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以身相護

虬結粗壯的老樹之后,走出兩個人來來。

準確的說,只走出了一個人,另外一個,被推在一只類似輪椅的小車上。

站著的是個腰肢纖細、凹凸有致的美貌女子。被推著的雖然坐在椅車上,頸部以下都裹在一條粗氈毛毯里,但露出的那顆頭沈清秋卻十分熟悉。

那柄劍還在前進,沈清秋不得不抓緊了它,用力之大,劍刃幾乎要切下他半個手掌。

他臉上表情一成不變,假笑道:“秋姑娘,老宮主,別來無恙。”

秋海棠目光怨憤。老宮主的頭動了動,聲音嘶啞:“沈峰主看我這像是無恙么?”

也就是說說走個過場而已。沈清秋干笑一聲。

仔細觀察,他發現,“無恙”這個詞,真的不適合用在此時。從前的老宮主是得道仙家一般的人物,無論仙盟大會初見,還是金蘭城不歡而散,外表儀態,都是絲毫不墜。可現在的老宮主,從來一絲不茍的雪白胡子變得污垢糾結,面容更是蒼老了不少,皺紋堆積比他身后的老樹枯皮還密。

老宮主語音森然:“你一定很奇怪,為什么我變成了這個樣子。”

沈清秋心想我能說不奇怪然后你可以放我過去么?嘴上卻說:“在下聽聞老宮主歸隱云游去了。”

老宮主嘿嘿道:“歸隱云游?究竟是怎么回事,這就要問你的好徒弟了。”

雖然不知道具體怎么回事,但看來是找洛冰河算賬的。

沈清秋不動聲色,把洛冰河往身后掖了掖,盡數擋住。

秋海棠恨恨道:“沈九,我早就說過,你化成灰我也認得出來。我早就知道花月城你自爆的事肯定有詐,自裁謝罪?呵呵,你怎么會是那種人?在那魔界妖女的地盤我一眼便瞧了出來,你果然沒死!”

你認出的只是我的肉體,沒有認出我的靈魂,有什么用啊……沈清秋無奈。

當日在紗華鈴的赤云窟被擒時,沈清秋救各派人士出來,只和她見了短短一面,居然就引起了懷疑。他重回蒼穹山派,被洛冰河帶走之后,秋海棠也穿越了邊境之地,跟著一路來到魔界。洛冰河大量抓捕黑月蟒犀破除圣陵結界,必然焦頭爛額,心神紊亂,無暇防備,竟然沒注意到有人跟著偷偷混了進來。總結:女人的仇恨真是不能小覷。

只是這兩個人的組合,沈清秋還真從沒想過,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搭上線的。

想到這里,沈清秋忽然明白了:“當初秋姑娘忽然出現在金蘭城,這里面也有老宮主的一份功勞吧?”

既然竹枝郎已經否認是他所為,那就是別人在推波助瀾了。否則憑秋海棠所在的雜門雜派,哪有機會搶到前沿。

老宮主冷冷一笑,不答話,也沒否認。

空氣中漂浮著蒲公英種子一般細小的白絮,晃晃悠悠,飛過眼前去。沈清秋道:“沈某自問不曾得罪過老宮主……”

老宮主道:“事到如今,也不必隱瞞。”

他嗓子喑啞,仿佛有一塊痰堵在喉嚨里:“當初洛冰河入我幻花宮,我悉心栽培,有意扶持,他卻執意不肯拜我為師,更不肯娶我女兒,偏偏對你念念不忘。我自然要對沈峰主好好探查一番,看看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誰知倒讓我查出不少陳年舊事。對你的底細,我一清二楚。你師從何人,做過哪些事,究竟如何拜入蒼穹山派門下,真是精彩得很。即便是沒有撒種人這一樁,水牢你也是去定了。誰知另有其變,倒沒讓我費心。”

這么說,當年幻花宮弟子對他態度奇差,不是洛冰河有意引導,卻是老宮主在刻意影響。

沈清秋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洛冰河。

這孩子若是腦子轉一轉彎,拜其他人為師,也不會生出這么多事端了。但這份執著和死腦筋,沈清秋卻埋怨不起來。他只好嘆氣:“小徒承蒙老宮主厚愛。只是宮主剛才那兩劍,都擺明沖著他來,未免言行不一。”

老宮主道:“當初是當初,如今卻不一樣了。沈峰主請讓開,我要同這小子算清總賬。”

沈清秋:“我讓開,宮主只殺他,不管我?”

秋海棠冷笑道:“他不管你,我還在這兒呢!”

本來她戰斗力太低,可以忽略不計,但眼下這個狀況,還真有點麻煩。

老宮主道:“這畜生忘恩負義,把我害到如此地步,我非手刃了他不可。”

沈清秋說:“他要是真忘恩負義,也不會留你女兒一條命了。斬草須得除根,這個道理他比你我都明白。”

打死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幫洛冰河說話辯解的一天。

聞言,老宮主桀桀怪笑出聲。秋海棠猛地掀開蓋在他身上的粗氈。沈清秋呼吸滯了幾秒。

毛氈之下,只剩一個平整四方的軀體,四肢全都不翼而飛。

老宮主竟然被削成了人棍!一代宗主,就這么人不人、鬼不鬼、臟兮兮地窩在一座小破車上,只剩一顆頭能轉動。這畫面凄厲駭人至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