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程:反派踹男主的正確姿勢 3

沈清秋正被這直截了當的作風震得說不出話,只見漠北君轉身就走!

完成了任務就走……這NPC當得真的徹底干脆,毫不拖泥帶水……從黑暗中來,也從黑暗中去。來的莫名其妙,去的也莫名其妙。不過他本來就是個莫名其妙的角色,哪里洛冰河需要,他就會毫無邏輯地出現在哪里,所以這么安排,也不算牽強。

牽強的,只有沈清秋接下來要面臨的,極其重要的一關。

經歷一場惡戰、半跪在一片殘垣中的洛冰河此刻看起來雙目茫然,卻像隨時會撕碎一切。想象一下,他現在腦袋里,就像是沉寂多年的十二座火山同時噴發,血管里流的都是巖漿。光是想想都痛,連沈清秋也似乎跟著有點痛起來。

系統發出前所未有的尖銳提示:

【警告!關鍵性任務:無間深淵與無盡仇恨,正式開啟!如無法完成,主角爽度-20000!】

等一下。

前天我跟你確認的時候不還說是10000嗎?

這才過了幾天就翻了一倍啦?

系統你媽炸了(#‵′)凸!

沈清秋自己的傷還沒好,顫顫巍巍走到仍處于半發狂狀態的洛冰河身邊,啪啪啪幾巴掌打上他后背,把幾道殘留的靈力拍進他身體里。

你以為這么簡單就會起作用嗎?

洛冰河非但沒清醒過來,他體內的魔氣反而反彈出來,當場逼得沈清秋忍了良久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直到這時,洛冰河才稍稍清醒了些。

師尊……在他面前……

……血……受傷了?

他慢慢從混沌狀態中抽離,能勉強拼奏出一些模糊的字句。那張熟悉的臉也逐漸清晰起來。

沈清秋看他終于目光清明了一些,抹了抹嘴邊的血。

他語氣平和道:“醒了?”

頓了頓,又說道:“醒了的話,我們就可以好好談談了。”

沈清秋道:“洛冰河,你實話實說,你究竟修習魔族邪術多久了?”

這句話一出來,洛冰河仿佛從窒息的高空,猛地墜入徹骨寒潭,想不清醒都沒辦法了。

他看著沈清秋那張冷若冰霜的臉,一顆心直墜下去。

以往沈清秋總會叫他冰河,而不會直接叫名字。

他低聲道:“師尊,弟子可以解釋。”

洛冰河雖然還是個少年,可從來都鎮定從容、少年老成的時候多,這時居然能見到他臉上浮現慌亂的神色,像急著解釋,又不知該從何說起。堂堂男主,淪落至此,沈清秋簡直看不下去,心中不忍,搶著開口呵斥道:“住口!“

話音剛落,他自己都覺得沒把握好,過于嚴厲了。洛冰河也似乎被他嚇到了,像個被打了一巴掌的孩子,懵懵懂懂,漆黑的眼睛就那么愣愣看著他,果然聽話地住口了。

沈清秋狠不下心直視他的眼神,干巴巴念著臺詞:”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兩年前。”

沈清秋沉默不語。他在想這孩子有問必答,如此誠實,真是被嚇壞了。卻不知道,洛冰河自動把他的沉默腦補為“很好。你這孽徒,居然瞞我這么久!”

沈清秋輕聲道:“兩年,怪不得能突飛猛進到這種程度,洛冰河你,不愧為洛冰河,果然天賦異稟。”

其實,這句真的是純粹發自內心的感慨,本來嘛,作為男主,他的確是天賦異稟沒錯……若硬要說有什么意味,那就是羨慕加一丁點點嫉妒的意味。

可在洛冰河聽來,意義卻截然不同。

他一下子跪倒在沈清秋面前。

沈清秋心內嚇CRY。臥槽第一天見你你就要跪我怎么到今天你還要跪我?!男兒膝下有黃金,男主一跪沒了命,老夫真的承受不起!他袖子一揮,喝道:“別跪我!”

洛冰河被他袖中罡風逼退數步,越發六神無主。

自己連對師尊下跪請求原諒的資格也沒有了嗎?

他喃喃道,“可是師尊你說過,人分好歹,魔也分善惡。”

我說過嗎?沈清秋認真想了想。

好像他真的這么說過!

現在翻臉不承認,會不會有些太不要臉了啊?

“你不是普通魔族。”沈清秋語氣平板地敘述道:“你是上古天魔。這一支在人界造就過無數殺戮的族系,一切罪孽都由它們所起,無論如何,也不能和別的魔族相提并論。”

親耳聽到沈清秋這么說出來,打碎希望,洛冰河的眼眶紅了。

他顫聲道:“可你說過的。”

我說過的話多著呢。我當初還把說要閹了沈清秋的高亮紅字刷了幾百層樓呢!

……一點也不好笑。

一向很善于心內吐槽自我調節的沈清秋現在卻怎么也輕松不起來。

他只能再次用那個理由給自己洗腦:洛冰河現在所受的苦楚折磨,都是他日后踏于萬人之上所必須經歷的。

沈清秋猛地抬頭,捏了個劍訣,將修雅劍召回,倒提在手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