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如此多嬌

然而這是夢魔的幻境,他最擅長利用人心深處的情緒,喚起他們最原始的恐懼或者憤怒、痛苦,擊潰心理防線。(號稱)數百年來還沒有一個人能從中掙脫。

沈清秋一直想吐槽原作設定的這一點,既然說的這么牛掰,卻被洛冰河和寧嬰嬰兩個半大的毛孩子拉拉扯扯苦情一番就破解了,向天打飛機菊苣,不要太不給魔族前輩面子啊!

洛冰河突然沖上前方,似乎想把圍毆年幼自己的流浪兒們打開,可他的拳頭虛虛地穿過他們的身體,根本無法擊散幻象。拳腳依然如落雨般擊打在那小小的身體上。

沈清秋及時截住了洛冰河的拳頭,穩住他的身體,冷靜地道:“看到了嗎?你碰不到他們。這只是夢魔的陷阱。”

如果是開掛后的洛冰河,一萬個夢魔加起來在他眼里也不過是不入流的小小伎倆,可是現在的洛冰河,體內的魔族血脈尚未覺醒,已經深陷在灰暗的記憶與夢境之中。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他的無能為力。

忽然,兩人所在的小巷景象一陣扭曲,幻化成了另一處場景。

沈清秋心道不好,措手不及二連殺!

這是一座破敗的小屋,屋子里只有一張床,一張歪歪扭扭的小桌,桌上一盞昏暗的油燈,一個小板凳。

床上躺著一名憔悴的老婦人,勉力想撐著身子坐起來,卻始終不得力。門外沖進來一個小小的身影,只十歲出頭、面容稚嫩的洛冰河扶著婦人,脖子上還帶著那枚玉佩,急道:“娘親,你怎么又要起來。不是說你休息就好嗎?”

婦人咳嗽道:“躺著也沒什么起色,倒不如起床來把衣服給洗了。”

小洛冰河道:“我已經幫娘把活都干了,娘躺著等我給你熬好藥。吃了藥,身子好了,再干活。”

沈清秋早就知道有這一段情節,可當它真正在眼前上演時,卻無法無動于衷。

那婦人面色灰敗,早已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她笑著摸了摸洛冰河的頭頂:“冰河真乖。”

小洛冰河揚起臉,強顏歡笑道:“娘想吃點什么?”

婦人道:“現在是越來越沒胃口啦。上次咱們家少爺倒的那個白色的粥,倒是有點想嘗嘗,也不知道廚房還有沒有剩的。”

小洛冰河用力點頭道:“我去給娘親問問!”

“問問就成。沒有剩的就隨便弄點別的清淡的湯湯水水,能填肚子就成。”

小洛冰河噠噠噠一陣風一樣地跑出去。那婦人躺了一會兒,又從枕頭下摸出針線,開始做女紅。

屋子里的燈火越來越昏暗。洛冰河神思不清間,伸手想抓住點什么。沈清秋一把拽住他的手,厲聲道:“洛冰河!看清楚,這不是你的娘親,你也再也不是那個任人折辱、無力還擊的孩子了!”

夢魘的殺傷之力,其一在于,受困之人心神越激動,神智受到的創傷就越大。像洛冰河現在這樣,極不穩定,對他的元神有很大危害。

其二,必須要謹記,絕對不能攻擊你夢境中出現的“人物”。

所有的“人”,都是夢境宿主自身的意識和心神化成的,一旦你攻擊他們,其實也就是在攻擊你自己的大腦。有許多人因不明此點,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出手攻擊了在夢境中傷害過自己的“人”,從此陷入長眠。

照目前的情況看,如果洛冰河陷入長眠,沈清秋也要跟著一起被困在他的夢里面。

四周景色變幻莫測。忽而幻化成小洛冰河求衣著華貴的小公子賞他義母一碗粥吃;忽而幻化成剛入清靜峰時,眾師兄對他的排擠和刁難,小小的身影吃力地揮舞著生銹的斧頭,扛著水桶在長長的階梯上越走越慢;唯一的寶貝玉佩被搶走,再也找不到……

錯亂的一幕幕接連不斷地堆積起來。洛冰河此刻除了這些零散的畫面和回憶,什么都看不到聽不清,唯有那些時刻的憤恨、絕望、痛苦、無助、狂怒,這時一股腦炸成一團,在胸口和腦子里翻騰不息。

這個夢魘,就是這個少年短短十幾年人生中的坎坷和傷口大集合,洛冰河已經完全陷入其中了!他氣息極度不穩,兩眼不正常地發紅。

沈清秋覺得,站在他身邊真的很危險!

唯一破解夢魘襲擊的辦法,就是化解自己意識中的心結,夢魘就會不攻自破。洛冰河拳頭緊攥,指骨喀喀作響,若有若無的靈力流竄在周身。

沈清秋看出他的攻擊欲在不斷增強,厲聲道:“定心!不要對幻象出手,即便打中了也只會傷到你自己!”

可洛冰河已經完全聽不進去他的話了。他右手一抬,一道凌厲的暴擊從掌中飛出,直削幻象里肆意狂笑的幾人!

沈清秋心里哀叫一聲,再怎么痛苦,身體還是很識時務地搶了上去,擋在幻象之前,生生擋下了這一記暴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