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全黑

沈清秋肝膽俱裂。

肝膽俱裂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很可能剛剛才從洛冰河眼皮底下爆種逃出來,而是因為,他在那一瞬間,好像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一個有著谷歌翻譯腔般刻板機械的聲音。

我屮艸芔茻!

說好的換了硬件不帶病毒呢?!

說好的洗心革面從此做人海闊天高任鳥飛呢?!

沈清秋掩耳盜鈴般捂著耳朵從魔界風馳電掣奔入人界,從荒嶺一路狂飆回邊境之地,那聲音一直魔音貫腦,仿佛駐扎在他神經里。

【……激活……激活……靈魂綁定……】

【……修復……聯系客服……】

因為是靈魂綁定,所以遇到洛冰河后又激活了是不是?!

因為換身體了,所以接觸不良,要聯系客服修理對不對?

男主真是他命中魔星!

沈清秋詛咒了一路,幸好系統除了半死不活重復那幾個關鍵詞,好歹沒能說出完整的句子。他這才放緩步子,慢慢走回鎮上。

邊境之地的小鎮白天看起來比夜晚要有人氣。說不上繁華,不寬不宅的街道,不多不少的行人,店面都開張后,也可算欣欣向榮。

茶肆之旁,招旗飄飄,有一對少年男女仗劍而望,走了過去,問道:“你們怎么還沒回蒼穹山派?”

柳溟煙向他微施一禮。楊一玄急忙道:“別派弟子都回去了。眼下見前輩脫險了,我們也就放心了。”

沈清秋與他們一同進入茶肆,找了張桌子坐一坐。一旁有人原本在閑聊,瞥眼見他,頓時驚叫道:“啊,是……是……”

沈清秋回頭一看,是他剛從土里爬出來那晚上救過的幾名守境弟子。最先看到他的那人支支吾吾叫不出來,盧六忙道:“原來是絕世……先生!”

“絕世”后面他是說了兩個字,可聽起來極其含糊,壓在舌頭底下含混而過,其余幾分忙紛紛效仿:“原來是絕世……前輩!”

沈清秋向他們點頭致意,心里決定了一定要另取高號。刻不容緩!

楊一玄茫然道:“前輩,你姓黃嗎?黃花?光華?”

沈清秋咳了兩聲,也含混道:“就是……嘛。”

這個ID用了這么多年,算是頭一次有點羞恥之心。他略一正色,道:“昨晚各派弟子都在赤云窟看到了我,雖說是瞞不住了,但如果旁人問我起來,你們能少說的還是少說吧。如能閉口不提,那是最好。”

楊一玄道:“為什么?前輩你與家師不是相熟嗎?”

“呃,熟是挺熟……”

沈清秋正不知該怎么說,旁邊那桌接著聊天。有人邊吐瓜子殼邊道:“六哥,你倒是接著說呀,到底另一種解釋是什么?”

盧六道:“要說起這另一種解釋,那可有意思的多了。這一說法,似乎是從內部人士那里流傳開來的,這洛冰河與沈清秋……”

沈清秋聽到這兩個名字,心里咯噔一聲,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板,豎起耳朵旁聽,手里的扇子也搖得慢了。蒼穹山派兩人也不住側目。

盧六喝了一口茶,道:“這洛冰河與沈清秋是師徒,對吧?洛冰河此人,出身寒門,自小受盡人世困苦,入蒼穹山派門下后,也有一段時間不得賞識,被同門打壓欺辱。幸好,沈清秋待他十分之親厚。”

他說得搖頭晃腦,抑揚頓挫,手里給擱只梨花木,就和說書先生沒什么兩樣了。沈清秋暗暗點頭:對的,沒踹洛冰河下去之前,他自問對他還是蠻有良心的。

楊一玄哼了一聲,道:“待他親厚有什么用。”

有人詫異道:“這說法不就跟沈清秋虐徒的傳言反了嗎?”

盧六道:“這你就驚訝了?那后面還說這對師徒日夜相對,情愫暗生,你該怎么辦?”

這邊桌上三人原本茶水都入了口,聽了這一句,沈清秋和楊一玄齊齊噴了。柳溟煙雖然沒噴,手一抖,茶碗一歪,撒了滿桌。

那一桌吸氣聲此起彼伏:“還有這種說法!”

盧六道:“正是。不過,嚴格地來說,是洛冰河單方面對沈清秋心懷孽念,一廂情愿。”

一廂情愿?一廂情愿?!

“沈清秋是什么人?清靜峰峰主。清靜峰什么路子?清心寡欲,一門心思只撲在攝典修行上。洛冰河求之不得,這才因愛生恨!”

沈清秋額頭手背青筋暴起。

楊一玄震驚道:“因、因愛生恨?”

盧六接著說:“如此一來,就非常好解釋了。仙盟大會一事,肯定是這樣的:

“洛冰河作為清靜峰首徒出戰,成績斐然,自覺心中有了底氣。恰逢魔物失控,結界封山,沈清秋入絕地谷支援。洛冰河一時鬼迷心竅,趁機向師尊表露心跡。”

沈清秋痛苦地扶額。

為什么,總覺得這個人十句話里有九句都可以說沒錯,但就是最后一句聽起來這么怪呢?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