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光棍節二更

天瑯君和竹枝郎已經從腳脖子凍到了頭頂,兩尊黑氣環繞的冰雕佇立在中央。洛冰河踏入殿中,絲絲寒冰白氣順著他黑靴往上爬,被毫不留情地踏碎。他沖那兩具冰雕各拍一掌,堅冰上現出蜿蜒的裂痕。

沈清秋半倚著石壁,道:“沒用,已經成型的晶冰沒那么容易碎,而且你這么打,也傷不到里面的他們。倒不如抓緊時機,趁他們被封住,逃出圣陵。”

洛冰河霍然轉身,又朝他走來。

乍見洛冰河,沈清秋又驚又喜。原本就是打算再回石棺那里去接人的,沒想到人自己醒了,剛想脫口而出問他一句感覺怎么樣,卻發現洛冰河似乎火氣大得很。

洛冰河厲聲道:“不是說了讓你別跟他們一路嗎?!”

這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沈清秋本來就暈,被吼得耳膜隱隱作痛,仿佛遭人迎頭澆了一盆冷水,呆了一下,驀地一股無名火起,躥上心頭。

他干巴巴地說:“你好了嗎?”

洛冰河語氣仍是不善:“好什么好?”

看他中氣十足,多半是好了。

既然如此,也算是還了洛冰河一點人情。好歹說起來,自己也不算人渣得徹底了。

沈清秋點點頭:“那好。”轉了個身,胡亂找了個方向走開。

其實他也不知道該走哪里去,要出圣陵,心魔劍,洛冰河,兩者缺一不可,少哪一個都只能在圣陵內部瞎晃悠。可是,拼了老命把人拖了一路,到頭來還被吼一臉,悻悻然的呆著也沒意思。

他沒走出幾步,石道旁一只咽氣燭驀地亮起,幽幽燭火,照亮了他半張側臉。

洛冰河突然伸手拉住他:“……你哭了?”

沈清秋聞言一愣。

他哭了嗎?

他哭了嗎?

他怎么可能哭了!!!

沈清秋抬起左手擦了擦臉頰,這只完好的手剛才一直牢牢抱著洛冰河,現在才有機會騰出來做別的事。一摸臉,艸,真的濕漉漉的啊好惡心啊。

沈清秋猛地想起來,這是剛才把腿上破皮生長出來的情絲拔掉的時候疼出來的眼淚。

真難看。

洛冰河剛才聲音里的火氣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怔怔地道:“這么說,我當時隱隱聽到師尊在哭,不是假的?”

沈清秋有點惱羞成怒:“哭什么哭,不知道!”說完摔手就走,洛冰河連忙從后面抱住他。

好死不死,剛巧抱到了沈清秋被情絲扎根的右手臂,沈清秋忍著沒慘叫,還是悶哼了一聲。洛冰河立刻松開,只牽著他左手,借著燭火察看。

越是察看,越是心驚。現在沈清秋身上幾乎沒有一塊能看的地方,傷是傷,血是血,糊作一團,當真慘不忍睹。

洛冰河記得,昏迷之前,沈清秋分明是完好無損的。他聲音發抖:“這些……都是為了……我?”

沈清秋要吐血了。不然呢?

他說不出這種話,弄得好像跟敲鑼打鼓曬恩情似的,只迸出兩個字:“放開!”

洛冰河瞬息之間換了一張臉,軟了下去:“不放。師尊你別生氣,我錯了。”

這話他說過很多次!

沈清秋一掌揮開。趕緊走走走,盲尸都圍了上來,在這里擋道像什么樣子。

洛冰河被他遣開,又牛皮糖一樣纏了上來,掰都掰不下:“要不師尊你打我吧。再打一頓出氣可好?”

快來人這里有個抖m誰快來把他關起來——

他腳底飛快,兩人走了一路,洛冰河就纏了一路,洛冰河那套路現在沈清秋已經熟悉了,看準了他吃軟不吃硬。磨了半天,沈清秋無奈道:“……你老是這樣,哭著認錯,死性不改。有什么用?”

洛冰河給他說的都快抽泣了:“我改還不行嗎。師尊不要拋棄我。”

看了他這幅窩囊樣子,要不是顧念他后腦勺還有自己撞出來的包,沈清秋真恨不得沖他腦門抽幾章。他的教育方式也沒問題啊?怎么就養出了一個哭包。混世魔王洛冰河喜歡牽著師尊衣服哭哭啼啼,說出去像什么樣子,誰特么的敢信!?

寧嬰嬰都沒他愛哭!

沈清秋快受不了了:“誰拋棄你了?啊?”

洛冰河道:“我昏過去的時候,殘存著一點意識,拼命想著要醒來。可是好不容易醒過來了,發現躺在一口棺材里,師尊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一時氣昏了頭,以為又被丟下了,以為師尊你寧肯跟他們走也不想理我……”

一覺醒來,發現被孤零零“拋棄”在棺材里,滋味確實不大好。沈清秋心虛地咳了一下。

洛冰河又道:“我剛才不是故意的。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心里不想這樣,不想說那種話,可在師尊面前,我總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這樣難看、丟人,但是師尊你原來沒扔下我,一直都在護著我,不是我做夢,我好高興……”

究竟是誰比較難看、丟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