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貴圈真亂

他這么一扯,外衣落在腳邊。再把那條胳膊送到竹枝郎眼皮底下去,后者登時無心再注意其他地方,對著它認真研究起來。

堅持不懈除拔除了一天的情絲,終于有了衰退的跡象。沈清秋半邊胸膛和手臂果真再沒像白天剛醒來時那樣須葉茂密了,只剩疏疏零零幾根小芽。

洛冰河悄然無聲送出一掌,一陣黑氣正正朝竹枝郎背后襲來。

沈清秋忽然揮手,啪的把竹枝郎手中那顆炭石拍飛。

那塊炭石骨碌碌滾到帳外,竹枝郎無緣無故挨了一巴掌,大惑不解。沈清秋說:“手滑。”

竹枝郎毫無心理障礙地接受了這個說法,出帳去撿。他在外走了一陣,疑道:“滾哪兒去了?”

沈清秋腳底一蹬,火速上床。洛冰河低聲道:“師尊,你在他們手底下過的究竟是什么日子?!”

混吃等死無所事事的日子!

沈清秋也低聲道:“別亂來,被發現了你我都不好過。”說完,手起手落,把洛冰河摁回毯子中。

洛冰河極不甘心,憋屈得很。他自覺現在對上天瑯君也不會毫無還手之力了,可師尊體內血蠱一日不除,就要一日受制。他勾勾手指,地上外衫飛入手里,他將那外衣披在沈清秋肩頭:“穿上!”

似乎有路過帳口的小魔在向竹枝郎問好:“大將!”

竹枝郎“嗯”的應了,道:“來得正好。幫我找個東西。”這架子和語氣,倒真符合大將的身份。

沈清秋道:“穿什么?本來也是要脫的。”

洛冰河震怒:“……為什么師尊你非得脫衣服給他看不可?”

摁來摁去都摁不老實,沈清秋正費力著,竹枝郎忽然折回來了。

沈清秋來不及站回原位,霍地旋身一壓,擺成了端坐于床中央的姿勢。

竹枝郎道:“沈仙師剛才不是說不上床?”

沈清秋呵呵呵:“是嗎?”

藏得匆忙,不小心把洛冰河坐身下了……

這一坐也好,洛冰河總算是乖乖不動了。竹枝郎走到床邊,見被毯雜亂,隨口說了句:“沈仙師不熱么?”

沈清秋只求速戰速決,抓著竹枝郎的手,把那塊通紅的炭石壓到胸口,嗤嗤聲響中,坦然道:“不熱。”

竹枝郎:“那沈仙師你……不疼?”

沈清秋:“不疼。”

竹枝郎欣慰道:“之前數次,沈仙師似乎一直不情不愿,今夜總算主動一次了。”

沈清秋壓根沒聽仔細他說了什么,一心想快點弄完快點趕人,口里問:“行了嗎?”

竹枝郎收回炭石,道:“可以了。”

沈清秋大喜。估計洛冰河也快到極限了。誰知,竹枝郎又加了一句:“君上方才說,今晚也會過來一趟……”

句末的“一趟”一沒說完,洛冰河終于忍不住,暴起了。

看不清他如何出手的,竹枝郎便單膝跪地,嗆了一口血出來。再抬頭時,床上便多出了個人。洛冰河一只胳膊環著沈清秋,正對他怒目而視。

他先是震驚,隨后,迅速變成一種恍然大悟:“你?沈仙師?你們!”

沈清秋把額頭埋到手掌里,不想說話。洛冰河另一只手揚起,做了一個“掐”的虛動作,竹枝郎喉嚨間現出幾道黑色的手印,身軀猛地吊起,浮在半空中。

沈清秋低聲道:“你要是在這里殺了天瑯君的屬下,就麻煩了。”

洛冰河緊閉著嘴,手背青筋暴起,五指合攏。

竹枝郎臉色逐漸變青,卻硬是沒露出痛苦之色。

正當此時,又一個聲音在賬外響起。

“沈峰主,我可以進來嗎?”

今天晚上為什么這么熱鬧,說曹操曹操到,這也太快了!

帳內三人,掐人的被掐的圍觀的,臉通通刷的黑了。沈清秋先指被掐著脖子吊起的竹枝郎,再指洛冰河,比一個抹脖子的動作,再雙手交叉比成叉狀,一片混亂。洛冰河也不知道明白沒有,就是怒氣沖沖地搖頭,再搖頭!

這樣的情況下,當然不會有人給門外那個回音。片刻的沉默過后,天瑯君道:“我進來了。”

跟他外甥一樣,都是進門之前的詢問只是做做樣子的類型!

于是,天瑯君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景象。

竹枝郎和沈清秋拉拉扯扯滾在床上,后面一堆被子毯子堆得又高又亂。見他進來,齊齊猛地轉頭,四只眼睛兩張臉,一般的大驚失色,紅白交錯。

沈清秋上衣還垮在胳膊肘上,一副要脫不脫的模樣。

饒是天瑯君為人奇葩,見到這種場面,笑容也一時僵住了。

半晌,他才輕聲說:“……真是沒想到。”

竹枝郎汗顏:“君上,不是這樣的……”

他的身軀擋住了洛冰河藏身的被毯,沈清秋則半趴在他身上,將洛冰河那只牢牢掐住他命門的手遮個正著。

這混亂的體位,加上飄飄的床簾,一時半會兒,真的很難發覺多了個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