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回歸倒計時(修)(第2/2頁)

岳清源沉沉點頭,道:“幻花宮與天一觀也派去了十幾名弟子,同樣,有去無回。”

四大派已經都三大派都被拉下水了,沈清秋頓時明白,今天這趟,究竟是回來干什么的了。

果然,岳清源道:“諸位別派道友無奈之下,飛書并使者前來向蒼穹山請求支援。支援是一定的,只是茲事重大,恐有異族宵小在背后推波助瀾,興風作浪。有人前去,也必須有人留守。”

這個“異族”,不消說,指的絕對只有魔族。柳清歌第一個道:“百戰峰義不容辭。愿護送木師弟前往。”

既然城里鬧瘟疫,千草峰的木清芳那是必須要出動的。沈清秋一看,這要去的兩位,一個負責給他煎藥的,一個負責幫他打通靈脈的,都去了,又沒有主角光環護體,會不會有個三長兩短,還真讓人擔心,不看著點怎么行,忙接道:“清秋愿一同前往。”

岳清源猶豫道:“我的原意是安排你守山。”

怎么對付他,沈清秋還不知道,糾纏不休就行了:“掌門師兄何必把我想得那么嬌嫩。清秋縱使不才,對魔族種種卻略知一二,如果真是它們搗鬼,多少也能有所助益。”

魔族相關的移動百科全書,無論原裝貨還是現貨都絕對能擔此稱號。清靜峰那積累了幾百年歷代峰主不讀完不許繼位的書冊資料可都在竹舍后面堆著呢……岳清源一想,讓他和柳清歌木清芳一同行動,倒方便壓制他身上的魔族奇毒,打起架來百戰峰峰主也能護著,于是,最后決定分成三批人,以柳木沈三人為開道先鋒,前去金蘭城先探查一番。第二批次在外,依情況而動。第三批留守蒼穹山。

事態緊急,沒時間慢悠悠車馬舟船,沈清秋不習慣單獨御劍,甚至有點恐高,但知道這時候必須跟隨大部隊步調。三人御劍出發后,半天不到,沈清秋掀開獵獵翻飛的下擺,自云叢上方往下望,提氣對兩個同門喊道:“下方就是洛川和衡川的交匯處!”

從高空俯瞰,果然有兩條川水交叉。仿佛兩條蜿蜒而綿長纖細的銀帶,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仿佛銀鱗亂舞。

其中一條,就是當年剛出生的洛冰河被投放順水而下、并以之為姓的洛川。

三人選擇一處開闊平坦的山頭作為著陸點。從這里隱隱能看到遠處金蘭城的飛檐勾角,還有緊閉的城門和拉起的河橋。

沈清秋把遮陽的手從眉頭間放下:“我們為什么不直接飛進城里去?”

木清芳解釋道:“昭華寺曾應金蘭城城主之請,為他們布了覆蓋上空的巨型結界,禁止仙劍或任何帶靈氣魔氣的東西從上方飛過,否則都會被打偏軌道。”

昭華寺設結界的本事,沈清秋是見識過的,仙盟大會御用結界天團。若他們排第二,沒哪家敢排第一。沈清秋便不再發問,心里想,如果這場瘟疫并不是正常的瘟疫,而是別有用心者的刻意搞鬼,他一定是從城門大大方方進去的。

既然不能空降,也不能從大門進去,一定有別的渠道。果然,被岳清源詳細交代過各項事宜的木清芳領著兩人穿入一片樹林,綠蔭掩映中,傳來水流潺潺之聲。

那聲音是從一個低矮的洞穴中發出的。木清芳招呼兩人過來,道:“這里有一條暗河。暗河可以通往城內。”

沈清秋了然:“那個兵器鋪商人,就是從這里逃出來的?”

木清芳點頭:“有些做地下買賣的商人會在次碰頭,或者運送貨物。知道這條路的人其實不多,但那兵器商人與昭華寺幾位方丈交好,曾經吐露過一些。”

洞穴口爬滿綠藤,只有齊胸口高,三人彎腰才能進去,走了一段,沈清秋腰都酸了,終于感覺頭上寬敞了。水流變成了嘩嘩聲。河床之旁,飄幾艘破破爛爛的孤船。

沈清秋挑了一艘稍微好點,不至于漏水的,指尖一彈,船頭掛著的那盞枯燈中燃起一團火光。

槳只有一只。沈清秋做了個“請”的姿勢,對柳清歌道:“這是逆流。劃進城去,肯定需要我們當中臂力最強的人。師弟請?”

柳清歌黑著臉奪過那支細長的船篙,任勞任怨開始劃船。每劃一下,船身就往前躥出老遠。船頭燈盞嘎吱亂晃。

沈清秋舒舒服服拉木清芳坐下,瞥見船邊水光,居然能看到幾尾游魚歡快地甩尾而過,順口道:“這水好清。”

剛說完這句話,游魚后面,跟著飄來了更大的一灘東西。

臉朝下埋在水中的一具尸體。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