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亂斗

沈清秋沉聲道:“……公儀蕭怎么了?”

照理說,公儀蕭被流放到沒有前途可言的荒境去守邊界,應該是在洛冰河和小宮主滾床單之后的事情。

不過現在劇情已經亂得連向天打飛機這親爹都不認識了,自然什么都有可能提前。

可還沒等到洛冰河的回答,沈清秋身邊的無臉人們開始躁動起來。

他們原本只是呆呆愣愣,智障一樣木然圍觀,或者自己做著手頭的事,現在卻開始以他為中心,慢慢聚攏。

沈清秋被擠在中間,又不能把他們直接轟開。再看洛冰河,他卻也是眉頭緊蹙,一只手擋在額前,無暇注意其他的事,似乎正忍受著什么東西對大腦的侵襲。

沈清秋登時回過味來。

暴走!

多半心魔劍趁機反噬,在試圖擾亂洛冰河神智。他騰不出更多的精力來維持結界,夢境開始暴走了。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現在洛冰河不能分心給他設絆,那么只要再經歷一場幻境,并且克服心中潛藏的恐懼,就能把這個開始潰散的結界打破!

沈清秋說走就走,洛冰河看上去頭痛欲裂,又沒辦法動彈,喝道:“你敢走一步試試?!”

沈清秋一連走了十幾步。

走完之后,回頭,悠悠道:“如何?”

洛冰河看上去就快吐血了。

他一字一字從齒間迸出:“……你等著!”

沈清秋目不斜視,高貴冷艷地道:“再見!”

你讓我等我就等?

又不是傻逼!

沈清秋瞅準一旁另一間鋪子,一腳踹開大門,就躍了進去。

無論這一次,出來的會是什么東西,沈清秋都絕對有把握能鎮定面對。

起碼比面對洛冰河有把握得多!

身后門一關上,外界一切嘈雜喧鬧都仿佛被一柄利刃斬斷,霎時死寂無聲。

沈清秋屏氣凝神,靜靜等待。

良久,仿佛誰點亮了一支蠟燭,視野顫顫巍巍亮了起來。沈清秋一低頭,和一張陌生又似熟悉的臉孔正正四目相對。

他面前跪著一名身形單薄的少年。

臉色慘白,下頷秀巧,身穿粗布衣衫,彎腰跪著,是一個垂頭喪氣的姿勢,并且,雙手被粗麻繩緊緊綁住。

這少年目光幾近呆滯,一動不動,和沈清秋對視,瞳孔中倒映出一個黑色的人影。

沈清秋與他目不轉睛對視。

這絕對不是他的記憶。

可這張臉,又的的確確和他一模一樣。只不過,少了時光和修為打磨出來的氣韻,多了少年人的青澀。

這是沈清秋,可又不是沈清秋。

一定要說清楚的話——這是沈九!

沈清秋猛地從木板上坐起。

驚醒之后,他四下望望,才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廢宅內。

天色已明,白光從破舊的窗框和糊紙縫隙間灑入。

對,昨晚他在祭典上亂走一通,沒多久就真的找了一間沒人的老房子。本意只是休息一下,卻不想一不留神睡著,就給洛冰河在夢境里逮住了。

如果不是心魔劍搗亂,還不知道要被洛冰河玩兒到什么時候。

憶起夢境崩塌前,那個被沈清秋自己打碎的幻境,他不由沉思起來。

雖然原裝貨和他是不同的兩個人,可現在畢竟用的是人家的肉身,多少也會受點影響。

昨晚他看到的,應該是“沈清秋”還是“沈九”時,在人販子手里的記憶。

這可算是作弊了。因為現在的沈清秋自己,對這段記憶根本沒什么陰影,當然不花力氣就能輕松破出。

只是有一件事,他頗為在意。

當時,沈九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個人影。不過,這個人影,并不是沈清秋。

也就是說,沈清秋看到的幻境并不完全。

這場記憶里,應該有兩個人。除了沈九以外,還有一個“人”,也在現場。沈九眼中倒映出來的,就是他的影子。

只可惜,沈清秋剛想仔細看看那個人影的相貌,結界就被破除,他便醒了過來。

沈清秋從光禿禿的木塌上跳下來,下意識摸摸身上,衣服總算都還在。

不過,雖然衣物完好無損,他卻絕對不想再穿了!

穿在身上就有一種隨時會被撕掉的威脅感啊!

沈清秋決定“借”點別人的衣服來穿。誰知,他剛“借”完,翻出墻檐,立定在地,一回頭,就見幾個人大眼瞪小眼瞪著他。

……真是冤家路窄,昨天昨夜祭奠遇到的那幾個雜派弟子啊!

他還一個字都沒說,對方為首的男子立刻亮兵器,洶洶喝道:“沈清秋,你果然在這城里!今天,就讓我霸氣宗弟子們替天行道!”

標準臺詞有木有!

順便霸氣宗是個什么玩意兒,從來沒聽過!

而且什么替天行道,昨天不是說好了為的是幻花宮的懸賞嗎?當面一套背后一套有意思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