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小黑屋3.0

好好一個溶洞被打得四壁坑坑洼洼,洛冰河才總算出夠了氣。

他一轉身,沈清秋仍處于無所事事的圍觀狀態。

洛冰河太陽穴似乎有一根青筋跳了幾下,他咬牙道:“……我倒要親眼看著,一個月后,你怎么身敗名裂!”

擲下這一句,他便拂袖而去,離開溶洞口時狠狠一掌劈在機關上,轟轟作響,水簾飛流直下。沈清秋坐在原地,望望天。

為什么這么生氣?總不至于是覺得被冤枉了吧。

金蘭城這段劇情,因為原著的時間線上,這時候男主應該還在地下練級,所以根本沒出現過,上帝視角無法開啟。可原作中,有一點是能夠確定的:那就是洛冰河練級完畢、重回地面以后的一切陰謀和屠戮,全都跟他脫不了關系。

所以,怎么想,嫌疑最大的都是他。

可同時,洛冰河其人,只有在有必要偽裝的時候,才會費心思偽裝。對于單手就能碾死的螻蟻,他一般沒有花言巧語哄騙的興趣。

顯然現在的沈清秋=螻蟻。

沈清秋想不通就不想了。

本來他也不是善于推理的那類人,而且頂多再過一個月,就能撒丫子歡脫地奔向全新天地了。何必多想!

溶洞中陰嗖嗖的,冷風一吹,濕衣貼著皮膚,冰得沈清秋結結實實打了個哆嗦。

洛冰河的外袍還扔在他旁邊地上。

方才洛冰河甩袖而退那怒氣沖沖的模樣,居然讓他看到了點以往小綿羊的影子。

雖說其實清靜峰學藝期間的洛冰河,從來不會有亂發脾氣的時候,更別提如今這樣喜怒無常了,可就是感覺……有點兒像。

沈清秋想了想,還是勉強用手指夾住那件黑衣,磨磨蹭蹭披身上去了。

沒辦法,不是他剛才口嫌體正直,而是在洛冰河面前,他根本做不來這個動作。

原作每次啪啪啪完事后洛冰河給妹子披的不就這件衣服么?!

當著男主的面,讓他怎么下得去手!

沈清秋發現,只要他想打個坐或者冥想一下,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外界干擾。比如在靈犀洞那次,再比如水牢這次。

兩天之內,到訪三人。他暫押的這個豪華特惠單間,絕對是幻花宮水牢建立以來人氣最紅火的一間了!

石道升起,腐水斷流。公儀蕭匆匆穿過石道,才看了沈清秋一眼,就腳底打了個滑。

他結結巴巴道:“沈……沈……沈前輩,你……”

沈清秋不覺有異:“我怎么了?”

公儀蕭表情怪異,看動作,好像不知道該不該轉身回避,遲疑地定在了石臺之外,沒繼續前進。沈清秋順著他目光往下看。

WTF!

昨天裂衣之后一直披著洛冰河的外套啊艸!

公儀蕭遲疑道:“那件好像是……”

沈清秋:“咳。”

公儀蕭這才反應過來,忙也跟著咳了一聲,道:“沈前輩這兩日過得如何。”

沈清秋道:“尚可。”沒這么多人來拜訪就好了。

公儀蕭道:“聽說昨日洛師兄……離開時大發雷霆,晚輩還擔心他會不會對沈前輩做什么……”他嘴里說著話,眼睛卻不由自主往那件外袍上飄。

沈清秋被他盯得情不自禁把胸前的袍子緊了緊。

能做什么啊?!亂發脾氣天南地北打了一通,打塌了半個洞而已。你那是什么眼神!想太多了少年!

沈清秋忍不住道:“洛冰河……他現在在幻花宮,究竟是何種身份?”

為什么他能在別人的地盤上大發雷霆還不受指責?

公儀蕭愣了愣,苦笑道:“晚輩也說不清楚。不過,有一點倒是可以確定,若非他執意不肯拜師,恐怕如今首座弟子的位置,就輪不到我頭上了。”

真慘啊。

沈清秋無限同情,對自己戳了人家傷疤深感愧疚。

公儀蕭正色道:“晚輩此次前來,是有要事。尚峰主今早向師父申請過通行腰牌,只是被延扣下來了,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批過。他似乎有急事,便讓晚輩帶了一封信進來。”說著,伸手入懷。

一封信臥槽!

而且就只草草折了兩道,連個火漆或者咒封都沒加。

尚清華,你牛!

公儀蕭道:“前輩請放心,這封信我看過了。”

那還放心個頭啊?!

公儀蕭接著道:“不過沒看懂。”

沈清秋暗暗松了口氣。好吧,看來是他誤解了,尚清華不至于大條成這樣,多半在信里使用的是暗號,即便是被人截了也不怕。

沈清秋兩根手指抖開那張紙。一眼掃過去,臉青了,看完兩行,臉又白了,各種顏色在臉上交錯開花,好不熱鬧。

沈清秋:“……”

這封信是用英文寫的。

而且是用錯陋百出的Chinglish寫的。

完完全全的中式語法,不會的單詞還用拼音代替了。

向天打飛機菊苣你就沒考慮過萬一我看不懂你的廁所式英語該怎么辦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