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搞砸惹

吸取了教訓,沈清秋接下來越發小心,一路板著臉,相安無事,總算捱到了雙湖城。

這座城雖不大,卻還算繁華。入城之后在城中首富、也就是主持派人上蒼穹山派求助的陳老爺的宅邸中入住。陳老爺的兩房心愛小妾都慘死剝皮客手下,對沈清秋的到來真是千盼萬盼。

他摸著第三房貌美小妾白玉般的小手,對一行人長吁短嘆、老淚縱橫。

“仙人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呀!我如今分毫不敢讓蝶兒離開我的身邊,生怕她也一不留神,讓那天殺的妖魔鬼怪害死。”

一股濃濃的人物NPC即視感讓沈清秋臉皮抽搐。

他一點兒也不喜歡看六十歲的老頭子和十幾歲的小姑娘在面前卿卿我我!

好在沈清秋是高人,草草見過了之后,很高冷地就進房間去了,只留下明帆和陳老爺寒暄。高人就是有特權,各種高冷旁人還不敢說什么。越高冷越是有敬仰的目光環繞身旁。

寧嬰嬰敲門進來,甜甜地撒嬌:“師尊,音兒要出去集市上轉一轉。師尊要不要來陪我嘛!”

沈清秋正背對著她,擺出一個執卷回眸、完美的知識分子形象,淡淡地道:“音兒若是想出去轉轉,找及各位師兄師弟陪你即可。對付那剝皮客之前,為師還有事情要做。”

她會找誰陪,沈清秋還不清楚么?

沈清秋苦也苦死了。他難道不想出去玩兒?之前悶在清靜峰的竹舍里,日日裝逼格高的文藝師尊,好不容易下一趟山,還要被系統以“初始設定‘沈清秋’喜靜,不愿到人多之地湊熱鬧”為由困在房間里。他連打坐都不想裝了,躺在床上裝了一會兒死,開始認真思考如何對付剝皮客。

根據以往那九次作案總結的規律,剝皮客總是會挑選年輕貌美的女子下手。所以雙湖城中,但凡有女兒、嬌妻、美妾的人家,一到夜里都大門緊閉。饒是這樣也擋不住剝皮客來去自如。

日落之后,明帆進房來向他稟報所探查到的事物。

總算有個人來陪他說說話了。沈清秋寂寞了半天的心總算平衡了:“去過仵作那兒了?”

明帆道:“是。弟子詳細詢問過仵作,也仔細查看過尸體。”他到這里不再說話,面色嚴肅地呈上手中事物。

沈清秋沒有接過來,定睛細看,那是兩疊用朱砂寫就的黃符紙,紙面已經變成腐爛般的黑色。

他點頭道:“這些符紙,你拿去試探尸身的魔氣了?”

明帆道:“師尊慧眼如炬。這些符紙弟子用在了兩處。一處是業已下葬的女子墳墓旁的的泥土,一處是仵作那里尚未入土的尸身。”

連墳墓旁的泥土都被魔氣浸染成這樣,這下可以確認,那剝皮客的身份無疑是魔了。總算是知道自己要對付的是什么。

沈清秋冷哼一聲:“膽敢在蒼穹山派方圓百里之內殘害山下百姓性命,這些魔界宵小自己撞上門來,也怨不得我派弟子替天行道了。”

相信他,他真的一點都不想說這種應付場面的爛俗臺詞。可是不說會OOC!

明帆滿眼崇拜地看著他:“師尊英明!若師尊出手,必能將那魔物一擊拿下,為民除害!”

“……”看來這對師徒,以前都是“你主宰我崇拜”模式,合作的相當愉快嘛。

說真的,沈清秋挺滿意的。從沈清秋的角度來講,明帆這個徒弟真是大大的不錯,雖然是富家少爺,驕縱慣了,可那驕縱勁兒半點也不敢在師父面前顯露,反而惟命是從,畢恭畢敬。

男人嘛,總不會嫌棄旁人對自己敬若神明的。辦事能力也杠杠的,出門遠行路上的打點、食宿安排都是他一手包辦。如果不是遇到主角時會因不可抗力而智商下跌、化身無惡不作的校霸,也是個有為青年的苗子!

而且對于這個最后被洛冰河扔到蟲坑萬蟻噬身而死的炮灰徒弟,沈清秋總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此次下山,是為歷練。不到萬不得已,為師不會出手相助。明帆你身為大弟子,須得謹慎安排,莫要讓那魔物傷到了同門。”

“是!弟子已經設下陣法,只要那魔物……”

明帆還沒說完,一人直闖進門來,打斷了他。

洛冰河臉色蒼白地叫道:“師尊!”

沈清秋心里咯噔一聲,面上卻仍故作冷淡:“何事大呼小叫,如此驚慌。”

洛冰河道:“寧嬰嬰師姐同弟子白天出門去城中集市,傍晚時分,我催促師姐回來,她不肯,不知怎么的轉眼就不見了人影。弟子找了一遍整條街,找不到,就回來求助師尊。”

在這緊要檔口失蹤,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明帆聽了當場沒跳起來:“洛冰河!你……”

沈清秋一揮袖子,書案上的茶盞爆開,不但起到了威懾作用而沒有OOC,又及時阻止了明帆作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