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融冰

洛冰河昏迷之后,威壓失去震懾力,方才縮進黑暗深處的盲尸們又開始蠢蠢欲動,嗬嗬嘶嘶地圍了上來。

沈清秋一手抱著歪倒的洛冰河,一手握住修雅劍,猛地一甩,劍身脫鞘飛出,勢如飛矢,第一個來回穿刺了十幾只。然而雪亮的劍刃反光十分厲害,咽氣燭的綠光映在劍身上,愈發刺眼,盲尸對光線的捕捉能力極強,閃避也快,第二次這招就不管用了。沈清秋剛把佩劍插回腰間,幾只枯瘦的手臂已經伸到近處,甚至有一只沖洛冰河的眼球探去,他一掌甩出一個暴擊,把那只不規矩的盲尸腦袋炸開了花。

只是,暴擊這招雖然好用,卻不能時時用。靈力消耗太大,不多久便會彈盡糧絕,而且沈清秋現在又回到兩格電的靈力狀態,不能再像之前那樣無所顧忌,打出二十幾發后便微覺力不從心。盲尸在墓道中推推搡搡,他只好來一個踹飛一個,這些怪物雖然低級,卻總也打不完,還要抱著一個昏沉沉的洛冰河,踉蹌之間,一時沒抱牢,洛冰河腦袋又在石壁上撞了一下。

“咚”的一聲,聽著格外疼。沈清秋心虛地用手墊住他后腦勺,摸了又摸,總覺得似乎鼓起了一個大包。他心下祈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又燒又摔的,可千萬別把孩子磕傻了!!!

小鬼難纏,繼續留在這條布滿咽氣燭的墓道,只會引來源源不斷的盲尸。他換了個姿勢,把洛冰河一只手扛在肩上,大步流星拖著往前走,盲尸在身后被甩出數丈,可隨著他急促的呼吸,咽氣燭不斷亮起,把二人身影照得無所遁形,盲尸雖然跟不上,卻一直甩不掉,窮追不舍。直到拐角處路過一間小墓室。

這也可能是一間準備室,里面棺槨橫七豎八,擺的極不整齊,有的連棺蓋都掀翻在地,半點不見莊嚴凝重。沈清秋急忙忙拖著洛冰河進去,一口一口挨個查看,有的里面躺著姿態奇異的枯尸,有的里面則空空如也。

墓室外嗬嘶之聲越來越近,拉出長而亂的黑影在地面交錯亂行。沈清秋見形勢危急,躍進石棺。他本想把洛冰河塞進另一口棺材,可沒那個時間了,兩個人抱作一團,齊齊翻身滾入石棺之中。

饒是里面墊著柔軟的底托,沈清秋還是摔得眼冒金星。洛冰河在上,沈清秋在下,他被沉沉壓著,險些沒一口氣喘不上來。

吃什么長大的這孩子!看著挺瘦怎么這么沉!

還有半邊棺蓋沒蓋嚴實,沈清秋正要伸手去關,外面幽幽綠光晃動,天頂上映出數道佝僂的黑影。

盲尸進來了。

它們緩慢地走近墓室中,不時傳來輕輕的“扣扣”之聲,還有尖銳的指甲擦刮過石棺表面的雜音,令人毛骨悚然。

但如果說有哪個地方絕對不會藏著咽氣燭,就是棺材里了。只要沒有光源,這些睜眼瞎也抓不到他們。

沈清秋不慌不忙,仰面朝天躺著,洛冰河臉朝下壓在他身上,頭嵌在他的肩窩上,熱量傳到沈清秋脖子上,燙得人難受。

連他都難受,洛冰河自然更難受。剛好洛冰河手冰頭熱,不如用他的手給額頭降個溫。沈清秋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正想抓著洛冰河的腕子舉起來,忽然身體一僵。

五根枯皮包骨、指甲奇長的手指出現在棺材上方。

為什么會搜查的這么仔細徹底!!!不是說盲尸智商很低的嗎!!!不是發光的東西人家根本不想理的好嗎!!!

沈清秋突然發現,他臉旁的確有個東西在發出淡淡的紅光。

斜眼一看,洛冰河雖然眼睛閉著,可額頭上的天魔印已經化出來了,額頭間赤紅的紋印正隨著他的呼吸明明滅滅。紅光隨之一黯一亮。

這玩意兒是啥!難道是類似于每次奧特曼打小怪獸時最后關頭都要閃巴閃巴的玩意兒嗎?

他兩手都被洛冰河壓住,抽不出來捂住那枚壞事的印記,下意識猛一轉頭,唇角壓住了那片光潔的額頭。

看上去……好像有點像在親洛冰河的額頭。不要在意這種細節,保命要緊!

那只枯瘦伶仃、指甲里塞滿污垢、還纏著幾縷發絲的手顫顫悠悠探進石棺來,四下摸索著。

這棺材內部空間狹窄,可棺肚深長,只要它繼續保持這個摸索范圍,還是碰不到棺底的兩人。但這只手卻分毫不知收斂,越探越深。沈清秋心跟著他越吊越高,眼看就快碰到洛冰河的背部,他一咬牙,抽出一只快被壓麻的右手,在洛冰河背后找了一片還算完好的地方,按了下來。

這么一按,洛冰河的上身和他徹底貼到了一起。原先還有縫隙可尋,現在,兩個人幾乎嵌成了一團,胸膛貼胸膛,小腹貼小腹。

本來,小腹應該是人體最柔軟的部位,沈清秋肚子卻被洛冰河的小腹硌得慌,越往下壓,越確信他肯定練了八塊腹肌,硬得硌死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