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神器作大死(修)

有了公儀蕭指引,三人很快破出幻花宮護宮陣法,找到了目標方位。

原作對日月露華芝生長地點的描述并不多,只是略略提及“那是一處被森濃綠意覆蓋的巖窟”。畢竟這個東西跟男主(與他的后宮們)的關聯不緊,反而安排給洛冰河的對頭用來對付男主的道具之一。為了想起這么點內容,尚清華真是豁出老了命。

而正因如此,沈清秋才敢行動。如果是關系到主線劇情,要給洛冰河練級用的奇花仙草,他才沒那個膽去搶。男主敵人的東西,隨便搶應該沒關系!

跟男主搶資源下場可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那么甜!

縱使具體方位不清楚,好在白露森林雖大,巖窟也就那么一個。

沈清秋打個響指,指尖躍起一簇明黃的火焰。再一彈,火焰晃悠悠甩著尾巴往漆黑潮濕的巖窟深處游去,在前方開路。

剛開始的時候,巖道還能容三人并行,越到后來,越是狹窄,要側著身子才能通過。而且,九曲八彎,繞得仿佛巨獸的腸子。

光線黯淡,連沈清秋化出來那團火焰也忽明忽暗,他多彈了幾團出來,幾枚火球相互追逐著。公儀蕭斷后,尚清華本想在巖窟外面等,被沈清秋提了進來。不知道他害怕還是怎么的,時不時摸一摸沈清秋的胳膊,摸得他一胳膊雞皮疙瘩。

最后,沈清秋終于忍不住了,礙著還有外人在,低聲道:“能別掐我嗎?”

沒有回應。不過沒摸了。沈清秋繼續往前摸索,誰知道尚清華又踢了他小腿一腳。

沈清秋忍不住脫口而出:“靠!”

尚清華的聲音遠遠從后面傳來:“沈——師——兄!你——說——什——么?”

他的聲音在彎彎曲曲的巖道中回蕩,似乎被拉長了不少。

原來不知不覺間,沈清秋越走越快,尚清華又磨磨蹭蹭,連帶堵得最后的公儀蕭也走不快,他已經把另外兩人甩開了好一段距離。

不是尚清華,那剛才一直摸他的人是誰?

或者說,摸他的東西,是什么?

沈清秋猝然止步。

他面無表情拍了拍手臂,企圖拍掉上面的雞皮疙瘩。

幾團火焰還懸在空中,幽幽燃燒。

敵暗,我明。

沈清秋左手一翻,從袖里翻出幾枚符咒,右手緩緩拔出修雅劍。

劍光緩緩升明,無論前方還是后方,都是黑黝黝的巖石,散發著濕漉漉的腥味。

他忽然想起來,剛才小腿上中了的那一下,看感覺似乎不是用腳踢的。反而更像是……頭撞的!

沈清秋猛一低頭,剛好和地面上一張慘白浮腫的臉視線撞個正著!

沈清秋左手符咒投向那張臉,剎那間狹窄的巖道里電光火光炸成一團。他右手本想拔劍,結果空間太小,還沒拔到一半手臂就磕到巖壁上,劍柄也撞了巖石,發出鐺的一聲。

那東西柔軟無骨,像條巨蛇一樣在地上滑行,閃避極快,這么近的距離符咒居然也沒打中,反而比他行動更為靈活。沈清秋拔了兩次才拔出劍來,只遲了一步就看見它嗖嗖掉轉頭爬走。那邊正是尚清華和公儀蕭跟來的方向。他大喝道:“有東西過去了!當心!”

尚清華一聽,立刻回頭道:“少俠,快!我們換位!”做后勤工作的,怎么能夠站在沖鋒陷陣的最前沿!

公儀蕭依言而行,奈何巖道窄的令人發指,側著身體后只留下一拳頭的寬度,他根本過不去。尚清華又聽沈清秋在那邊吼:“地上!看地上!它在地上爬!”再一轉頭,就看見一條蛇人哧溜哧溜滑了過來。

尚清華當機立斷,立刻躺倒!

公儀蕭也從未見過這么詭異的怪物,呆了一下,忽然見尚前輩也趴到了,嚇了一跳,反應過來,說聲:“得罪!”一躍而過……

無論如何難看,后勤和前鋒總算是交換了位置……

沈清秋又叫:“不要拔劍……”那個“劍”字還沒說完,公儀蕭就稀里糊涂拔了劍,結果當然是重蹈覆轍,劍拔到一半,劍柄就撞上了巖壁。

沈清秋提劍趕到,心里叫道:“哎,笨吶!”

公儀蕭好冤枉。

沈清秋其實也清楚,只能說他反應太快,沒聽完喊話就行動了,換誰來都是這個結果。可是,因為以往但凡有偶爾和洛冰河聯手的時候,往往自己話都不用說出口,洛冰河就能心領神會,完美應對,兩者一比較,沈清秋就又想念起那個省心的徒弟了。

這巖道扭扭曲曲,又很是幽暗,極利于那東西的行動,沈清秋又抓了一把符咒,它早就爬得沒影了。

公儀蕭不可思議道:“沈前輩,剛才那個,是否就是之前你們在白露林遇到的魔物?”

沈清秋點頭,道:“就是它。也不知道,兩邊夾擊,這東西是怎么溜走的。”

尚清華面不改色,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道:“貼著我爬過去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