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水牢

“請前輩戴上這個。”

沈清秋一低頭,一抹黑帶橫過,遮住了他的眼睛。

其實這純粹是多此一舉,以幻花宮迷陣之百變玄機,就算讓沈清秋全程舉著攝像機走一遍拍一遍,他也未必能記住怎么進來怎么出去。

水牢空氣潮濕,地面略滑,蒙住雙眼,只能被身旁押送的弟子們帶著行走。

沈清秋道:“公儀蕭。”

公儀蕭一直緊隨在后,忙應道:“前輩?”

沈清秋道:“等待四派連審期間,我能不能與外界的人接觸?”

公儀蕭道:“持有幻花宮通行腰牌,才能在水牢中通行無阻。”

那如果要尚清華進來探監、商議露芝采用之事,倒是有點麻煩。沈清秋想了想,問道:“那些撒種人怎么處置了?”

“焚燒過后,由昭華寺各位大師帶回去超度了。”

一旁有個聲音不滿道:“師兄你和他說這么多干什么?進了這水牢,難不成還想出去?”

靠,這么耳熟,又是那個像跟他有仇的小麻子臉!

公儀蕭斥責道:“不得無禮!”

沈清秋笑道:“也不必責怪他。”

正說著,暫時收押他的地方就到了。解下眼上黑布,視線幽幽亮起,只見他們站在一個巨大的鐘乳洞之前。

溶洞底部是黝黑的湖面,四壁不規則分布著暗黃的火把,火光倒映在水面上,隨波紋亂舞。湖中央凸起一片人工修造的白色石臺。顏色晶瑩,幾近玉色,必然是特殊材質。

公儀蕭取出一串鑰匙,摸到一處巖石,一番操作,湖底傳來軋軋齒輪運轉之聲,升起一條石道,直通向湖心那座石臺。

公儀蕭道:“前輩,請。”

那小麻臉弟子撿起一塊普通石頭,道:“看著!”

他把那石子投入湖水中,石子居然漂浮水面而不下沉,片刻之后,傳來茲茲之聲,仿佛變成了一塊鐵板上的煎肉,表面爬滿氣泡,迅速被腐蝕消解得無影無蹤。

小麻子得意道:“誰要是想從這里逃跑,或者從這里面劫人出來,那是癡心妄想!”

沈清秋被這兇殘的液體震驚了。

這間水牢看起來和日月露華芝生長之地有點兒像,可要是在這湖里面打個滾,估計連骨都渣都不剩。

而且這種液體起碼比露水湖大上足足五倍!

幻花宮不是名門正派嗎,上哪兒搞這么多兇殘液體的!!!

沈清秋順著石道走過去時,一路格外小心,萬一腳底一滑那可不是好玩兒的。走上湖心石臺后,公儀蕭再一轉鑰匙,這條通往湖心的小道就又沉入湖底去了。

沈清秋在石臺上擺了個打坐的姿勢,觀望四下,心想,萬一有人能御劍闖入,這些湖水也沒什么意義。

他剛這么想,就見公儀蕭扳動了一個鑰匙孔旁的機關。

忽然,頭頂傳來水流嘩嘩之聲,沈清秋一抬頭,剛好看到從上空四面八方降下道道顏色深濁的水流,形成了密不透風的水簾,把他包圍在六丈見方的石臺之中。

……我錯了!這別說是人了,就算蒼蠅都飛不出去好么!

幻花宮水牢果然名不虛傳!怪不得是眾派一致推舉的公立監獄!

沈清秋知道,一定會有人來找麻煩的,可沒料到這么快。

沈清秋是被一盆冷水潑醒的。

他凍得一個激靈,先開始還以為是腐蝕性液體,甩甩腦袋,努力眨眼,冰水糊進眼睛的感覺極不舒服,才確定這只是普通的水。身上纏了百十八道的捆仙索極細,卻牢牢鎖住了他的靈脈,甚至連血脈都被捆得流不通,御寒能力大降,不由哆嗦了一下。

四面的水簾斷流了,連接石臺和外界的升降道也升了起來。

視線逐漸明晰。往上移,先看到一雙玲瓏嬌小的繡花鞋,再往上看,則是粉色裙擺。只見一個滿身珠光寶氣,柳眉倒豎杏眼圓睜的小姑娘,正扛著一條鞭子瞪著他。

沈清秋心底翻個白眼。

洛冰河固然夠折騰人了,他這些老婆也真是讓人受夠了!

走馬觀花一樣一個接一個出現。不要再出現了他又不是原裝貨根本沒有猥褻美女的興趣好嗎!?

小姑娘鞭子直指他:“醒了就別裝死,本宮主有話問你!”

以她的輩分,就算沈清秋現在實為階下囚,也輪不到她來審問。

沈清秋道:“這似乎不是小宮主該做的事。”

幻花宮老宮主的掌上明珠、洛冰河后宮刁蠻之首,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也該知道我來的目的了?”

她眼眶一紅,咬牙切齒道:“你這個勾結魔界、出賣同門的卑鄙小人!既然落到了本宮主手里,我要你好看!”

沈清秋:“……我好像還沒承認勾結魔界之事。”

小宮主跺腳道:“你對洛哥哥那么狠心、那么歹毒,勾結魔族的事,自然也做得出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