解下一枚碧青的玉佩,遞到她面前:“師妹,這次我家來探親,給我帶了不少成色好又有趣的小玩意兒。這個我看這特別漂亮,送給你!”

寧嬰嬰接了過來,對著從樹葉間隙中射下陽光細細地看。明帆熱切地問:“怎么樣?你喜歡不喜歡?”

偷窺到這里,沈清秋終于想起來了。這段劇情!

不好,他不應該來這里的,危險啊!

可這不能怪他記得不清楚。你讓一個罵傻逼作者傻逼文的人,去記連載了四年、時間線橫跨兩百年的小說最開頭的古早內容?他可是看了二十天才看完的,入門那一段純為虐而虐的劇情早就忘光了好嗎!

果然,寧嬰嬰根本看不出來什么成色好不好,胡亂看了一陣,把玉佩拋了回去。明帆的笑容僵在臉上。寧嬰嬰皺了皺鼻子,隨意地道:“什么呀,這個顏色難看死了,還不如阿洛的那個好看呢。”

這回,不光明帆臉色不好,連一直很有自覺當自己不存在的洛冰河都身體輕微地一震,倏地睜開眼睛。

明帆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師弟也佩有玉佛古器?”

洛冰河略一遲疑,還沒答話,寧嬰嬰便搶著答道:“他當然有啦。成天貼心戴在脖子上,可寶貝呢,連我要看看都不肯給。”

饒是洛冰河再鎮定,這時也臉色一變,下意識握住了脖子上那枚藏在衣服里的玉觀音墜子。

這文里眾多女角的智商,沈清秋也是醉了。

寧嬰嬰說這話時根本沒考慮到后果會如何,只是一直見到洛冰河貼身佩戴著一枚玉觀音,從來不離。

對心上人的心上之物,女孩子總是會特別想弄到手,偏偏洛冰河就是不肯給,她不甘心,才又提起。

他當然不肯給好嗎!!!那是洛冰河那位洗衣婦娘親攢了大半輩子的錢,好不容易才給兒子求的一枚開光寶器。那是在洛冰河黑暗世界陪伴他畢生的一點溫暖,后期黑化最嚴重的時候也能讓他挽回一點殘存的人性,哪會隨隨便便給人!

明帆又氣又妒,最終還是寧嬰嬰話語里的嗔意讓怒氣占了上風,他邁上前一步,厲聲道:“洛師弟真是好大的架子,連寧嬰嬰師妹要看看你的玉佩都不肯。這樣下去,今后面對強敵,你是不是連施以援手都不肯啦!”

毛線!這兩者之間究竟有個毛線關系啊!

寧嬰嬰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急得跺腳:“他不愿意就算了。師兄你不要欺負他!”

洛冰河現在哪能斗得過明帆?又有一群給明帆當狗腿支使的下級弟子圍堵,不一會兒那枚玉觀音就從他脖子上落到了明帆手中。他舉起來看了一陣,忽然哈哈大笑。

寧嬰嬰奇怪道:“你……你笑什么?”

明帆把那枚玉佩拋到寧嬰嬰手中,得意道:“我還以為是個什么稀世寶貝,才這么巴巴地護著。師妹你猜怎么著?是個西貝貨,哈哈哈哈……”

寧嬰嬰迷茫道:“西貝貨?假的?”

洛冰河的拳頭慢慢攥緊,眼底有暗流涌動,一字一句道:“還給我。”

沈清秋的手指也不由自主輕微地屈伸幾下。

他自然也清楚那玉觀音是假貨,而且是洛冰河最高的怒氣點之一。

當年的洗衣婦省吃儉用,卻因見識短淺,被騙子騙得用高價買下了假貨,傷心欲絕,之后身體也每況愈下,無疑是洛冰河一生都解不開的痛。只有這一點,洛冰河從來不能忍!

作為一個旁觀者,沈清秋真的很想出手,暴揍一頓明帆,把玉佩搶回扔給洛冰河。

而且這樣說不定,明帆就不會徹底得罪洛冰河,日后還能撿回一條小命。

明帆從寧嬰嬰手里又捻起那枚玉佩,狀似嫌棄道:“還給你就還給你,指不定是在哪個地攤上買來的便宜貨,給師妹還怕弄臟了她的手呢。”嘴上這么說著,卻絲毫沒有要還的意思。

洛冰河臉部繃緊,突然雙拳齊出,打在拉住他的幾名低等弟子身上。

被激怒的時候,人的拳腳沒有章法,只憑心中一股怒氣亂打,一開始還唬住了那幾個低等弟子,然而很快就被發現弱的一比,明帆再在上邊招呼:“還愣著干什么?敢對師兄拳腳相向,教教他什么叫長幼尊卑!”立刻都重拾勇氣,圍了上去對著洛冰河痛毆。

寧嬰嬰驚呆了,大叫道:“師兄!你怎么能這樣!你快叫他們停下來,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