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逃殺2.0

不能攻擊!

沈清秋剎那間第一反應就是把手按到修雅劍上,可立即反應過來,不能攻擊!

這還是他當初教過洛冰河的,在夢魔結界范圍之內,攻擊夢境中的“人”,實際上是在攻擊自己的神智。

沈清秋額頭沁出冷汗。他居然完全沒發現是從什么時候進入結界范圍內的。正逃跑呢,他總不至于跑著跑著在路邊睡著了吧?

雖說,人本來就不會記得,“夢”是從什么時候、如何開始的。

身后,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師尊。”

這聲音剛才在耳邊分明無比軟糯可愛,可現在聽來,居然有一股說不出的森然之意。

幼年的洛冰河在他身后,幽幽地道:“為什么不要我了。”

沈清秋果斷不回頭,拔腿就走!

這些無面之人雖說都在看著他,不對,不能說是看,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眼睛,可臉都對著沈清秋的方向,他的的確確能感受到無數視線投射過來。

沈清秋通通假裝看不到,徑自往前猛沖,有擋道的就一巴掌扇開。忽然,一只手截住了他的掌風。轉頭一看,這只手雖然纖細,力量卻大的可怕,簡直像一只鐵箍。

十四歲的洛冰河牢牢把他的手腕攥住,臉上除了常年不散的瘀傷,都是滿溢的憂郁。那雙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看著他,近在咫尺。

你還來!

沈清秋甩了三次才甩脫,撥開人群繼續往前跑。第一次是幼年,第二次是少年,再來個成年版的,他就真扛不住了!可這條長街仿佛沒有盡頭,總也走不完。在道路兩旁的小攤、嬉戲的無臉頑童與鬼面少女們出現了第二次后,沈清秋終于確定了,夢境里的這條街,是循環的!

也就是說,往前走根本走不通。

既然前后不通,那就另辟蹊徑。沈清秋左右望望,閃到一間酒肆之前。

酒肆門前大紅燈籠高掛,紅光幽艷,木門卻緊緊閉著。沈清秋拉開大門,才剛邁進去,身后兩扇木門立即猛地自動摔上。

屋子里黑黝黝的,還有颼颼冷風流過,不像是置身一間酒肆,倒像是摸進了一個山洞。

沈清秋倒不意外,夢境不能以常理揣度,每一扇門后面,通往什么地方都是有可能。

這時,耳邊浮起一陣怪異的響動。

那聲音仿佛垂死之人,被扎穿了肺部,艱難無比地喘息不止,痛苦萬狀。

而且,似乎不止一個人!

沈清秋打個響指,指尖飛彈出去一枚火光,射向異動傳來的地方。

火光將那地方的景象映照得無一余漏,他瞳孔頓時收縮成微小的一點。

柳清歌正手持乘鸞劍,倒轉劍柄,往自己胸口刺入。

他身上血跡斑斑,大片觸目驚心的深紅,傷口不止一處,嘴角血流如注,看來已經不知道朝自己身上捅了多少劍,臉上表情卻似怒似狂,總之就是極度亢奮的模樣,明顯已經神志不清、走火入魔。

這畫面在昏黃的焰光照耀之下,駭人至極,沈清秋一時間居然忘記了這還是在夢境之中,撲上去就奪乘鸞劍。

那把劍已釘在柳清歌心臟正中,沈清秋只輕輕一碰,當場鮮血狂噴,險些沒噴他一臉。滿眼見紅,沈清秋稍稍清醒了些,后退兩步,卻又撞上一人。

他猛一回首,岳清源正低著頭,與他對視。

雖然是與他對視,那雙眼睛卻空漠無光。從喉嚨,到胸膛,四肢,腰腹……密密麻麻刺滿了漆黑的箭矢。

萬箭穿身。

沈清秋猛地明白這些是什么東西了——這是他們本來的死狀!

本來應該由他親手促成的死狀!

沈清秋忍不下去了。他寧可在外面被一群無臉人圍觀,也不想看這種東西!

他朝進來時的方向退去,居然真給他摸到了那扇木門,沈清秋如蒙大赦,一腳踹開門就往外沖。這次心神不穩,自己亂了陣腳,跌跌撞撞的,居然有幾分狼狽之態。街上所有“人”都死寂無聲地注視著他,正分不清天南地北時,沈清秋一頭撞入一人胸膛之中。

那人立即反手將他一摟,抱了個滿懷。沈清秋一驚,立即抬頭去看。

這人比他高一些,身長玉立,黑衣如墨,只露出白皙的頸部,再往上,就是一張罩住臉部的猙獰鬼面。

沈清秋還沒說話,便有帶著沉沉笑意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師尊,小心啊。”

根本不用掀開面具,也能知道后面是誰的臉。

沈清秋猛地一掙。對方倒也沒強硬地壓制住他,掙脫倒也不難,一連退了數步,保持在安全距離之外,沈清秋才定住身形。

他道:“這座城,都是你造的?”

洛冰河慢慢取下面具。

他臉上表情,似乎是在遺憾鬼捉人的游戲不能繼續玩兒下去了,道:“不錯。師尊以為如何?”

沈清秋緩緩點頭,面無表情道:“不愧是夢魔的親傳弟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