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來了!

自從沈清秋從那場莫名其妙的高熱里醒來后,“養病”這些天,岳清源來看望過他好幾次。身為天下第一修仙大派的掌門,擔子上事務不可說不繁雜,卻還能對這個師弟如此上心,沈清秋簡直都要被他感動了。

原裝貨對這樣一個人居然也能翻臉不認人,說下手就下手,可見有多人渣。

岳清源端著他竹舍里奉上來的雪瓷茶盞,眼里滿是殷殷關切之情:“師弟休養了這些日子,身體可好些了?”

沈清秋折扇輕搖,很好地融入在兄友弟恭的同門愛氣氛中:“清秋早已無視,有勞師兄掛心了。”

岳清源:“那算來,師弟也差不多該下山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嗎?”

沈清秋搖扇的手一僵:“下山?”

岳清源奇道:“師弟病了一場,忘記了嗎?不是你之前告訴我,雙湖城那一樁事交由你來處理,作為弟子們的一個歷練機會?”

原來是原裝貨應承下來的麻煩事。

沈清秋正想隨便找個借口推脫過去,他目前還不能把這身靈力和武技適應到收發自如,哪能帶弟子下山歷練!

可他還沒厚著臉皮翻悔說自己其實身體還是不適,耳邊警報提示音,系統冷酷的環繞聲響起:

【初級階段任務發布。地點:雙湖城。任務:完成歷練。請貴方點擊接受。】

原來這就是初級階段任務!看來非去不可了。沈清秋正想問怎么接受,就見到眼前彈出懸浮的任務簡介,下方兩個選項,左邊“接受”,右邊“拒絕”。

他的視線在“接受”上停留了一會兒,選項變成綠色,“叮”的一聲,系統提示:【任務接收成功,請詳細閱讀卷宗,做好準備。祝您馬到成功。】

沈清秋回過神來,對岳清源笑道:“我自然記得,只是這些日子骨頭養得懶了,險些忘了這樁。不日我便動身。”

岳清源點頭道:“若是還有不便,不必勉強。歷練弟子不急于一時,除害的事其實你也不必親自為之。”

沈清秋含笑稱是,內心卻吐槽道:師兄,你……你知不知道,你跟個發布任務的NPC,真的一模一樣啊!

原著有提及過,沈清秋的一切大小雜事都是交給明帆這個心腹處理,這孩子凡是不牽涉到主角時,就會效率和智商都奇高,第二天沈清秋就能出發了。

離開清靜峰之前,沈清秋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身著素白長衫,輕袍緩帶,左腰懸劍,右手執扇,端的是風流修雅。

絕對不會OOC,完美!

長長的百級白石階梯下,山門之旁,就是給沈清秋備的馬車,還有給數名隨行弟子準備的馬匹。

沈清秋:“系統,你逗我呢?好歹這也算個修真世界觀設定,出行為什么不御劍飛天?”

系統高冷地回答:【就算是哈利波特式的魔法世界觀設定,也不是每個巫師出門都騎掃帚的。太高調。】

沈清秋:“你蠻懂的嘛?以前在哈利波特那邊混過業務?”

系統打出了一行大大的【……】懸空符號。

投入運行這么多年以來,有這個閑心跟系統扯蛋套近乎的人,沈清秋還是第一個。

不過,再想想也對,此次下山是為歷練,這些弟子多半年輕資歷淺,還沒找到屬于自己的“劍”。依照蒼穹山派慣例,弟子們的修為到一個階段時,就可以到十二峰中的萬劍峰挑一把合適的“劍”。

說是人挑劍,其實也是劍挑人,如果一個人根本沒什么好天資,卻非要拿一把集天地之靈氣凝結的上品好劍,無異于美女配丑漢,鮮花插牛糞。你想,人家劍還不答應呢。

洛冰河的金手指,就是在他找到屬于自己的那把奇劍“心魔”時開啟的。

沈清秋進了馬車。這馬車外觀大氣而不華麗,內里也寬敞舒坦的很,一只小小的香爐幽幽燃著。坐定之后,頓了頓,覺得有什么不對勁,忽地折扇探出一挑,簾子挑起,他往外一看。

怪不得剛才覺得這個圍著馬車忙前忙后的身影熟悉呢,感情這個被眾人呼來喝去使喚的打雜的就是洛冰河!

恰好洛冰河也把最后一樣東西——沈清秋每次出行必備的白玉棋盤搬上馬車。抬頭見沈清秋神色復雜打量自己,微微一愣,恭敬地叫道:“師尊。”

他之前被沈清秋教訓的傷好得差不多了,臉上淤青全消,雖然年紀尚小,五官還沒長開,卻擋不住眉目之間尚顯稚嫩的清雋俊逸。腰桿筆直,行動間自有一股朗朗之氣,分毫不像在清靜峰上被打壓摧殘多年。

雖然是在坐著搬運的粗活,態度卻一絲不茍,那專注認真的模樣,讓人看了很難不喜歡。

尤其是沈清秋這種本來就對主角有幾分好感的人。他對于殺伐果斷,恩怨分明的主角一向很有好感。

沈清秋定定看了他一會兒,“唔”了一聲,收回折扇,簾子放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