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主角卒全劇終

那名弟子乍一看之下,其實很平凡。混在一堆幻花宮弟子之中,畏畏縮縮,眼神閃躲。

沈清秋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為他臉上是一種顏色,脖子是一塊顏色,左手和右手,又是兩種不同的顏色。而且,既不拔劍,也不作怒目相對狀,只是不住地在幻花宮弟子間埋頭擦來撞去,渾似個伺機行竊的扒手。

在沈清秋的認知里,只有一種人會是這種舉止。

明帆焦灼道:“小師妹!師妹你怎么了?”

寧嬰嬰愣了半晌,仿佛被打傻了,這時才終于反應過來,挺劍回擊。沈清秋見旁邊有一只老貓正懶洋洋蜷著尾巴曬太陽舔毛,一把提起,朝酒肆中扔去。

老貓受驚,一聲尖叫,在兩撥人間竄來竄去,沈清秋低著頭喊了一句“黑子別跑!”就插身進去。莫名其妙鉆進來一個人,雙方都怔了一怔。寧嬰嬰怕傷及無辜,下手略略遲疑。小宮主卻不管那么多,撿回了鞭子該怎么打還怎么打。沈清秋一邊追著那只老貓滿堂亂跑,一邊口里亂喊,“小花”“灰灰”一堆亂七八糟的名字都安到那只貓頭上。混戰之中,寧嬰嬰明明束手束腳不敢亂出招,卻總感覺一會兒胳膊肘被人托了一把,一會兒肩膀給人推了一掌,長劍幾乎不用她操縱就舞得精光亂閃。忽然,“啪啪”兩聲,響亮至極,小宮主捂著臉,呆若木雞,僵住了。

兩撥人全都看見剛才寧嬰嬰手臂揮舞,左右開弓甩了她兩耳光,這時不約而同停了戰。

明帆喝彩道:“師妹,打得好!”

寧嬰嬰弱弱地道:“……不,其實……不是我……”

明帆鼓勵道:“不要怕,打了就打了!誰都知道,是她先動手的。我們蒼穹山派清靜峰,還怕了個幻花宮不成?”

寧嬰嬰:“不,真不是我……”

明帆:“清靜峰的弟子挨了打,絕對要雙倍奉還!”

沈清秋心中喝彩:明帆這孩子真是太有前途了,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小宮主眼里淚光閃爍,沈清秋鉆入了幻花宮弟子叢中,終于逮住了那只嗷嗷直慘叫的老貓,一邊順毛一邊安慰道:“乖,捉著你啦。不怕哈。”

就算再怎么蠢,也該看出來不對勁了。

小宮主捧著臉,怨氣沖天盯著他:“喂!你究竟是什么人?膽敢這樣戲弄于我?”

幻花宮眾弟子將他團團圍住,喝道:“宮主在問你!”

沈清秋彎腰放走了那只貓,直起身子,指向那名縮在最后、鬼鬼祟祟的弟子,道:“你們為什么不問問,他究竟是誰?”

眾人目光立刻聚焦那人身上。

小宮主原本只是眼角一掃,誰知越看越不對勁,也暫時顧不得沈清秋了,轉過頭去,狐疑道:“……你是誰?為什么我從來沒見過你?”她又轉向屬下:“你們呢?誰認識他?”

那弟子見勢不好,大叫一聲,眾人紛紛調轉矛頭,對向他。沈清秋提氣喝道:“別靠近他!”手中拈了另一枚青葉,翻腕彈去。

這次不止是寧嬰嬰,明帆見到這葉片去勢,也愣住了。青葉挾靈光劍氣破空而去,刮破那弟子外服,露出里面的皮肉來。

這下,所有人神色都有如見鬼一般,連連退避,有些更是直接跳出了酒肆。

猩紅色的皮膚!

正合了沈清秋方才的猜測,在他的認知里,只有一種人會是這種舉止。

偽裝成普通人的撒種人。

他只有露在外面的部分涂成了常人膚色,其他地方卻沒做處理,此時暴露出來,干脆破罐子破摔,滿眼血絲,往前沖去,似乎要見誰摟誰。這些弟子多是年輕之輩,這種怪物只聽過沒見過,真的出現在眼前,個個魂飛天外。沈清秋見那撒種人就快撲到清靜峰一名弟子身上,閃身在前,當胸一腳,踹得這東西砸飛兩張桌子,外加鮮血狂噴。

沈清秋回頭喝道:“還不走!”

寧嬰嬰卻又哭又笑纏上來:“師尊,是師尊么?”

不是吧我胡子貼成這樣你都認得出來?雖然有那么一點點小感動,但是這種時候不果斷走反而留下來并且叫出了他的身份——果然還是有點智硬!

眼看那撒種人又頑強不屈地撲過來,沈清秋一手春天般溫暖地把寧嬰嬰送了出去,一手冬天般嚴寒地朝敵人彈出一個火訣。

沒彈中。

不對,是沒彈出來!

沈清秋覺得潛伏在身體中多年的凌霄血又喉嚨里在蠢蠢欲動了。

無可解這個就喜歡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的毒藥真是夠了!

一連打了好幾個響指,一點火星子都沒彈出來一個,就像個沒油的打火機,咔嚓咔擦,硬是擦不出火花。

沈清秋正氣急敗壞,撒種人已經撲上來抱住了他的大腿。

沈清秋:“……”

他下意識舉起那只多災多難的右手。果然,三顆紅斑正歡快地生根發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