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煩惱

他立刻折返:“師尊還有什么吩咐?”

沈清秋道:“房間在那邊,你走反方向做什么?”

無論是弟子們休息的竹舍還是柴房,都是出門左拐,洛冰河卻直接往右拐了。

洛冰河道:“弟子想去廚房,先把師尊明日的早飯備好。”

沈清秋有點為難起來。

他是真想吃洛冰河做的早飯,可大半夜的讓一孩子不睡覺給自己做飯,簡直就像灰姑娘和他后母……怎么聽怎么不人道。

最終,良知戰勝了口腹之欲。他咳了一下:“胡鬧。三更半夜的做什么飯。回去睡覺。”

洛冰河知道他擔心自己休息不好,笑著應了,卻仍沒休息的打算,準備待會兒再偷偷到廚房去琢磨。

沈清秋本想問他,是不是還睡在柴房,可想想,少年人總是有點自尊的,直接問出來,面上多不好看。況且,就算讓洛冰河去睡弟子們的房間,旁人也只會在明帆的授意下排擠他,感覺怪可憐的。

沈清秋略一思忖,道:“你明天收拾一下東西,到我這邊來。”

洛冰河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師尊?”

沈清秋道:“我這竹舍外面還有一間偏室,從明日起你就搬到里面來住吧。”

住得近一點的話,今后想給他做早飯、打掃房間什么的也更方便嘛……沈清秋覺得自己的自我調整能力有點屌破天際,剛才還對洛冰河的臉有嚴重陰影,現在又敢暗搓搓地謀劃著讓主角大大給他端茶送水洗衣疊被。這樣真的好嗎?!

他正胡思亂想,沒注意到對方的反應,突然,洛冰河一個虎撲,結結實實地抱住了他。

沈清秋猝不及防,先是嚇了一跳,然后老臉一紅。

有生之年終于被人熊抱一次結果不是溫香軟玉的妹子是個王霸之氣的少年啊啊啊——

洛冰河似是開心極了,摟著他的脖子不肯撒手,一直在他耳邊叫:“師父!師父!”

沈清秋那手不知道該往哪里放,糾結好一會兒,還是放到了洛冰河頭上,摸了摸順了順毛:“好了。也不害臊,這么大人了,又不是十歲的小孩子,像什么樣子?”

本來洛冰河還沒怎么在意,被他這么一說,忽然不好意思起來。要不是一時歡喜之情激蕩,他哪里敢這么對平時高高在上的師尊啊。連忙戀戀不舍把自己從沈清秋身上扒下來,滿臉通紅:“是、弟子逾越了。”

求抱抱這種事,十歲以下的小孩子來做是萌萌噠,十五歲的洛冰河來做……還是萌萌噠!

長了一張青蔥粉嫩的小帥哥胚子臉無論做什么都是萌萌噠!

洛冰河手足無措了一會兒,原本有些心慌意亂,可猛然注意到,沈清秋臉色不太好。

即便是仙功護體,可有舊傷和中毒在先,緊接著又因為他而被卷入夢魔的夢境,沒休息好,仍是扛不住,模樣自然是有幾分憔悴。洛冰河不敢再耽誤沈清秋休息,依依告退。還是沒回柴房,這次特地繞了一通,去到廚房。

他下定決心: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必須很重視師尊的飲食調養了!

洛冰河前腳剛踏出房門,后腳系統提示就來了。

【主角爽度+50!】

沈清秋莫名其妙。

怎么又加了50?系統延遲?還是系統良心發現,覺得之前給我加的太少了?

算了,困勁上涌,有分加還理他作甚。反正,總不可能是因為抱了一下勞資才加的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沈清秋還沒一覺睡到自然醒,就被陣陣魚米清香的味道饞醒了。竹舍外洛冰河早已精心備好餐點,那香味飄得無數吃慣寡淡飯食的清靜峰弟子們都躲在一旁窺探。

明帆等人氣得恨不得邊窺探邊咬袍子的角,尤其是看到沈清秋坐到了桌邊,慈愛地對洛冰河的手藝和心意大加褒揚,兩人相對笑的一派其樂融融。哀怨值達到了最高點。

太不要臉了!居然使這種奇和諧淫巧計旁門左道來討師尊歡心!

而等到傍晚時分,洛冰河搬到沈清秋的竹舍偏室時,一道晴天霹靂,把清靜峰原先欺負過洛冰河的弟子們劈了個尸橫遍野。

說是“搬”,其實洛冰河只是一條人過去了。因為他本來就沒什么東西。

枕頭?柴房里的稻草捆一捆就能枕。被子?脫下外衣就能蓋了……而這些東西沈清秋自然會給他準備好。

沈清秋一直覺得洛冰河這生活未免太過苦情了,整個一虐童實錄。蒼穹山好歹也是一個修真大派,總不至于人心陰暗到這種地步,物資缺乏到這種地步。

當晚,洛冰河人生中第一次,躺到了正常的床上。

以往,他躺過在冰川上漂流的木盆,睡過陰冷潮濕的地面,喧鬧的街邊,風餐露宿時還躺過山洞。現在睡在一張柔軟又整潔的大床上,覺得渾身輕飄飄的沒有實感。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