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春山恨

沈清秋道:“我救過你一次,你也救過我一次了,兩清了。”

他說的“救過你一次”,是指那時攔著公儀蕭,沒讓他殺了蛇男。竹枝郎卻搖頭,道:“不止于此。如果不是沈仙師,在下恐怕再過數年也無法靠近日月露華芝。怎么能說是兩清了?”

沈清秋一聽,正合他意,說:“那好,打個商量,你不能直接把兩道這玩意兒都從我血里抽出來嗎?一定要留在里面嗎?”

這就像是你身體里長了一條寄生蟲,對付這條蟲子的治療辦法居然是放進另一條寄生蟲來和它抗衡。怎么想情況都更糟糕了!

竹枝郎道:“在下這也是頭一次動用天魔血,此前還從未聽說過有什么方法可以消解的。”

好吧,血液入體,溶于無蹤,要再把它分離出來,的確也……不太實際。

竹枝郎道:“雖然不能釋解,但只要在下的血也在沈仙師體內,那位的天魔血就無法起作用。去魔界之后,無法起到追蹤之效,也絕不能折磨于你。”

打住。

沈清秋道:“等等。我什么時候說過,我要去魔界了?”

竹枝郎道:“很快就會去了。”

沈清秋觀察他神色,道:“你說的‘報答’,該不會是要帶我去魔界吧?”

逗他呢?去魔界干啥?物資匱乏文化風俗格格不入,還會水土不服。

而且目下有件更需要擔心的事。他之前被洛冰河接近于戀尸癖的行為嚇到頭腦發熱,讓柳清歌把自己原先的身體帶走了,洛冰河會不會一怒之下,把蒼穹山給一鍋端了啊?!

他得先回去和諸位同門通個氣。沈清秋立刻掀開被子,打算跑路,誰知,剛一動作,就感覺一條又滑又黏的冰涼柔軟事物順著腿爬了上來。

一條碧青色的蛇從被子中緩緩探出頭來,正朝沈清秋嘶嘶吐出鮮紅的蛇信子。

這蛇三指粗細,乍看形似人界毒蛇竹葉青,眼泡極大,瞳孔極小,對比之下,觸目驚心。沈清秋卻不怕這類軟體生物,冷眼看著,手中悄悄凝力,正想出其不意、捏爆它七寸,碧蛇突然身軀弓形后仰,紅口大張。

明明是一條蛇而已,嘴里居然發出人嗓一般刺耳至極的尖叫,同時開花似的在蛇頭四周炸出了無數根密密麻麻的綠色倒刺,刺尖泛著鮮紅,蛇身更是打了氣一樣膨脹了幾倍。

剛才還能算嬌小可愛的觀賞蛇,現在就他媽是個怪物,魔界品種果然兇殘。沈清秋立刻打消了用手直接接觸的念頭。

竹枝郎斟滿了一杯茶,放到桌上,誠摯地道:“沈仙師為何不聽我說完就要走?在下是真心想報答白露林不殺與相助之恩。”

沈清秋扯了扯嘴皮:“要我去魔界,不去就放這種東西到我床上來,算是‘報答’?”

竹枝郎笑了笑,道:“不只是床上。”

又有一條拇指粗細的小蛇從沈清秋衣服里滑出來。

這一條一直盤在他衣服里,被體溫溫熱了,窩得舒舒服服,剛才也一動不動,沈清秋居然一直沒覺察到它的存在。“嘶嘶”聲不斷中,床底下流水一般爬出了無數條大小粗細不一的青蛇,鋪滿了整間房的地面。

沈清秋沉默半晌,道:“蛇族?”

竹枝郎自若道:“家父正是南疆蛇族。”

怪不得他叫這個名字。

魔族對階級和血統方面非常重視,平民或血統低賤的魔族不允許在名字后稱“君”。沈清秋琢磨著,這個字是個代表地位和階級的后綴,就像帝王名諱不可侵。

洛冰河之所以上位期間略不順遂,就是因為諸位魔君對他人類混血的那一部分頗有微詞。至于“××郎”這種名字的角色,在魔界副本前期被洛冰河打死不少。所以沈清秋斷定,后面帶這個字的,不說都是貧民窟,至少出身不會多好。

竹枝郎無疑屬于天魔血系,卻不能稱君,問題肯定出在混血的一方身上。

蛇族群居活躍在魔界南疆,嚴格地來說,還是算魔族,但這一族本體是巨蛇形態,生下來是就是這樣,隨著年齡增長和修為提高,極少一部分會慢慢化為人形,退去鱗片。但更多的是終生保持蛇形。

沈清秋道:“令堂是?”

竹枝郎道:“家母天瑯君之妹。”

天瑯君的妹妹好歹也算是魔界公主一樣的人物了,是有多想不開,跟誰不好、非要跟一條蛇生孩子,太尼瑪重口了!!!

沈清秋忍受著那兩條蛇在他大腿和小腹上慢慢磨蹭,道:“這么說,你算是洛冰河表哥了?……我說,你不能讓它們別往我……衣服里面爬了嗎?”

竹枝郎道:“若單論輩分,的確是可以這么說。它們似乎十分喜愛沈仙師,在下也沒有辦法。”

鬼才信你沒有辦法!

沈清秋忍了,問道:“你為什么會在幻花宮?”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