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困境

天瑯君只輕輕拍了洛冰河肩膀一掌,那只手臂便又斷了。他皺了皺眉,竹枝郎立即代為拾起,雙手呈上。

洛冰河也不去擦拭鮮血,眼中閃過兇光,反手握住背上心魔。天瑯君道:“劍是把好劍。可惜用法亂七八糟。”

洛冰河沖沈清秋低聲喝道:“走!”

走什么走?走得了嗎!

竹枝郎道:“遲了,兩百頭黑月蟒犀也只不過能讓圣陵結界打開一瞬,放你進來而已。”

洛冰河厲聲道:“那就用你們兩個做血祭,再開一次!”

誰知,心魔劍還未完全出鞘,就猛地又插回了鞘中。天瑯君不知什么時候已站到他身后,一只手指就把劍壓回鞘里,竟是不讓他把劍抽出。洛冰河反應也快極,轉身迎擊。誰知無論他多快,每次心魔都只能拔出最多三寸,隨即就被壓回。幾個來回,天瑯君似乎失去了興趣,手腕一翻,不管心魔,而是直接壓在了他的天靈上。

洛冰河雙眼猝睜,一團濃郁的紫黑之氣在他天靈上方翻卷,不知道天瑯君正在做什么,他竟說不出話來。

天瑯君閉目一陣,睜開雙眼道:“原來不止你一人,還捎帶了兩條小魚進來。”

他提起手,對著洛冰河那張臉看了看,客觀地評價道:“像他母親。”

一旁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眼睛像你。”

天瑯君緩緩回頭。

修雅劍寒光閃閃,橫在竹枝郎頸間。沈清秋道:“這么好的下屬,沒了可不劃算。天瑯君是不是該斟酌一下?”

竹枝郎低聲道:“君上,屬下一時疏忽。”

都“一時疏忽”了還這么難搞!沈清秋費了老大勁才把他制住。這人不化蛇形的時候也一樣滑溜!

天瑯君緩緩道:“你這么對竹枝郎,他會傷心的。”

沈清秋半真半假道:“你這么對你兒子,我也會傷心。你放開你兒子,我放開你外甥,如何?”

天瑯君道:“只怕不給我這個機會。”

沈清秋手心其實全是冷汗,可聲音聽上去極其冷靜:“我正在給你這個機會。”

天瑯君道:“我是指,竹枝郎不會給我這個機會。”

話音未落,竹枝郎猛地主動朝沈清秋劍尖撞去!

這一下力道非常,真的是拼死之勢,絕無半分作假嫌疑。沈清秋吃了一驚,下意識撤劍。劍鋒一收,竹枝郎趁勢脫身,閃回天瑯君身旁。

天瑯君做了個“你看吧”的表情,笑道:“若要我為他受要挾,竹枝郎會自求一死,沈峰主可千萬別小看他。”

沈清秋氣得要吐血。作為人質,竹枝郎真是完全沒有價值可言。好不容易挾持一次,完全沒有成就感!

天瑯君道:“我外甥受了點委屈,理應在沈峰主徒弟身上討回來。”說著,五指微微收攏。

洛冰河悶哼一聲,眼角有鮮血流出,可眼珠還艱難地轉向沈清秋那邊,咬住牙里的血沫,道:“……走!去哪兒都好……別待在這里!”

沈清秋猛地抬頭,修雅劍向正前方擲出。仿佛白電橫閃,急刺向天瑯君,他微一偏頭,劍鋒擦著他的臉頰,鐺的一聲,釘在身后遠處畫壁上。

他道:“準頭不大好。”

沈清秋慢慢收回手,一勾嘴角:“很準。正中靶心。”

天瑯君微微一怔,當即回頭。

只見修雅劍正正釘在壁畫上微笑女人面孔的一只眼睛上。原本鑲嵌在瞳孔部位的寶石碎成數片,閃爍著落下石壁。

那女人明明只是畫在墻上的一張臉,可彎彎勾起的嘴角越勾越翹,竟像是越笑越開心,一只咧嘴咧到了耳朵邊,仿佛裂口女的血盆大口。

突然,墓殿之中,爆發出尖銳無比的大笑聲。而這笑聲,正是從壁畫上的女人嘴里發出來的!

喜殿有防盜措施。一面墻壁上都是鑲嵌的寶石,可你只要撬下來一塊,就等著被喜殿魔女的音波武器活生生笑死吧!

這笑聲對魔族功效尤為明顯,畢竟本來就是為了防備魔族,沒有哪些人會閑得沒事來魔界盜墓的。一入耳朵,心臟和腦筋突突狂跳不止,一陣銳痛,天旋地轉,眼睛發花。竹枝郎忍不住捂起了耳朵,天瑯君也抽出一只手按住了太陽穴。沈清秋早有準備,趁這一瞬間的機會,倏地掠過,左手一揚,修雅劍應聲回鞘,右手抓起洛冰河就跑!

沖進下一座墓殿,沈清秋第一件事就是放下閘門,放死!沉重的巨石應聲落地,激起亂塵,他只找到關門機關,沒找到開門的,開不了最好!他剛剛這么想,好不容易放了心,回頭一看,險些給跪了。

竹枝郎一只手被他緊緊拽著,眨了眨眼。

醉了醉了。這也能拎錯人!!!造的是什么孽,他居然把那對正在單方面家暴的父子留在了喜殿啊啊啊!

罪過啊罪過!!!沈清秋甩開手轉身就要去劈石門,竹枝郎扯住他:“沈仙師,你別回去了。君上面前,他沒有勝算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