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填坑

血肉撕裂的聲音。

還有喑啞的慘呼。

沈清秋按緊太陽穴,眼前景象逐漸清晰起來。

一片血海。

尸堆成山。

洛冰河站在這彷如煉獄般的場景中,木然而立。

他身穿玄衣,染不上紅色,可半邊臉頰都賤上了殷紅的血色,機械又冷酷地手起劍落。

沈清秋愣愣看著這幕畫面。

原本他一看到洛冰河,腦中就自動浮現他抱著自己身體從床上滾下來滾作一團的模樣,毛骨悚然,只想立刻躲得遠遠的。可現在,連回避的心思都被震驚到淡了。

洛冰河居然在殘殺自己的夢境造物。這跟自己拿一把鋼刀往他腦漿里攪基本沒什么區別。

如果不是弱智不懂事,只有瘋子才干這種事!

雖然沈清秋老愛說洛冰河是個抖m喜歡自虐,可自虐到了這個程度,他無論如何也干笑不出來了。

洛冰河抬眼看他,目光中混混沌沌,儼然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樣。可雙眼一下子清亮起來,立刻拋開手中長劍,扔得遠遠的。

他把沾滿鮮血的雙手藏在身后,小聲喊道:“師尊。”

然后,忽然想起臉上也有血,補救一般用袖子擦了擦半邊臉上的血跡,結果越擦越臟,好像個偷東西被當場發現的孩童,越發不安。

沈清秋勉強鎮定下來,道:“……你在做什么?”

洛冰河低聲道:“師尊,我……我又把你弄丟了。弟子沒用,連你的身體都保不住。”

沈清秋神色復雜。

所以他剛才虐殺夢境造物,算是……自我懲戒?

難怪洛冰河連他是幻境產物還是外界入侵者都感知不了。

沈清秋是真沒想到,洛冰河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現在這個樣子,跟瘋了沒什么區別。

瞧著洛冰河這嫻熟程度,恐怕已經不是第一回這么干了。沈清秋何止是不忍心,簡直想說是罪過。

沈清秋嘆了口氣,不由自主放緩了聲音,安慰道:“丟了就丟了吧。”

洛冰河怔怔看著他,道:“……可我現在只有那個了。”

他真的五年都是都抱著一具尸體、一個空殼子過來的嗎?!

洛冰河聲音忽然冷了下來:“花月城之后,我說過這輩子永遠再不會把師尊弄丟,可還是讓旁人搶走了。”

刻骨的恨意和瞳孔里的暗紅色一樣表露無遺。被他拋開的長劍受召飛起,將地上垂死掙扎的幾“人”穿膛而過。陣陣慘呼聲中,沈清秋下意識按住他,斥責道:“你別亂來!在夢境里這是在自殘你知道嗎?!”

洛冰河當然不會不知道,這個結界都是他一手創造的。

他直勾勾盯著沈清秋,反手按在他手背上,半晌才道:“我知道我是在做夢。也只有在夢里,師尊你還會這么罵我。”

聽了這句,沈清秋忽然醒悟過來。

不行。不對。

不能這樣對洛冰河。

要是你對一個人沒那種意思,就不應該給他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繼續神志不清、乃至喪心病狂的幾率也更大。就算是在夢里,也不應該這樣拖拖拉拉婆婆媽媽。

當斷則斷,再牽扯不清下去就成冤孽了。沈清秋果斷抽回手,正了正臉色,擺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轉身就走。

洛冰河一被甩開,呆了一下,立刻追上來,道:“師尊,我知錯了。”

沈清秋冷冷地說:“知道錯了就別跟過來!”

洛冰河急道:“我早就后悔了,只是一直沒法對你說。你還生氣我逼得你自爆靈體嗎?我已經把師尊身體里的靈脈全都修復好了,絕無欺瞞!只要我能進入圣陵……一定有辦法讓你再醒過來。”

沈清秋不答話,心想是不是該沖他腦門甩幾記暴擊才能把他打醒,可洛冰河猛地撲了上來,從后面把他圈住,牢牢抱著,撒潑打滾也不肯撒手。

沈清秋被他抱得渾身僵硬,好像被個毛茸茸的東西蹭了,簡直寒毛倒豎,手中運勁,卻還是沒真打上去,咬牙擠出一個字:“滾!”

說好了黑化之后不走苦情路線的啊!不要拉拉扯扯的!

洛冰河充耳不聞,道:“還是師尊氣的是金蘭城之事?”

沈清秋道:“不錯。”

洛冰河偏不肯放手,喃喃道:“剛從無間深淵返出時,知道師尊你對外宣稱我是被魔族所殺,先前還以為是師尊心軟,畢竟留著幾分情念,不愿讓我身敗名裂。誰知一見面后,看師尊態度,我又怕原先是我想的太美了,我怕師尊為我隱瞞,只是覺得教出了一個魔頭,敗壞了清譽。”

他說得可憐兮兮的,一句接一句搶著往外倒,好像生怕沈清秋粗暴地打斷他不讓繼續說,道:“撒種人真不是我安排的。我那時是氣糊涂了才任由師尊被關進水牢……我早就知道錯了。”

若是現實中的洛冰河,恐怕不會有這么滔滔不絕的時候。大概也只有在他給自己造的夢里,他敢這么絮絮叨叨。在這種時候一把推開他,就像對一個好不容易抱住浮木、傷心哭訴的小姑娘劈頭蓋臉扇了一耳光,未免有些殘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