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圣陵副本

天瑯君笑瞇瞇地道:“我對峰主可是神往已久。”

沈清秋深深體會到,氣度這種東西,果然不是單純的掛逼附帶物,還是要靠家世和從小的教養來刷。

不說別的,讓這對父子坐同一副棺材,擺同樣的POSE,天瑯君可以坐出王族的雍容效果,洛冰河雖然長得帥……呃,大概坐出的還是棺材的效果。

和兩位天魔血系的傳承者,處在同一個空間,并且這個空間里還有不少魔界貴族的干濕粽子在圍觀,沈清秋表示壓力非常大。

他皮笑肉不笑,道:“不敢當。既然神往已久,為何閣下不出……出來一聚呢?”

再怎么裝B,坐棺材里面裝,也太不像話了。除非——

他站不起來。

天瑯君手指緩慢而規律地敲打著棺沿,瞳孔里倒映出墓室跳動的幽綠火光。

他愉悅地說:“好啊。可否請峰主助我一把?”

有詐有詐。絕對有詐!

有詐也要硬著頭皮上。沈清秋微微一欠上身,朝他伸出一只手:“請?”

天瑯君欣然扶住,站了起來。

原來不是為了隱藏某些弱點啊。沈清秋略感失望。

然后,拽了個空。

可他手里明明還感覺握著天瑯君的小臂。沈清秋目光下轉,低頭一看。

的確還握著,但是也只剩下一條小臂了。

沈清秋面無表情。

天瑯君掉了一截手臂,空了半邊袖子,仍很有禮貌:“啊。又斷了。勞煩峰主把它遞給我。”

沈清秋:“……”

靠靠靠靠靠!

好驚悚!!!

你特么是人偶嗎關節可以隨意拆卸?!

沈清秋的手不顧心靈的顫抖,蛋定地把那截小臂遞給了天瑯君。后者和竹枝郎都一臉習以為常,咔擦一聲,真的是咔擦一聲!就把手臂接回去了!接回去了!

天瑯君活動了一下接回的部分,莞爾道:“見笑了。”

沈清秋留意到,不止斷口之處,那條手臂上不少地方,筋脈血肉都變成了紫黑色,在偏白的皮膚上格外駭人。甚至他領口下方,也延伸出來半片淡淡的烏色。

沈清秋沉吟片刻,道:“露華芝。”

他這只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引起的可不只是一場海嘯。

頭先猜測,竹枝郎極可能把露華芝采去替天瑯君塑身了,果然沒錯。

只是,這具日月露華芝塑成的身體,天瑯君恐怕用的不太順心。

沈清秋之所以魂魄與露芝契合度不錯,第一,露芝是用他血氣養出來的;第二,露芝是靈氣作物,沈清秋也是以靈氣為修煉基礎,二者從屬性上來說,渾然相合。

然而,天瑯君情況卻不一樣。

他是魔族,修為以魔氣為基礎,露華芝會有自發的排斥反應,肉身保鮮效果得不到保障。出現這種軀體被侵蝕的狀況,也不是不可能。

天瑯君一點也不忌諱這個話題。

“正是如此。說起來,能離開白露山,其中也有沈峰主的一份功勞。”

沈清秋瞅瞅默然站立一旁的竹枝郎,憶起當初他白露林中的形象,實在是……非常之不好。簡直是慘不忍睹。可即便是這樣,天瑯君被高山鎮壓的那些年,他居然一直不曾退出白露山,得了露芝,也沒給自己用,而是毫不猶豫幫主子塑了身。

好一曲忠誠的贊歌!

沈清秋口里答話,眼角余光卻在墓殿中的壁畫上掃動。

他心不在焉道:“功在喜……竹枝郎。白露山蟄伏數年,終于等到了機會。有此得力下屬,天瑯君真令人羨艷非常。”

天瑯君道:“我這個外甥的座右銘你沒聽過嗎?”

沈清秋道:“聽過。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嘛。”

竹枝郎紅了臉,在幽綠的燭光下看十分詭異,道:“沈仙師莫要取笑于我。”

沈清秋可沒取笑他,他正一門心思琢磨壁畫。

這壁畫色澤鮮艷,筆觸狂潦,但能看出,正對大殿門口的,是一張巨大的女人臉孔,雙眼彎彎,嘴角上揚,正是一幅喜不自勝的模樣。

沈清秋暗暗判斷,這間墓殿,是圣陵“喜怒哀”三座圣殿之中的“喜殿”無疑。

這個信息,將會非常有用。

天瑯君并未覺察異樣,說道:“他就是這樣,腦子轉不過彎。所以才一直向我懇求要帶你來魔界。”

沈清秋一直搞不明白這種邏輯,略略回神,看了竹枝郎一眼:“要我來魔界,和報恩究竟有什么聯系?”

天瑯君從容道:“當然有聯系。因為四大派一個都不能留下,若沈峰主現在還在蒼穹山派,便也在這范圍之內。他自然不希望你留在那里。”

沈清秋不知道該接什么話了。

剛才還覺得這位看上去是個講道理的主兒,現在看看……跟所有雄心勃勃的大中小BOSS也沒什么區別。目標都是“毀滅世界、殺光正派”。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魔界大好青年,懷揣著對人族的熱愛,卻無緣無故被鎮壓了這么多年,心生怨恨也是應該的。沈清秋無語片刻,配合地問道:“下一步是把整個人族滅絕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