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水牢2.0

洛冰河面色陰郁,負手在他面前來回踱了幾圈。

沈清秋正想著,他該是在琢磨著怎么炮制自己呢,就見洛冰河猛地回頭。

他厲聲道:“敢問師尊,是不是天底下所有魔族殺了人、屠了城,這些罪孽,都要算在我頭上?”

沈清秋挑了挑眉。

見他不答,洛冰河慢慢攥緊拳頭,又道:“從前分明那般信任于我,如今卻又處處懷疑我居心叵測。界族之別,當真這么重要,能讓師尊對一個人的態度徹頭徹尾轉變?”

不,你沒get到重點。關鍵不在于界族之別,而在于男主與渣反之別!

原主洛冰河從來沒有在死期將近的渣反面前掩飾真實面目的愛好。看這情形,不像要立刻搞死他的節奏。

沈清秋心里有了底,再開口膽子又肥了。

沈清秋道:“既然如此,我也有話要問你。”

洛冰河側首道:“弟子恭聽。”

沈清秋道:“你潛入幻花宮內部,若不是叵測,那么究竟居心何在?”

這真是他心中特別想問的一個問題。

究竟是為什么?!男主居然會自己不按著原有思維和劇情走?

聽到這句,洛冰河似乎怔住了,動了動嘴唇,卻沒說出話來。

說不出來,就不要怪人懷疑你居心叵測了……但是男主你這不對勁啊!

原作里嘴炮都能單扛一個蒼穹山的舌燦蓮花呢?!

沈清秋道:“答不出來?”

早告訴你了,這就是無間副本打太快不好好修煉刷分的代價。你看,技能沒練夠點吧!?

洛冰河低下頭。昏暗的地牢中,水色共火光顫動,看不清臉上表情如何。

默然半晌,洛冰河忽然道:“我希望師尊真心實意回答我一句話。”

抿了抿嘴,他生硬地補充道:“只一句。”

沈清秋道:“講。”

洛冰河頓了頓,輕吸一口氣。

他低聲道:“可有后悔?”

沈清秋以為自己聽錯了。

他閉口不言,眼珠轉動,把洛冰河從頭到腳打量一番。

這個“可有后悔”,當然問的只有一件事。全文不縮寫就是問他把洛冰河踹下無間深淵去可有后悔。

洛冰河為什么問他這種問題?

廢話。他當然后悔了腸子都悔青了。但是問這種問題有意義嗎?!

沈清秋正太陽穴一抽一抽的,忽然眼前跳出一個巨大的彈窗。

系統:【請看選擇題:

選項A:悔。為師早就悔了,這幾年無時不刻都在追悔莫及。

選項B:(冷笑)看到你如今這幅模樣,就知道無需后悔!

選項C:保持沉默。】

……

能死開么——

你特么升級更新了的原來就是這種東西嗎——

那個括弧里面的是什么鬼?!連語氣和表情都給我設置好了,你以為是玩GALGAME嗎——

還不如原來那個低級版呢誰快來給我一個系統1.0的安裝包——我謝謝他全家!

沈清秋滿臉黑線:“A也太假了!我是洛冰河我都不信,而且還會惡心好么!B算怎么回事?!你是嫌棄他上次沒把我掐死?傻逼才這么說!”

系統:【請選擇。】

沈清秋:“CCC!”

系統:【形象哲學深度+10.】

沈清秋:“誰能告訴我,這個‘形象哲學深度’,究竟是怎么算的?”

他就這么目不斜視,保持沉默。

洛冰河等不到回答,緊握的拳頭慢慢松開,自嘲道:“明知答案,還問師尊這個問題,我也是夠蠢。”

沈清秋打定主意,從現在開始,一句也不和他對答。

這太不對勁兒了。

要不是知道洛冰河乃本世界所有系統的總能源,沈清秋絕對會懷疑他被穿了。

要不是上帝視角洞悉劇情,沈清秋也絕對會懷疑……洛冰河大概真的有那么一點點難過。

沉默是金,多說多錯。沈清秋閉上眼睛,盤足靜坐。

對面一陣沉寂,洛冰河又涼又輕的聲音傳來。

“師尊你總是少言寡語,以前對著我還能多說幾句,如今也不肯了。”

頓了頓,語氣陡然一變,他獰笑道:“不過沒關系,我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

說話你不開心,不說話你也不開心,何苦!

最后一句剛說完,沈清秋就驀地睜開了眼睛。

從小腹深處傳來一陣細微的刺痛。

片刻之后,刺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是一種什么東西在血管里爬行的異樣感覺。

天魔之血蟄伏多日,已經完全適應宿主體內的環境,這時受到原主感召,凝化成蟲,開始在這具身體內臟中四下試探。

洛冰河慢條斯理道:“脾臟,腎臟,心肝,肺腑。”

他每說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就傳來詭異至極的癢痛。真的是又癢又痛,就像排排細碎的牙齒在密密地啃噬,還伴著一股灼燒感。

雖然不至于痛徹心扉,但也夠人受得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