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巴掌給個甜棗(修)

機會只有一瞬間!沈清秋瞳孔驟縮!

就在那一掌即將落下之時,鬼使神差地,一根房梁斷了……

如果沈清秋現在還是《狂傲仙魔途》的讀者,看到這里,他絕對要摔手機大罵狗血。

系統已經表態了,萬年不破的鐵性規則,就是主角不死。也就是說,一旦威脅到主角性命,就會觸發死亡flag!

沈清秋故意唆使蝶兒去攻擊洛冰河,就是為了利用這一規則,借刀殺人。雖然這樣做很不厚道,可洛冰河根本不會受到威脅,而且如果不這么做,弄不好沈清秋就要直接在這里交待了。而在這里坑一把洛冰河,把目光放長遠,今后還有機會刷會好感度。

可是。

向天打飛機菊苣你把讀者的智商當什么!好端端的一座美輪美奐的新宅子,怎么會房梁突然塌了!

就算要讓主角死里逃生,這轉的也太生硬了,差評!

那根幾乎是全新的房梁不偏不倚,剛好砸中蝶兒,把它整個人幾乎拍扁在地上,爬不起來。而且還連帶砸歪了綁住洛冰河和寧嬰嬰的柱子。

寧嬰嬰剛才已經嚇暈過去,洛冰河一陣掙扎,莫名其妙的就松綁了。反倒是沈清秋還被捆仙索栓在地上,看著洛冰河愣在撲街的蝶兒旁邊,一陣沉默……

就這么……完事了?

他剛這么想,蝶兒就掀翻了那根房梁,一躍而起。

他暴怒道;“沈清秋!蒼穹山派的人果然卑鄙無恥工于心計!你剛才使了什么妖孽法子,這樣在背后陷害我?”

沈清秋真是無辜的很。這不關他的事,真的。最大的罪魁禍首應該是洛冰河。

蝶兒不依不饒道:“你果然在故意騙我,想引開我的注意,好偷襲我。不然為什么好端端地這根房梁會砸下來,還剛好砸中我?”

你也注意到其中的不合理之處了嘛,這不是智商還有救嗎。沈清秋有點欣慰。

蝶兒冷笑道:“你以為這樣就能制住我了?做夢。捆仙索除非用仙家寶劍才能斬斷,用普通的方法你別想掙開。”

……剛表揚了你你就又犯傻。放開敵人的方法不要說出來啊親!

還有你是怕我看不到你把修雅劍放在哪里了嗎?還特地把它從斗篷的腰間露出來拍了拍!

沈清秋實在忍不住了,抽空和系統交流一下:“那啥……我就問問,所有的反派,都是走這個路子的嗎?”

系統道:【為了保證貴方能順利通過初級階段任務,開啟簡單模式后,反派的智商設定在平均水準以下。】

沈清秋大力點贊:“謝了哈。要我說你們這個簡單模式的設計真的太人性化了,好評好評。”

蝶兒咬牙切齒道:“這次無論你再說什么我都不會聽了!受死吧沈清秋!”

沈清秋叫道:“最后一句!”

在簡單模式的威力下,蝶兒果然停住了:“你還有什么遺言?”

沈清秋想了想,問道:“跟六十歲老頭子睡覺的滋味如何?”

“……”趁蝶兒氣到臉色扭曲、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后方的洛冰河突然一撲而上!

他奪下了蝶兒佩在腰間的修雅劍,拔劍出鞘,滿室澄然雪光。

銀影劃過,沈清秋身上的捆仙索齊齊斷開。

只怪蝶兒這個小Boss的智商在簡單模式下沒有達到平均值,洛冰河一個活人站在他身后,他直接當是死的。

蝶兒驚叫:“這不可能——”

夠了!我是不聽派!接下來Boss死前的例行臺詞我不想聽!沈清秋嘴角抽了抽,一股腦把靈力都凝聚在右手,一掌擊出,拍在蝶兒胸口。后者頓時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橫飛出去。

這是沈清秋第一次動手“殺人”。可是他一點也沒有手軟。

因為第一,這是一本書;第二,這是殺人無數的妖魔;第三,他不動手死的就是自己。

沈清秋看了一眼“蝶兒”四肢曲折、七竅流血的慘狀,轉過頭,用上面那三條理由刷了滿腦的彈幕,給自己洗腦。

洛冰河尚顯稚氣的臉微微發白。

沈清秋強作鎮定,緩緩站直了,平心收氣,擺好姿勢,轉向洛冰河:“第一次看到‘除魔衛道’,嚇到了?”

頓了頓,他接著道:“如果要‘衛’,就一定要‘除’。”

洛冰河咬了咬牙,脫口而出:“剛才……”

沈清秋道:“你想問,如果剛才房梁沒有忽然塌下來,為師到底打算怎么辦?”

沈清秋啞巴吃黃連,他真的很想告訴洛冰河,你放心,你絕對不會死的,房梁肯定會塌下來的。可是他能嗎?!

他只能故作高深莫測道:“你這可算是在責難為師?”

洛冰河搖頭,神色誠懇道:“不。若能為師尊付出性命,于弟子而言乃是榮幸。”

……沈清秋被他的白蓮花程度震驚到了!

沈清秋想了想,選擇了一個比較曖昧的說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