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感度怎么刷

他的錘子已經被沈清秋繳了,難不成這是想用身軀壓死洛冰河?

可看見他那張開雙臂,仿佛要給洛冰河來一個擁抱的姿勢,沈清秋腦子里忽然閃電般轉過幾道彎,流出一身冷汗!

我次奧次奧次奧次奧次奧次奧!他身上還穿著毒刺甲!

這一剎那,沈清秋完全忘記了洛冰河的金身不破不死定律。千鈞一發之際,他下意識再一次擋了過去。

修雅劍出鞘,劍光雪亮,直刺入天錘長老的沉重身軀。但他憑著一身蠻力和狠勁,被刺穿個窟窿也不后退,反而大喜過望,猛地前沖,硬生生讓修雅劍從自己后背穿了出來,帶著滿臉猙獰的笑意,改撲向沈清秋。

沈清秋當機立斷,立馬撒手,可惜已經晚了。

右手傳來陣陣刺痛,他頓時從心涼到了腳底。

天錘倒在地上,呸的吐出一口血,狂笑道:“沈清秋給我陪葬,哈哈哈哈。值!值了!”

“師尊!”洛冰河猛地捉住沈清秋的右手,眼眶都急紅了:“師尊你……被刺中了?!”

沈清秋掙開他的手道:“沒事。沒刺中。別聽他危言聳聽。”說著低頭瞅了一眼,心頭又是一串麻溜兒的草草草草草彈幕刷過。

從手背到手臂,一排排的小針眼!已經開始發紅了!

幸好他沒有密集恐懼癥。反倒是洛冰河看見了以后,臉全白了。

有誰能聽到沈清秋心中的驚濤駭浪:媽蛋第幾次被主角坑了!都說了他不會死啊不會死!你特么上趕著救他干什么啊草草草!

天錘長老總算拉了個墊背的,還是重量級的墊背的,一點也不沮喪了,得意道:“老夫從不危言聳聽。這毒說了無解就是無解。沈峰主,安心等死吧!”

劍光一閃,洛冰河抽出修雅劍抵到他脖子上,動作迅捷無倫,沈清秋險些沒看清。

洛冰河這時跟換了個人似的,怒道:“不可能!一定有辦法,不交出解藥,”

紗華鈴突然道:“這位小公子,天錘的確沒有騙你。這毒叫做‘無可解’。對于人族來說,確實無藥可解。他左右都是要死,又怎么會怕你用死來威脅他呢?”

“無可解”!

這輩子就沒聽過比這更不用心的毒藥名字了!

雖然看過原作早就知道有這么種奇毒,但還是無法阻止沈清秋吐槽向天打飛機菊苣取名字的實用主義風格!

紗華鈴目光閃動,明顯看形勢大變,又在打不懷好意的主意。沈清秋怎么會不清楚她這角色的尿性,一邊運起靈力壓下右手不斷傳來的陣痛和抽搐感,一邊唇帶微笑,故作輕松道:“話雖這么說不錯,可紗姑娘是不是忘了,我已得道多年?金丹中期,究竟還算不算凡人呢?”

紗華鈴神情一變,然而,又很快定了神,嬌笑道:“是不是凡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個法子,可以判定沈前輩到底中毒沒有。中了‘無可解’的人,會從傷口處開始,隔絕靈力流通,慢慢波及全身,最后不光靈氣,連血液也凝結滯澀。請沈前輩用右手使一記靈力暴擊,就能見分曉了。”

靈力暴擊,顧名思義,就是把大股的靈力運集于一點,然后猛地爆發,利用靈力波的劇烈震蕩產生攻擊效果。效果類似于扣下扳機、子彈出膛,或者手里扔了個雷管出去,具體如何依發力者的修為而定。

沈清秋私底下試過,他能達到扔出個手榴彈這種程度,可現在,他的右手就像精密機器人被拆掉電路的一部分,勉強使得上力氣,但靈力流動完全被阻隔。

媽蛋勞資不會就這么給廢了吧!

洛冰河聽到了“無可解”的描述,嘴唇顫了顫。

這一刻,沈清秋往日待他的不好,都從他心里被抹消了。

他清清楚楚的,只有師尊被魔族害到可能功力盡廢,甚至喪命!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他……

沈清秋見他神色變幻,隨手摸了摸他的腦袋:“不必擔心。”

沈清秋一抬眼睛,詭譎地笑道:“使一使倒也無妨。只是不能白白使。紗姑娘你今日大鬧穹頂峰,沈某一直忍到方才。現在我改主意了,總不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那我蒼穹山派豈不被人恥笑?不如我們對擊一掌,定下生死約,無論誰有任何損傷,都是其咎由自取,后果如何,都一概不得追究。如何?”

他現在不能示弱!

整座穹頂峰上,現在就只靠著他這個長輩撐著了。一旦他倒下去了,依紗華鈴的狠辣,輕則后果是魔族把穹頂殿拆掉,扛著招牌和山門回魔界,從此門派聲譽大跌;重則屠山!

不要懷疑,這女人絕對真的干的出來這種事。

倒不如鋌而走險,賭上一把!

沈清秋卻沒注意到,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沒有把身邊這些或焦急、或堅定、或憤怒、或彷徨的弟子們,當做是書中寥寥數語描寫出來的群眾角色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