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你出來我保證不拆了你

此次仙盟大會,是開辦歷屆以來,損傷最為慘重的一年。

各派參會新秀總計共一千三百一十三人,其中幻花宮折損一百四十人,天一觀折損約九十人,除了未譴一員參會、專心做結界人力柱的昭華寺得以幸免,蒼穹山派在其余三大派中傷亡最輕,只有三十九人。

至于其余的雜門雜派,功力淺薄術法低微的新秀基本都集中在這一塊,更是真正的傷亡重災區。

原本登上金榜是大喜之事,可如今再看,金榜上竟然有將近四分之一的人都在絕地谷中身隕。尤其是高懸榜首的第一名,蒼穹山派清靜峰座下弟子,沈清秋愛徒洛冰河,劍斷人亡,如何不令人心痛。

而這些,還未將事發后入場救援的修士們的折損計算在內。

經此一役,各派可以說是元氣大傷。

清靜峰被送上來一張紅榜。

那張紅榜之上,第一名的“洛冰河”高高在上,金光耀眼。

明帆走近來,稟告道:“師尊,有三千靈石送上來了,該怎么安置?”

三千靈石?哪里來的?沈清秋愣道:“為何突然有這么多靈石送上山來?”

明帆小心翼翼道:“師尊你忘了?仙盟大會上,師尊你押了一千靈石,在……”

沈清秋想起來了。是他押在洛冰河身上的那份注。洛冰河果然爭氣得很,在魔物入侵后大顯身手,直接越過了第一和第二的公儀蕭、柳溟煙,高居榜首,給他翻倍賺了回來。

可不知為什么,當時明明是抱著賺一筆是一筆的心態,現在,他卻有點不知所措了。

以往,這些東西他都是交給洛冰河打點,該整理入庫、還是用來做些別的什么、怎么做,都不用他操心。現在卻輪到明帆問他該怎么處置了。

沈清秋想了想,道:“先收著吧。”

“……”明帆其實還想問詳細些“收哪兒去”,可師尊臉色實在說不上好,沒敢再繼續問下去,心想放進庫里總沒錯,立刻退下。

清靜峰眾弟子一連數日都小心翼翼,盡量避開雷池,生怕觸到師尊一碰就疼的那根弦,都以為過些日子總會有所好轉的,誰知道過了半個多月了,沈清秋看似正在逐漸恢復正常,結果,有一天臨近飯點時,忽然聽見沈清秋在竹舍里叫了兩聲洛冰河的名字。

寧嬰嬰蹬蹬蹬沖進來,把沈清秋嚇了一跳:“做什么?突然闖進屋子來,姑娘家這么風風火火的,像什么樣子。”

寧嬰嬰紅著眼睛,像只小兔子,道:“師尊,你……你想吃什么,我幫你做。”

沈清秋干咳一聲,道:“不必。你出去玩兒吧。”

寧嬰嬰跺腳道:“師尊!就算沒了阿洛,可您……可您還有我們其他的弟子啊。您這樣……失魂落魄的,弟子、弟子們真快要急死了!”

失魂落魄這個詞能用到自己身上,沈清秋真半輩子都沒想過,其實到沈清秋這個修為,吃不吃真沒啥所謂,他就是嘴饞,忽然想吃點心,加上剛好不小心忘了洛冰河已經被他踹下無間深淵去了而已,怎么就被蓋章成“失魂落魄”了?!

沈清秋張張嘴,百口莫辯,見寧嬰嬰急得都快哭了,忙反過來安慰她,信誓旦旦剛才只是說漏嘴,這才消停。

把人哄出去后,沈清秋長長出了一口氣,忽然覺得,這個在書中一直嬌嬌嗲嗲、只會闖禍拖后腿的小姑娘居然成長了不少。

要知道,她可是洛冰河的后宮誒,明明她才是最應該哭天搶地的,結果卻還知道要來安慰師父。

這算不算他的教育小有成效?

總之,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明明是他把小綿羊男主拉扯大了,怎么現在倒好像男主圈養了他一樣。才幾天沒見就整天擺著張死了老公的寡婦臉,嚇唬誰呢!

不對,我呸!沈清秋心里給了自己一嘴巴。

說誰寡婦臉!誰死了老公!這話特么也是能亂說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狗嘴吐不出象牙,該打!

不過,大概洛冰河走了,他真是有點寂寞的吧。尤其是想到,五年之后,重逢之時,曾經的師慈徒孝(……)就要都變成言笑晏晏、殺機暗藏了。

正陽劍殘骸被沈清秋帶回去,胡亂在清靜峰竹舍后刨了個土坑,豎個牌子,立了個劍冢。旁人見他對著空碑出神,以為是思念愛徒,不免唏噓師徒情深,造化弄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唏噓感慨的是劍冢之中,埋葬了那個再也不會回來,和煦如陽的少年。

還有,真正讓他化為一塊風中凌亂的化石的,是系統沉寂數日后,發送的一條滅絕人性的提示消息。

【恭喜!貴方成功完成關鍵任務“傳奇開啟:洛冰河的墜落與再生”。獎勵主角爽度10000.】

沈清秋一聽,大喜:這次蠻有良心的嘛。

然后。

【但同時由于特殊情況,激活新的數值:洛冰河心碎度。由于心碎度過高,主角爽度清零。請再接再厲!】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