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大法好!

洛冰河道:“寄生于旁人夢境,如果時常更換宿主,元神會在騰轉流離間被折損削弱,但如果能長期寄居在一名固定宿主身上,則可養精蓄銳,穩固元神。”

他頓了頓,道:“夢魔前輩莫非已大限將至,才不得已要挑我作為宿主來培養?”

夢魔被他說穿,既不抵賴也不惱怒,反而大大方方承認了:“不錯!沒想到你這小子居然也博聞強識,還知道這一點。”

洛冰河不打算告訴他剛才一席話都是他瞎猜的。

夢魔見他神色淡定,琢磨不出這小子心思如何,接著說道:“不過你也不要以為老夫的宿主就非你不可了。魔族天賦異稟者千千萬,哪一個不跪下來求此殊榮!倒是你,可要好好掂量掂量,能不能錯過這個機會了。”

其實這些年來他的元神日漸衰頹,本來寄居于魔器之中,呆的好好的,靜修個百八十年就又生龍活虎了,偏偏不明真相的紗華鈴稀里糊涂就把魔器當做武器投放到洛冰河身上,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尋找下一個宿主了。

可絕路之中,居然發現新寄居的這小子體內和神識里都潛藏著一股若有若無強大力量,狂喜不已,哪能就這么放過?

他已打定主意,不管洛冰河怎么嚴詞拒絕,他軟磨硬泡威逼利誘,用盡各種手段也要說服他向自己修習魔族術法,讓肉身和神識更適合他的寄居。

夢魔道:“老夫給你時間,仔細想清楚了。否則,把你和你師尊的神識永遠困在夢境中,這點老夫還做得到!”

洛冰河驀地抬頭,那一瞬間,夢魔被這個少年眼里一閃而過的寒光震懾住了。

洛冰河方才的平和謙順全無,聲音冰冷:“你現在是在和我談條件,無論說什么都可以。但倘若傷及師尊,我定不饒你!”

夢魔怔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震驚于自己剛才居然被一個小小人界凡修的氣勢所懾的事實。他縱橫三界百年,就算是當初肉身損毀的那艱苦一戰,也不曾在氣勢上為人所壓。

他當然不會知道,這種氣勢,叫做(主角專屬的)王霸之氣!

山洞中突然爆發出一陣哈哈大笑。

“你這小子,當真有意思!”

那蒼老的聲音說完這句后,洛冰河頓時覺得四肢沉重起來,四周景物天旋地轉,陷入黑暗。

洛冰河從柴房中醒來,警覺出了一身的冷汗,背心都濕透了。

與此同時,沈清秋也頭暈目眩地從床上坐起了身體。

劇烈地喘了幾十口氣,他才終于緩了口氣。

簡直慘絕人寰!

憑什么!原作里寧嬰嬰也是被夢魔扔進夢中夢去了,憑什么給她織的夢就是童年的溫馨回憶,爹爹媽媽給摘花花騎馬馬之類的,憑什么輪到他了就是先被拳頭大的食人蜂包圍、再在狹窄的墓道里面狂奔、身后緊追著巨大的火球!

最可怕的是夢中夢的最后,夢魔還給他織出了他最害怕的東西!

陰暗潮濕的地牢中,他被一只圓環吊著腰,懸在半空,感覺不到四肢的存在。張口發不出聲音,無助地嗬嗬嘶叫。渾身上下都火辣辣地疼。

不知道在夢中過了多久,地牢外才傳來石門開啟的響動。不急不緩的腳步漸行漸近,一道人影投射在前方地面上。

墨黑的袍腳用銀線繡著華美而簡約的紋飾。從那人身上傳來的冰冷的威壓,比地牢中密不透風的黑暗更令人喘不過氣。

沈清秋看不清那個人的臉。但他很清楚那個人是誰!

夢魔不愧是魔族傳說中的人物,這個夢境做得實在太真實了。連空氣中濕潤的腐臭味都仿佛還在他鼻尖,令人作嘔。

沈清秋勉強坐了一會兒,真的翻滾下床,開始嘔了。

叮咚。系統好死不死這時候彈出提示:【恭喜貴方完成“夢魔的結界”劇情線!系統獎勵爽度500!請再接再勵!】

沈清秋爆發了:“麻痹的你威脅要扣爽度的時候怎么不也設500?罰多獎少真的好么?而且我多走了一個夢中夢的劇情線,這個你為什么不算額外的工資給我?系統你別裝死,我們來簽一個新合同!”

這時,有人一陣風一樣闖開竹舍的門沖了進來。

“師尊!”

一聽到這聲就知道是誰了。沈清秋痛苦地翻了個白眼。他現在實在不想看到這位的臉啊!已經有陰影了!

果然,洛冰河已經撲倒他身邊,緊張萬分地問:“師尊,您怎么樣?可有不適的地方?”

其實還好!如果您能離我遠一點的話就更好了洛哥!

沈清秋有氣無力地別開臉,自己站起來:“為師一切安好……”

洛冰河本來想扶他,卻被自然而然地推開了手,不由愣住了。

沈清秋卻沒注意他這些小情緒,整了整衣物,確認只穿著中衣也無損形象之后,問道:“那夢魔后來為難你沒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