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把男主養大了!

沈清秋沉默良久,才把帖子擱扔明帆懷里,讓他下去收好。

明帆窺師尊臉色,不是很好,想到洛冰河那臭小子下山后,師尊對廚房的伙食百般挑剔,這些天都沒怎么好好吃飯,問道:“師尊,要讓弟子準備些小食嗎?”

洛冰河得了夢魔每日在夢境中指導,進步神速。早就可以獨當一面,沈清秋樂的經常把蒼穹山派內部一些瑣碎事務打發給他去處理。再長大一點,下山除魔、助人為樂的任務也都扔給了他。免得他每天在自己身邊晃來晃去。雖然被伺候得舒舒服服,但這孩子不知道是長偏了還是怎么的,黏他黏的有點太厲害了……沈清秋時常也會反省一下,是不是因為自己也對他寵的有些過分。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怕到時候,沒辦法狠下心,把他一掌打下無間深淵啊。

沈清秋真沒胃口,擺手:“不必。你下去吧。”

明帆不敢多說,老老實實下去了。心中淚流滿面,洛冰河這小子這幾年已經完全成了師尊的心頭肉,別人都沒辦法讓師尊喝口粥!

當然他沒考慮到可能是廚藝的問題。

不知過了多久,又有腳步聲靠近。

沈清秋道:“不是說了不用嗎?”

一個青年的聲音略帶委屈道:“弟子千里迢迢從外洲奔波回來,師尊連看都不看一眼,就要拒絕么?”

這聲音溫雅清淩,又不失少年人的活力,沈清秋一聽,差點連人帶椅翻倒在地。他猛一回頭。

十七歲的少年身長玉立,身著白衫,唇角勾起一點笑意,正雙目熠熠瞧著他。

他背上背著一把從萬劍峰得來的寶劍“正陽”。仙劍的名字和此時洛冰河的氣質相得益彰。劍身靈光蘊涵,這雖然也是把極上等的好劍,被洛冰河從巖壁中拔出時,引來了一眾同門的驚呼贊嘆,可是比起真正屬于洛冰河的那把劍,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沈清秋定了定神,笑道:“這次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洛冰河在他旁邊的座位上坐下,穩穩地斟了一盞茶,推到沈清秋手邊:“不是什么棘手的禍患,又想念師尊想念的緊,就馬不停蹄地回來了。”

這話聽起來很有幾分油嘴滑舌,不過洛冰河身為男主角,總有一種再油嘴滑舌的話都能說得誠摯溫潤無比的功力。對此,沈清秋……很受用!

沈清秋拿起那盞茶,喝了一口。上好的雪山香茗,卻沒喝出味道來,說道:“仙盟大會要開始了。”

洛冰河早就知道此事,問道:“可要弟子將清靜峰的參會弟子名單先擬一份,交由師尊過目?”

這些年,這些雜事,或大或小,沈清秋都統統扔給洛冰河去處理。反正洛冰河現在這么乖巧聽話好用,做事又周到縝密,沈清秋實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為什么非要自己做……做最終決策之前,洛冰河總是會自覺請沈清秋過目一遍,看看有什么不穩妥的。沈清秋總是想說,其實你不必再給我檢查一遍啊,真的,你辦事能力比我強多了!

沈清秋道:“擬好之后直接上報給掌門師兄就好了。”

洛冰河點了點頭,還想說點什么,卻忽然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

今日的沈清秋,似乎格外留意他,忍不住笑道:“師尊為何一直看我?莫非是弟子下山這么多天,師尊也思念徒兒了?”

沈清秋淡淡地道:“我養的,還不許我看了?”

洛冰河笑嘻嘻道:“自然許的。師尊看得可順眼?”

沈清秋呵呵。

靜默片刻,他斟酌著措辭,問道:“冰河。”

洛冰河也覺察到,沈清秋似乎不同尋常,是由重要的話要講,正色道:“是?”

沈清秋盯著他的雙眼,道:“你想變強么?強到無與倫比、天下莫敢爭鋒的地步?”

這個問題,很早之前,洛冰河就有了答案。

他正襟危坐,毫不猶豫,直視回去:“是!”

見他回答得如此決絕,沈清秋心內送了一口氣。又步步緊逼,追問道:“假如在那之前,你要遭受許多痛苦折磨,經歷無數磨難,身心都逼近崩潰,你也要做至高強者?”

洛冰河緩緩道:“苦楚磨難,冰河皆無所畏懼,但求能強到足以守護自己重要的人事!”

沈清秋得到了這個答案,心里總算略略平衡了一些。

是的。洛冰河啊,為了守護你今后左擁右抱如花似玉的三千后宮佳麗,你必須變強才行!

雖然心下仍是不忍,可想到這是身為主角必須經歷的破繭成蝶的過程,沈清秋也不得不調整心態,對即將做出的滅絕人性舉動做好心理準備。

三日后,蒼穹山十二峰各峰弟子參會名單備齊,齊赴大會。

此次仙盟大會的召開場所是一處地勢復雜、起伏延綿數里的山脈,名為絕地谷。

成名的人物自持身份,絕對不會再去參加仙盟大會,和小輩們爭風頭。沒必要也不屑于。因此,十二位峰主和師叔師伯級的人物都不會報名,但是每一脈最多可以挑選十名弟子參會。既然上限有這么多,那自然多多益善。因此到最后裝備齊整,向絕地谷出發的,浩浩蕩蕩居然有一百來號人。這么多人飛天御劍太過高調,所以他們還是車行。一本修真小說,居然一天到晚都騎馬坐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