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無地自容

蒼穹山派外設有空防結界,非本門仙劍不得未通告入境,擅自入境即被打偏軌道,沈清秋便在山腳停下,把飛劍遣回去,順便換了身衣服,弄了個斗笠來戴戴。

山下小鎮常有修士往來,今天卻沒看到多少,沈清秋正微覺奇怪,有人問道:“這位仙師,您這……可是要上蒼穹山派去?”

沈清秋點頭。那人又道:“現在去,不大好吧?”

沈清秋心一緊,問道:“怎么個不好法?”

那人與其他幾人面面相覷,道:“您還不知道吧?這山上,已經被圍兩天了。”

過山門,上登天梯,居然連一個守山弟子也沒有遇到,沈清秋心中不祥預感越發強烈,一躍數階,飛奔而上。

越往上走,越能看清,穹頂峰上好幾處天空都濃煙滾滾,夾雜電閃雷鳴。

穹頂峰之巔,狼藉一片,火燒林,冰錐滿地,檐角損毀,看來經過了幾場惡戰。穹頂殿外,陣營分明的雙方正對峙著。一方是人界修士,有站有躺,木清芳穿梭其中忙碌。另一方是身披黑鎧的魔界士兵,黑壓壓呈排山倒海之勢。雖然似乎暫時停戰,可只要有人劍多出鞘一寸,必將重新引爆空氣中的火藥味。

看來洛冰河已經不屑于掩飾身份了,沈清秋并不驚訝。原著洛冰河暴露自己血統,也差不多是這個階段。魔界上位已成定局,幻花宮也從里到外都被他洗腦,整治得服服帖帖,站穩腳跟,自然不需再遮遮掩掩。只是撕破臉皮的前景提要不同罷了。

峰上弟子雖都必須穿校服,但也有不少成名修士不必受此拘束,沈清秋一身格格不入的裝束倒也沒人太過在意,他擠到殿前,往里張望。

岳清源閉目而坐,柳清歌在他身后,手掌與他背部相接,兩人身體四周靈力波動似乎不太穩定,恐怕都情況不好。

再見這兩位掌門師兄和倒霉師弟,他們貌似又是被自己坑成了這樣,沈清秋無比內疚,再一轉頭,呼吸滯了滯。

洛冰河沉沉地站在大殿另一側。

他穿玄色,襯得皮膚白得透明,眼睛極黑,卻又極亮,表情冷淡,卻仿佛有兩團鬼火在瞳孔中熊熊燃燒跳躍。漠北君立在他身后,雖然是副手的位置,卻微微昂頭,宛如一尊理所當然趾高氣揚的冰雕。

在真實世界中再次親眼看見洛冰河,沈清秋實在很難形容此刻的復雜心情。

此人固然是他不幸一生的罪魁禍首,可現在思來,似乎常常都是他自己理解錯了洛冰河,亂搞一氣,才讓事情變得更糟糕。他有責任,他承認。而且洛冰河也被他坑得不輕。因此,雖有尷尬,卻無憎惡厭懼。

這就像看到一個妹子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就算她再丑,或者你再對她無感,至少也沒辦法討厭她。雖說洛冰河不是妹子(卻比妹子還麻煩),也絕對跟丑是極端反義詞。

岳清源睜開雙眼,齊清萋急道:“掌門師兄,你……無恙吧?”

岳清源搖了搖頭,望著洛冰河,緩緩道:“昔年魔族攻上蒼穹山派,閣下作為抵御魔族的一份子迎戰,你師父更是以一身護下整個穹頂峰,不想今日,卻也是你率領魔族,將蒼穹山逼至如此境地。”

洛冰河淡淡地道:“若非貴派逼人太甚,我也不想這樣。”

齊清萋氣極反笑:“哈!哈!蒼穹山派逼人太甚,真該讓天下人來聽聽。你這白眼狼叛出師門、忘恩負義倒也罷了,逼自己師父在面前自爆,之后連死人都不放過,拿他尸體不知道做些什么見不得光的事,現在倒反咬一口,究竟是誰逼人太甚?!”

洛冰河對她的嘲諷充耳不聞,木然道:“下一個是誰?我要摘這題字了。”

沈清秋一驚,抬頭望去。洛冰河說的題字,恐怕指的是穹頂殿中,高懸在上的橫幅牌匾。“蒼穹”二字是蒼穹山派祖師之一親手所題。年歲久遠,意義非凡,相當于蒼穹山的一塊臉面。誰要摘了這題字,就相當于是扇了蒼穹山派的臉一巴掌。

當年紗華鈴貿貿然率一眾武將圍上穹頂峰,打的就是把這題字摘回魔界耀武揚威的主意。

齊清萋道:“你要戰便戰,一會兒燒個洞府,一會兒毀一座山門,現在又要來摘這題字,算是什么意思?零碎折磨不肯給個痛快?”

岳清源道:“齊師妹稍安勿躁。”他站起身來,雖處劣勢,神色卻穩如泰山,不亂軍心,道:“清秋師弟的仙身已安置在殿內,他是我蒼穹山派的人,更是清靜峰的人,身隕后必然要下葬清靜峰歷代峰主墓林中,入土為安。閣下除非把蒼穹山派盡數抹殺,否則,只要本門有人一息尚存,無論耗上多久,清秋師弟的尸身絕不會交予你手。”

在場數人齊聲喝道:“正是如此!”

沈清秋就知道他們會是這個態度。正是因為蒼穹山派一定會盡全力護住他那具軀殼,沈清秋才必須要回來和他們通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