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新世界的大門

“……”

沈清秋蹲在這片熟悉的蒼茫荒原上,深深嘆了口氣。

他說:“為什么,究竟是為什么,我又被拉進來了?”

系統:【您目前所在地點:洛冰河的夢境之地。】

沈清秋抱頭:“這個問題我似乎很早就問過你了,但我還是想再問一次:這里是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好吧,原因其實他也差不多知道了。

在洛冰河意識不穩定、波動極大的時候,往往會有旁人遭受波及,被卷進他龐大如深海漩渦的夢境。

或者說,被他巨大無比的腦洞給坑了。具體情況,參見當初夢魔副本的起始。

沈清秋跟他走過一回夢魔副本。所謂一回生二回熟,這跟連了一次WiFi后第二次就不用輸密碼自動連接了,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目前能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找個位置,坐等洛冰河自己醒過來。

沈清秋慢吞吞站起來,摸摸自己的臉。

夢境中恢復了原本的容貌。習慣之后,再一摸臉上沒有胡子,還真有些不自在。

竹林颯颯,幽風習習。

沈清秋根本不用懷疑,這地方哪怕只露一個邊角給他,也能知道這是哪兒。

蒼穹山,清靜峰。

這輩子他窩得最久的地方,能不熟悉嗎?

還有沿路三三兩兩走過的弟子們,他們的臉和身上的服色,沈清秋更不會不認識。

沈清秋是外界入侵者,和這些“人”不在一個頻道,像個幽靈一樣盯著他們看。這些往往來來的弟子們雖然表情略顯木訥,但的確都有鼻子有臉,而且為數不少沈清秋都能叫出名字。

連夢魔都無法在支撐龐大結界的同時做到保證里面的生物帶有五官,洛冰河居然已經能夠做到了。而且精致到如此地步。

轉出小竹林后,就是清靜竹舍。

高低錯落有致的竹檐之間,泉水飛流,折射出陽光七色,叮叮如律。

一陣踏碎落葉的輕盈足音,走出一個十五六歲的白衣少年。

這少年膚色白皙,似乎是一路小跑過來的,額頭起了一層薄汗,臉頰紅撲撲的,身為可愛,眼角眉峰線條明晰而不銳利,青澀之味撲面而來。

沈清秋忍不住感慨:好久沒見到這么小清新的陽光少年洛冰河了。

他在清靜峰修行期間,喜好穿白衣。而逆反之后的混世魔王洛冰河只穿黑衣,和以往一切幾乎徹底顛倒。這種青蔥的鮮嫩模樣,更是完全看不到了。

他正步走來,整了整衣角,垂頭叫道:“師尊。”

沈清秋知道,他看不見自己,這一聲自然不是在叫他。緩緩轉身,果然見一襲青衫,立在翠葉掩映中。

那張臉,不是沈清秋自己又是誰?

這由夢境記憶衍生的“沈清秋”這么站在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中,身形清癯,也仿佛一支修竹。神色淡定,仙氣泠然,單用眼睛看,還真有幾分遺世風姿的味道。

現在沈清秋作為旁觀者,讓他評頭論足一番,也不得不折服。

這裝B裝的,到這個境界,太夠味了!

洛冰河能把種種細節完美地還原出來,也真不愧是夢魔親傳!

那竹林中似正在出神的沈清秋偏了偏頭,道:“跑完了?”

洛冰河點頭道:“十圈……跑完了。”

沈清秋終于想起了這是哪一段了。

洛冰河說的“十圈”,指的是繞著清靜峰的環籬跑十圈。沈清秋親自給他布置的任務。

這可不是他惡趣味地對男主大大進行體罰,而是忍無可忍。

自從他接手洛冰河之后,琢磨著既然為人師表,怎么也得教點實在的東西,日后翻臉,好歹提到“師徒之情、授業之恩”這八個字時,不至于話未出口、老臉先紅。

第一步就要改正他亂七八糟的走位和身法。

至于教學成果,很早就說過了。最大的成果就是洛冰河往他懷里撞了半個月。

沈清秋道:“再來。這次再沒對,就不只是十圈了。”

洛冰河便聽話地再來了,于是,這次,洛冰河倒是沒撞他,而是腳底一歪,直接抱住了沈清秋的腰。

沈清秋:“……”

洛冰河靦腆道:“師尊,徒兒沒用,跑完十圈,腳軟了。”

沈清秋嘆了口氣。

洛冰河自覺道:“弟子知道。二十圈。”

沈清秋道:“圈什么圈?回房休息去吧。”

他真沒有虐童的愛好。當時真是自暴自棄了。愛咋樣咋樣吧!

不教了,一點成就感也沒有,摔教材!

洛冰河渾然不覺自己被嫌棄了,還興高采烈道:“謝師尊!二十圈明天弟子一定會補上的。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嗎?”

沈清秋在一旁抹了一把額頭。

當年的洛冰河……真他媽是個小可愛啊!

任勞任怨任打任罵給騎給踹給做飯……咳咳,當然這些大部分沈清秋是沒有做過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