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重逢2.0

沈清秋看著那熟悉無比卻又仿佛陌生的青年,四肢發僵,喉嚨發澀。

不是說好了,五年之后才會卷土重來的嗎?

難道洛冰河現在,不是應該正在無間地獄里披荊斬棘、煉劍刷怪嗎?為什么會提前出現在幻花宮的包圍圈里?!

為什么提前了兩年!

為什么要急于求成!練級太快沒有保障的啊洛哥!

沈清秋有轉身沖下樓、沖出金蘭城、沖出這個見鬼的世界的沖動,可后退的第一步,就被公儀蕭擋了個正著,好死不死他還問了一句:“沈前輩?為何要忽然后退?”

……你也太不會看場合看時間看臉色說話了公儀公子!

身后,一個低且柔和的聲音傳來:“師尊?”

沈清秋僵著脖子,緩緩轉頭。

只是一個動作,可他現在做來,覺得項上人頭有幾千斤重。洛冰河那張堪稱完美的臉孔,這時候在他眼里,比什么都要恐怖。

更恐怖的是,現在這張臉上的表情,不是冷若冰霜,不是笑里藏刀,而是一種酥到人骨子里去的溫柔可親。

我去你不要這樣啊好嚇人!

洛冰河笑得越柔情似水,對手下場越是魂殞身碎,這點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沈清秋整個人卡在樓梯口,不上不下,背脊起了一層寒毛。

洛冰河緩緩走近,輕聲道:“果真是師尊。”

他聲音輕飄飄的,可從他唇齒間吐露的每一個字,就像他每走一步時閣樓上的足音,讓沈清秋心也跟玩兒一次高空蹦極加冰桶挑戰。

虎頭鍘已經架在了脖子上,不上也得上!沈清秋定一定神,硬著頭皮,右手捏著扇骨青筋隱隱突顯,左手一甩青衫下擺,抬腳一步,終于踏上了二樓。

才一站上去,他就要淚奔了。

洛冰河當年參加仙盟大會的時候,還是和他平視的,而現在,沈清秋要稍微抬起頭,才能和他對視了,光從氣勢上就矮了一大截!

好在沈清秋裝B多年,經驗豐富,不管內里如何,至少鎮定自若的表情已經長在了臉皮的肉上。半晌,他從喉嚨里艱澀地擠出一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洛冰河微微一笑,似乎并不打算回答。

反倒是他身后一群幻花宮的弟子們,呼啦一下堵了上來。

沈清秋這才發現,這些弟子的態度很不對頭。

沈清秋早年也算橫掃過大江南北的宗師級人物,且不提別派晚輩,就算是平輩見了,也鮮少有不刻意恭迎的。然而,這些幻花宮弟子卻似乎對他滿滿的都是敵意,個個眼神不善,有的已經亮了兵器。加上洛冰河不說話站在那里,好好一群名門正派的青少年,看上去就像一群準備立刻蜂擁而上為老大拼命的馬仔、或者隨時要去殺人放火的魔界走狗……

搞錯沒有啊少年們,不要上趕著給人當保鏢行不行,你們后面那個要你保護嗎?!他不來害人就不錯了,真正需要保護的人是我啊是我啊!

公儀蕭見氣氛不對,插進中間來,低聲斥道:“把劍收起來,成何體統!”

眾人有所收斂,拔了劍的都不情不愿插回鞘中,但對沈清秋的敵意卻沒下去幾分。

怪不得。怪不得這次帶隊的不是公儀蕭。要是在以前,最受器重的弟子一發話,這些同門哪敢有接著擺臉色的。可現在有黑化后洗腦功夫一流的洛冰河在,他就是絕對的中心。一萬年也輪不上別人做領導。

可沈清秋都快腦震蕩了,還是想不明白,洛冰河到底什么時候混進幻花宮的?按原作進度那都是起碼兩年之后的事情!

雙方僵立一陣,忽然,旁邊走出來一名鵝黃色衫子的娟秀少女,垂淚道:“你們現在還有心思這樣,洛公子他……洛公子他都被那奸人害了,就不能先想想法子么!”

沈清秋才注意到,角落里倒了一條人形,正是剛才那名假老太太。

他再去看洛冰河,只見后者衣袖似乎被劍氣削去一截,露出小半段手腕。洛冰河膚色甚白,顯得手腕上幾點紅斑尤其刺眼。

他下意識脫口而出:“你被傳染了?”

洛冰河看他一眼,搖頭誠懇道:“不礙事。大家沒事就好。”

這般無私又體貼的模樣,一瞬間,沈清秋險些就要以為眼前這個,還是過往那只窩在自己膝蓋下咩咩叫、愛吃草的小綿羊了。

奈何,幻花宮的弟子們真是很能破他冷水,陰陽怪氣道:“洛公子染上這瘟疫了,沈前輩心里估計高興極了吧?”

……沈清秋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到底在哪兒什么時候的罪過整個幻花宮。

公儀蕭看看沈清秋臉色,十分尷尬,回頭斥責道:“都給我住口!”

沈清秋一臉淡漠。作為成名多年的長輩,總不至于跟被男主洗腦的小青年糾纏。他只垂下了手,袖子自然把剛才碰到那假老太太后長出紅斑的手背遮住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