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清算總賬第一步

沈清秋不知回到金字兵器鋪的,上了樓,進了房間還渾渾噩噩,一頭栽倒在床上,只覺得腦漿、胃液、血流都在翻江倒海,有什么東西順著它們爬來爬去,輾轉反側。

上古天魔之血,離體之后,仍能受血統繼承者操縱,如被旁人飲下,的確后果不一定只有死,更糟糕,可能性有很多種。

比如原作中,洛冰河對自己的血操縱自如后,其作用包括毒藥、人體寄生血蠱蟲、追蹤定位儀、物理洗腦工具、情趣工具……等等。

沈清秋渾身冷汗,半夢半醒,到黎明時才沉沉睡去。還沒睡多久,就被陣陣撼天動地的歡呼生生吵醒。

他跌跌撞撞滾下床。因為晚上和衣躺下的,也不用穿衣。剛要打開門,突然門自己彈開,闖進來一個蹦蹦跳跳的少年。

楊一玄激動道:“城門開了!城門開了!”

沈清秋:“什么?”

楊一玄嚷嚷道:“那些渾身紅色的怪物都被抓住了,城門打開了!金蘭城總算是挺過來了!”想到父親的死,眼中又帶起淚花。沈清秋自己稀里糊涂,卻要去安慰他,心道:這么快,一晚上就都抓住了?

城門既開,之前在幾里外觀望的各派修士都涌入城中,聚集在一片開闊的廣場地上,木清芳也在那里發放配制的藥丸。前幾日還死氣沉沉的金蘭城一片歡喜洋溢。

一共抓住了七名活著的撒種人,全都用隔離在昭華寺的結界中。

沈清秋見柳清歌若有所思,走上去低聲道:“昨晚怎么回事。”

柳清歌看他一眼:“你徒弟怎么回事?”

沈清秋:“他干了什么?”

柳清歌緩緩道:“昨晚,他抓住了五個,我抓住了兩個。”他看著沈清秋:“洛冰河消失的這幾年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能從百戰峰主人手底下搶怪、而且要命的是搶贏了,這真的是非常毀百戰峰傳人三觀的事,簡直奇恥大辱!

而且這數據是不是可以蓋章,從武力值來講,現在的情況是洛冰河:柳清歌=5:2……

忽然,近處弟子齊齊收斂嘈雜,自覺開道,騰出空間。不遠,幾派首腦人物緩緩走來。岳清源和幻花宮宮主并行,隨后,天一觀與昭華寺各行其道。

洛冰河就站在幻花宮宮主身旁。

清晨初陽照耀得他一派神清氣爽神采飛揚,沈清秋拿來對比了一下自己,頓感郁郁。

連岳清源走近了,看了他一會兒,也擔憂道:“師弟,你臉色,太差了。果然不該讓你來的。”

沈清秋干笑:“只是昨夜沒睡好。”

木清芳派完藥丸回來,也是一驚:“師兄,為何一晚上就變成這樣?我放在你房間的藥吃了嗎?”

沈清秋忙道:“吃了,吃了。”千萬不要再問他今天吃藥沒了!

那頭忽然傳來一陣喧嘩。沈清秋側首望去,頓時想扶額掉頭。只見有一中年男子,披麻戴孝,領著一大幫男男女女,非要在洛冰河面前跪下,正是那金蘭城城主。

他激動不能自已:“小城蒙各位仙師舍身相救,此恩無以為報,日后若有吩咐,定當萬死不辭!”

沈清秋嘴角抽了抽,真是標準劇情,刷完怪,收小弟收獎勵了。而這種時候,永遠都只有主角一個人搶光,跟著一起出力的其他人都當背景板了。他自己不說,好歹還有兩個是柳清歌抓的呢,木清芳剛才還在那兒發藥呢。

洛冰河的應對也非常標準,謙虛道:“城主快快請起。金蘭城安然渡過此劫,多虧各派同心協力相助,一人之力,斷難通天。”

他說話舉止,既誠懇又得體,別派聽了固然心里平衡了點,自己風光也不損,城主又是一陣大贊:“昨夜親眼見這位公子一力降住這些害人東西,修為了得。果真是年少出英雄,名師出高徒!宮主您老人家后繼有人了。”

洛冰河聽見“名師出高徒”五個字時,笑意加深,有意無意目光掠過這邊,蜻蜓點水般在沈清秋臉上點了一下。

沈清秋展扇回避。

老宮主看著洛冰河的目光,贊許中帶著慈愛。旁人也許看不懂,但沈清秋非常懂,這就是看未來接班人+得意女婿的目光。

那七個被團團困住的撒種人桀桀亂叫,令人心中煩躁。有人道:“這些齷齪東西,該怎么處置?”

岳清源道:“清秋,你可有想法?”

沈清秋沉吟道:“有看過古籍記載,撒種人畏懼高溫。似乎有提過,烈火焚燒之法,才能除盡他們這身軀的腐蝕傳染力。”

非常好理解,消毒必須用高溫。

有修士震驚道:“這……這如何使得,這種方法,豈非和魔族一樣野蠻殘忍?”

他的聲音很快被湮滅在周圍金蘭城幸存城民一片憤怒的呼喝中。

瘟疫橫行的這段日子里,城中已有無數無辜生命逝去,而且死狀全身潰爛,慘不忍睹。好好一座繁華的商業之都,變成了如今這副鬼模樣。這時候對撒種人表示同情和發揚人道主義,就等于是整個金蘭城的敵人。那幾名修士很快就發現,他們被排山倒海的“燒了他們!”“誰反對就跟著一起燒了!”包圍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