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表白狂魔

夢境之地。

竹舍。

屋外疏風穿林,竹葉颯颯。沈清秋坐于案旁,雙手攏袖,定定出神。

簡稱坐著發呆。

未過多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洛冰河出現在竹舍門口,急道:“師尊!”

他搶進屋里,沈清秋憋了老半天的槽終于一口炸了出來。

沈清秋道:“讓你給,你真給啊?!”

洛冰河道:“我不給的話,還不知道那魔頭要怎么折磨師尊。”

還說人家是魔頭,你自己就是魔頭,一個大魔頭一個小魔頭,折騰死人了!

沈清秋耐心道:“我一沒叫二沒喊,怎么就值得擔心了?我……為師也不是不能忍的人。”

時隔多年,首次在洛冰河面前重新自稱為師,感覺莫名酸爽。

洛冰河看著他,隱隱有悲憤之色在目光中閃動:“師尊,你都疼暈過去了,還說不值得擔心?”

好不容易能醒來見面,好不容易終于把話說開,卻還是迫于無奈,眼睜睜看著人被帶走。

若不是顧忌天瑯君的血蠱,洛冰河也不至于束手束腳。明明不想拖人后腿,卻還是讓人受了牽制。沈清秋心中煩躁:“不是你沒用。是我不留神,著了他的道。”

洛冰河道:“師尊被他灌下血液,也是為了幫我的緣故。即便師尊能忍,我卻不能忍。那劍他要就給他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東西。”

沈清秋給他跪了。

什么叫“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東西”?那可是你的金手指啊!!!

話到嘴邊,他迅速改了口:“你有沒有考慮過,心魔劍落入旁人手里的后果?魔界,北疆,人界,蒼穹山,都會是他摧毀的對象。”

他在挑明利害,洛冰河卻又郁郁起來:“……師尊生氣我把心魔給了他,只是因為害怕牽連蒼穹山派?”

……

這孩子怎么就不明白?

他說不要你的肉身只要你的劍,你信他?

有這么甜嗎?萬一他拿了劍翻臉不認人怎么辦?

擔心蒼穹山派和擔心洛冰河,這二者并不矛盾啊!

洛冰河這一句話給人的感覺,就像那些整天抓著男人問“你到底愛不愛我、你更愛你的事業還是更愛我”的小女孩兒一樣,不知道思考究竟是什么回路。

跟這孩子怎么說也說不通,沒三兩句又糾結起來了。沈清秋正干捉雞,誰知,洛冰河反倒先告狀了:“跟師尊總是說不明白。”

沈清秋負手而立,深吸一口氣。

雙方都覺得跟對方無法溝通,還能不能好了。代溝,這就是代溝!

洛冰河忽道:“師尊是知道我心意的吧。”

話題轉到這個上面來,沈清秋僵了一下,感覺頭大了幾分。

他最不擅長應對這種場合了。

洛冰河說:“這竹舍,是我夢中美景。每當我心煩意亂時,來到這里,就能很快平靜下來。”

就是他偷偷抹眼淚哭的地方嗎……

洛冰河緩緩道:“清靜峰學藝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之中最快樂的時光。”

他說這句時,神情和尾音都柔和至極,沈清秋看在眼里,心尖仿佛被戳了一下,連在心里吐槽都不好意思了。

因為,這真是一個人將某物視若珍寶、愛如性命神情所能達到的極致。

任誰也不忍心輕笑置之。

洛冰河的手指輕輕拂過被打磨的光滑無比的綠竹桌面,低聲說:“剛剛入蒼穹山派的時候,我很開心,也很惶恐,想著從今往后,一定要勤勉努力。拜入清靜峰座下,師尊一開始對我并不在意。”

“可我更記得,第一次送傷藥給我的是師尊,第一次讓我上馬車,給我準備房間,耐心教我劍法,暗地里偷偷維護……這些全都是師尊。”

沈清秋默默聽著,忽然發現,一直以來,他都忽略了另外一面。

洛冰河并非只是個單純記仇的人。

固然仇恨之人他會千倍奉還,可旁人對他的好,他更會牢牢烙刻在心里。每一件,每一點滴,沈清秋自己不以為意,有些都完全沒印象了,他卻清清楚楚銘記在心。

記得,當然是件好事,可這份心思要是能不歪,就更好了……

洛冰河撤回落在竹案上的手,忽然朝他邁出一步。沈清秋條件反射道:“你冷靜。”

這時候要是他的折扇在手就好了,扇呼扇呼,給兩人都冷靜一下。洛冰河還算聽他話,臉上勉強保持了冷靜:“師尊可知道,我為什么總也對你冷靜不下來?”

沈清秋是真猜不到,只得默不作聲。

洛冰河說:“師尊曾問我,是不是無論遭受什么樣的苦楚折磨,都能忍受。”

沈清秋:“?”

好像是有過。

他說:“不錯?”

洛冰河道:“不錯,我能忍。旁人無論如何,我都可以毫不在乎。可這苦楚折磨,不能是你給我的!”

一千個一萬個人都可以對他不好,無所謂。但是只有一個人,不能夠對他不好!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