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回歸倒計時(修)

三年轉眼過。

這三年之間,除了時不時有求于柳清歌幫他通脈療毒,拜托木清芳幫他配四味藥材,上清靜峰給弟子們布置一下練級任務,沈清秋大部分時間都在外晃蕩。

上輩子死宅在家,追番打游戲看小說,重生到這里之后,跟電腦相關的娛樂消遣都沒了,他對旅游的興趣就又燃起來了。日子過得悠哉游哉,直到岳清源一封飛書,突然召他回蒼穹山。

這時,他已經好長一段時間鬼影子都見不著,忽然回山,清靜峰弟子們早早就聚在山門之下,迎接師尊。一見到沈清秋慢吞吞從山坡下面爬上來,都呼啦一下圍了過去。

為首的明帆已經是高大的青年,雖然說不上英俊非凡,但好歹不像是少年時期那樣尖嘴猴腮、一看就一張心胸狹窄的死炮灰臉了。寧嬰嬰更是長成了身材妙曼的楚楚少女,也從萬劍峰挑選了屬于自己的仙劍,一見沈清秋就撲過來,摟著他胳膊往登天梯上走。

雖然香噴噴的小姑娘喜歡來摟他,沈清秋可承受不起,尤其是寧嬰嬰發育的不錯,已經不是當初小巧玲瓏的蘿莉了,胸部偶爾會不小心蹭到他,蹭得沈清秋面無表情冷汗直流。

洛冰河的老婆我真的不敢肖想啊!

寧嬰嬰撒嬌道:“師尊你總是不在山上,徒兒們可都想死你了。”

沈清秋慈愛道:“為師也想你……們。”

不對啊。你想的應該是洛冰河,想個人渣反派做什么!

原作的沈清秋和寧嬰嬰有這么親嗎?好像寧嬰嬰長大懂事之后,都只是沈清秋單方面對她垂涎了吧。

而且你作為洛冰河他老婆之一本來難道不是應該一連五年都夜不能寐食不下咽骨瘦如柴肝腸寸斷嗎?

為什么現在一看反而胖了一圈!

弟子們簇擁沈清秋到穹頂峰。岳清源依舊是在殿外迎接,師兄弟二人攜手入殿。

穹頂殿中,十二峰峰首已全部就座,基本上座位后都侍立著一兩名峰主的心腹弟子。只有柳清歌例外。

百戰峰傳統風格就是放羊式教育,各練各的,峰主除了時不時冒個泡回來把一群弟子暴打一頓,基本不教別的東西,直到弟子能把師父打回去,峰主之位就可以交接了√所以當然沒有什么心腹弟子。

沈清秋一一招呼過,也在清靜峰位置上坐下,明帆與寧嬰嬰站在他身后。他對面的就是仙姝峰的齊清萋與柳溟煙。

不知為何,沈清秋腦子里冒出一個念頭:若是洛冰河還在的話,站在他身后的,恐怕就不會有別人了。

打住打住!

好煩啊不要總是出來刷存在感好嗎男主[手動拜拜]

岳清源在首座上道:“此次急召諸位同門回來,只為一樁。你們可知金蘭城此地?”

尚清華道:“金蘭城?;略有耳聞,地處中原,乃是洛川與衡川兩大河流的交接之地,城主重商,據說十分繁華。”

岳清源點頭道:“不錯。金蘭城水陸往來四通八達,向來是四方商賈聚集場所,可兩個月前,金蘭城閉城了。”頓了頓,補充道:“不但城門緊閉,不得入內,不得外出,書信也不得遞傳。”

一座好端端的商業城市,忽然閉城,就跟金融中心忽然切斷與其他方的來往一樣,不可理喻。絕對還有下文。

沈清秋端起手邊的茶盞,刮了刮表面的茶葉,道:“金蘭城離昭華寺最近,印象中往來也甚為密切,若真出了什么事,寺中各位大師理應察覺異常。”

岳清源道:“不錯,二十天之前,有一名金蘭城商人由水路從城中逃出,趕到了昭華寺求救。”

他用了“逃”這個字,看來事態真是十分嚴重。眾人都肅然起來。

岳清源繼續道:“那名中年男子原先是金蘭城中第一號兵器鋪的店主,常年在昭華寺供奉香火,寺中僧人不少都認識。他當時渾身裹著嚴嚴實實的黑布,只露出半張臉。來到昭華寺時已經精疲力竭,倒在山階之前,反復說,城中有可怕的瘟疫。護山僧人立刻把他抬進大殿,上報主持。而等主持與幾位大師趕出來時,已經晚了。”

死了?

岳清源緩緩道:“那商人已經化作一具白骨。”

沈清秋悚然。

剛剛還說拼死累活逃到了廟門口,怎么能轉眼就化為一具白骨?

沈清秋沉吟道:“師兄方才說,那商人身上裹著黑布?從頭裹到腳?”

岳清源道:“正是。期間有僧人想幫他除去黑布,卻一碰他就哀聲嘶號,痛苦難當,于是不敢再強行拉扯。”

聽這形容,倒像是在撕他的皮。

岳清源接著道:“昭華寺諸位方丈深感不安,商議之下,連夜派出了無塵、無幻、無念幾位大師前去查探。至今不見歸來。”

無字輩的大師比起沈清秋他們來說,輩分只高不低,論起修為,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沈清秋微微詫異道:“一位都沒有回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