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能別這么惡俗嗎

昏迷之后不知睡了多久,沈清秋才要死不活地醒過來。

睜眼看見頭頂親切熟悉的純白紗幔,就知道是在清靜峰他的清靜舍里。魔族騷亂應該已經被平定了。他吸了口氣,想伸個懶腰,忽然發現房門一開,進來一個人。

明帆端著一個盤子,看見他醒了,盤子往桌上一扔,就嚎開了。

“師父你可算醒了!”

還有一人站在門外。洛冰河站在門口,似乎想進來,卻欲行又止。

明帆嚎了一陣,回頭看見他,呵斥道:“你怎么還站在這里?”又對沈清秋道:“不知道這小子犯了什么病,非要杵在這里,像根棍子似的,不知道師尊看了你就心煩嗎?攆他也不走。”

沈清秋弱弱一擺手:“……無妨。隨他。”

明帆道:“百戰峰的柳師叔說您醒了就告訴他,我、我這就叫柳師叔、木師伯和掌門去!”說完一咕嚕爬起來往門外沖去。

看來自己這一覺真是睡了很久……岳清源已經回到蒼穹山派了。至于“木師伯”,說的必然是千草峰的木清芳。千草峰擅藥,精于醫術,那是必須到場的。

洛冰河讓開路,見他走遠了,還不肯離去,只定定望著屋內。

沈清秋慢慢坐直了,道:“可是有話要說?那便進來。”

洛冰河依言走進屋來,忽然在他床前撲通一聲,跪下了。

沈清秋:“……!!!”

系統你等下?怎么回事?我只是睡了一覺而已,為什么醒來就變這種模式了?我到底睡了多久?現在已經是十年后了嗎?

洛冰河跪下后,抬起頭,目光炙熱且愧疚:“請師尊原諒弟子以往的愚昧無知。”

愚昧無知這四個字,跟誰放到一起都不能和洛冰河放到一起啊?

“弟子原先只以為,師尊并不十分關心自己。直到第三場比試之后,我才明白師尊往日的苦心。”

沈清秋:不不不,原先你那師尊是真的不關心你,他巴不得你死,真的……不過,你到底明白了我的什么苦心?你倒是說說看,我自己也很好奇!

洛冰河卻偏不接著說下去了,只認真地道:“從今往后,弟子一定盡心盡責服飾師尊,唯師尊命是從。”

沈清秋神色復雜地看著他。

這孩子此刻的心性,真的是……好純良啊!

救了他一回,以前的打罵凌虐全都忘光啦?!

這樣下去,他今后還能狠的下黑手,把他打入無間深淵嗎。

沈清秋默然片刻,道:“你明白就好。你先起來吧。”

雖然他一點都不明白,洛冰河你究竟領悟了啥啊?

見洛冰河慢慢站起身,卻仍不肯離去,反而略見忸怩,似乎有什么話想說。沈清秋問道:“還有什么事嗎?”

洛冰河道:“師尊睡了許多天,剛剛醒來,不知是否有胃口?”

沈清秋剛剛才注意到已經餓得前心貼后背,一聽有吃的眼睛發綠,忙道:“很有。你端上來吧。”

洛冰河立刻跑去廚房,他這幾日每隔一時辰就重做一道粥,總算是派上用場了。還冒著熱氣的粥端上了桌,洛冰河扶著沈清秋從床上坐起。殷勤到另人發指,就差沒喂到沈清秋嘴里去了。沈清秋小臂上冒出了一點雞皮疙瘩,自己拿過勺子吃了幾口,見洛冰河還站在床邊,巴巴地望著他。

沈清秋想了想,恍然大悟,淡淡地道:“味道不錯。”

其實味道豈止是不錯,沈清秋簡直都有點淚流滿面的感覺了。

清靜峰這一脈一聽就是走清新寡淡風的,連廚子的風格都是這個路線,吃了這么久沈清秋嘴里都要淡出鳥來。而手里這一碗雖然也是粥,不過也許是調料或者手法問題,跟以往那種清湯寡水的粥不是一個等級的。

雪白的粥米,細碎的蔥花,鮮美的肉沫,還有恰到好處的姜絲兒,比原來世界里沈垣自家大師傅做的也不差多少!

洛冰河聽他夸贊,眼睛頓時亮晶晶的,道:“師尊若是喜歡,弟子每日都給師尊變著花樣做如何?”

沈清秋當場嗆了一下。

洛冰河忙給他拍背。沈清秋擺手說沒事。他只是有點驚悚。

洛冰河的好廚藝是把妹的一大殺器,真沒想到他竟有此殊榮,吃到了原作中屈指可數的幾位重點后宮妹子才吃得到嘴的“洛冰河の料理”。

更驚悚的是那句臺詞啊臺詞。這句“每日都給你變著花樣做(飯)”,不是洛冰河把幾位大小姐哄得心花怒放甘愿入后宮時用的嗎?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哈!

見沈清秋表情詭異,洛冰河似乎略有不安,問:“師尊不喜歡嗎?”

沈清秋想了想,管他的,白給我做我還不要就是傻叉,說起來掛逼男主給我當免費廚子,說出去也是值得炫耀的資本!

當下和顏悅色道:“為師很是喜歡。那今后這些就交給你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