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黑了黑了黑了!

加戲敢不敢給派盒飯啊魂淡!?

背著主角又臭又長的臺詞,拿著龍套又干又薄的工資。剝削勞工有木有!

出于私心,沈清秋勉力抬手,摸了摸洛冰河的頭。本來目光倔強洛冰河愣住了,仿佛被一抔清泉澆熄了隱隱竄動的怒意。

沈清秋笑著說:“不過,也不用太在意。如果你沒法變強,我會守在你身邊保護你啊。”

真要讓洛冰河成為日后那個縱橫仙魔人三界的滔天大BOSS,倒不如他一直是這么一朵楚楚可憐的小白花,沈清秋完全不介意把他帶在身邊照顧一輩子。

他的想法是如此的單純,落到別人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洛冰河已經完全呆住了。

從來沒有人,對他許過這么直白又熱切的承諾。

天下雖大,又有幾個人能說出,你不必要變強啊,有我在,自然不會讓你受欺負就是了?

而且不是空話。沈清秋說做得到,就做得到。他已經數次用行動證明了,他寧可自己重創,也不愿意讓洛冰河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傷。

而且,這句話中的愛徒之意似乎太過了,最初那陣洶涌的暖潮略略平息后,洛冰河的臉迅速爬上一陣辣辣的熱感。

沈清秋咳了一陣,痛苦地發現在夢境中咳不出血來,擰了擰他的手臂:“好啦。先扶我起來”

洛冰河覺得手腕上被擰過的地方不痛不癢,忽的爬過一縷酥酥的麻感,立刻覺察到心緒越矩,心底罵了自己幾句,都這時候了想些有的沒的,真是對師尊大不敬。忙整頓心思,依言而行。

忽然,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那蒼老聲音“咦”了一聲,奇道:“小子居然能沖破老夫的結界,不簡單。”

那聲音仿佛是從山谷里傳來,自帶回響。而且縈繞在兩人四周,辯不出來從哪個方向發出的。沈清秋心花怒放:這一關的BOSS終于出現啦!就是說友情出演完畢,他可以下班啦!快快快BOSS快把主角領走!

洛冰河扶著沈清秋沒有起身,目光中閃過一絲警覺。夢魔在沈清秋受傷之時出現,情況可說是大大的不利。他打定主意,如果夢魔要下殺手,即便力量綿薄,也要全力拖住對方,爭取為師尊爭取一線生機。

他下這個決心不過一瞬間,那聲音又說道:“你且過來,讓老夫看看,是怎樣的少年英雄,才有這樣的本事。”

洛冰河看著沈清秋。師長未曾發話,弟子不應擅作主張。沈清秋心情不錯,還有心思逗逗他:“人家問的是你這位少年英雄,答個話?”

洛冰河漲紅了臉,轉身朗聲道:“破除前輩結界,全仰仗我師尊之力。少年英雄絕不敢當。”

那聲音哼了一聲,似乎甚為不屑。

沈清秋知道他為什么要哼。這里是洛冰河的夢境,只能依靠他自身的力量。他雖然替洛冰河擋了一記攻擊,可最后還是要靠洛冰河迅速清明了神智,才能破除結界。

不過沈清秋也懶得解釋了,他對接下來會是怎樣的發展爛熟于心,他問道:“閣下可是夢魔前輩?”

那聲音道:“老夫讓小子你過來,卻不想讓這個蒼穹山派的凡修也過來,就讓他先睡上一覺吧。”

果然,和原作寧嬰嬰在時的情況一模一樣,除了洛冰河以外的人,都會被夢魔揮退。

沈清秋一陣頭疼,沉沉倒下。

洛冰河大驚,忙扶住他,喚道:“師尊?”

夢魔道:“不必擔心。老夫只是送他進入了夢中夢,睡得更沉了而已。你,快過來!”這次,倒是能聽出,聲音是從西方一處黝黑的山洞里傳來的。

洛冰河喚不醒沈清秋,將他輕輕平放在地上,轉向那聲音來處道:“我師尊稱您一聲前輩,我自是更要對您以禮相待,希望您也能不為難師尊。”

夢魔嘿嘿笑道:“小子,我看了你的記憶,你這個師父對你也不算好,為什么不讓我干脆把他除掉?我這可是在幫你啊。”

他看的多半是以往的原裝貨沈清秋和洛冰河相處的記憶。那些記憶也的確占大多數就是了……

洛冰河搖搖頭:“師尊并不是前輩你想的那樣。再怎么說,師尊也是師尊,他如何對我都可以,做弟子的卻不能不敬。”

如果這時候沈清秋還能聽到,他必要在心中咆哮:洛哥,希望你今后黑化的時候也能記住自己說過的話啊!

夢魔哼道:“迂腐!人界正道,都是這么個虛偽德性。管他師不師,尊不尊。但凡旁人欺我害我,就該殺了!他明知你修為不足以應付天錘,卻還派你上場,是何居心,你難道看不明白?”

洛冰河淡淡地道:“那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夠贏。師尊卻相信我,不但給我機會,還在比試途中鼓勵我。最后,我也確實贏了。”

還有一句話,他只在心里默默地對自己說:師尊為救我,替我擋了兩次攻擊。他待我,是真心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